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604章 杀阵【本章二合一】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9582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604章杀阵【本章二合一】

  李文骏心中微凛,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他依旧保持着原来的速度,不紧不慢地往前飞着。

  还没等他飞出百里,那股冲天的气势就从他的头顶飞过,然后又保持速度不变,朝着李文骏的后方急速掠过。

  就是这惊鸿一瞥的工夫,李文骏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此人的速度大概要比他的速度要快三成左右,已经非常接近音速了。

  至于此人是什么修为,因为两人相遇的时间太短,他暂时还看不出来,不过估计不会比被他俘获的两只巨鹰差多少。

  这人到底是谁?他用这么快的速度赶路,究竟是为了什么?

  想着心事,李文骏依旧保持不变的速度,匀速前进,这个时候,陡然加快速度没有任何意义,相反还会引起某些人的关注。

  还没等李文骏飞出去多远,刚才从他头顶掠过的那人又冲着他飞了过来,他不请自来,直接落在了李文骏的飞舟上。

  这是一个老者,花白的胡须,满脸的皱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遍布老年斑,这是修仙者已然老朽,步入暮年的标志,说的更清楚一点,就是此人的阳寿将近,距离陨落已经不远了。

  老者的目光如电,在李文骏的飞舟上肆无忌惮地扫视着,他的神识也展开,一遍又一遍地查看着飞舟上是否有暗室之类的设施。

  李文骏装出一副惶恐但又要维护自己权利的模样,颤声道:“前辈,你是赶路累了吗?需要我用飞舟搭你一程吗?”

  老者在李文骏的飞舟上一无所获,他双目锁定李文骏,神识也将李文骏牢牢地钳制住,说道:“我问你。你来的路上,有没有看到一个漂亮的女修,她看起来。大概十八|九的样子?”

  李文骏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看到。”

  老者的神识没有观察到李文骏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任何的慌乱情况出现,他不由得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感觉错了?不过这不太可能,他当初可是在那人的身上设下了感应的神识。

  “你仔细看看,就是她?”老者又拿出来一张画像,不甘心地递给了李文骏。

  李文骏只看了一眼画像,就知道这个老者寻找的不是别人,正是拓跋晴。

  看来他刚才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慕容家族当初将她掳走,肯定是居心不良,十有八|九是看穿了拓跋晴的体质,想拿拓跋晴来采补,而采补之人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个老头,看他的样子,风中残烛一般,随时都有可能陨落,他应该是想取的拓跋晴的红丸,然后一举冲破桎梏。突破到新的境界。

  这样的话,他的寿元也跟着增加,就可以躲过陨落的风险了。

  闪念间。李文骏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他摇了摇头,说道:“前辈,不好意思,我没有见过。这个姑娘真是漂亮,她是你的女儿吗?你可真是有福气。”

  老者冷哼一声,说道:“她不是我的女儿,而是我的妾室,她太年轻了。玩心太重了,上次外出后。就不知道疯到那里去了。小友,如果日后你碰到她。记得告诉她,她的夫君很惦记她,让她早点回家。这是传讯石,如果你有了她的消息,也可以通过传讯石告诉我,必有重谢。另外,我这里还有五百上等的基准丹,一并送给你吧。”

  说着,老者丢给了李文骏一个袋子,袋子里面是五百上等基准丹,袋口拴着一块传讯石。

  “举手之劳,何劳前辈破费?”李文骏一边说着谦让的话,一边已经把晶石收了起来,那块传讯石,他顺手就挂在了腰间。

  看到李文骏的动作,尤其是那块垂在他腰间的传讯石,老者的眼底浮现出一丝冷笑。

  真是不知死活,你以为老夫的基准丹是那么好拿的吗?只怕是你有命拿,没命花。

  “那就有劳小友了。”老者朝着李文骏点了点头,身子就募然腾空,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文骏看着远去的老者,目光冷冽,他不知道老者相信了他几成话,有一点可以肯定,老者肯定对他有所怀疑,老者赠送给他的基准丹必有古怪,那所谓的传讯石只怕也内有机关,他要是真把老者当成了散财童子,只怕连皮带骨头都会让老者给吞了。

  李文骏摸了摸腰间的传讯石,没有把它收起来,也没有把它毁掉,现在还不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相信一旦他把传讯石毁掉,那刚刚离去的老者肯定是去而复返,到时候,事情只怕会更加的麻烦。

  这里是慕容家族的领地,是慕容家族的主场,在这里跟慕容家族的人斗,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慕容家族或许只能算是密山界的三流势力,连一个分神期的高手都没有,但是两三个出窍期的真祖还是挤得出来的,倘若再算上元婴期,金丹期的族人,势力之大,实力之强,都不是形单影孤的李文骏能够正面硬抗的。即便是把那两个出窍期的巨鹰亮出来,也是败多胜少的概率大一些。

  李文骏继续赶路,他打定主意等到远离慕容家族的领地后,一定要把传讯石给丢掉,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远离慕容家族,让那个老者没有时间找到他。

  不过很快,李文骏就发现他把事情想得简单了,就在他快要飞出慕容家族的领地的时候,有两个慕容家族的修仙者挡住了他的路。

  这两个修仙者实力都不弱,竟然都是出窍期,虽然他们俩都只是出窍初期,也就是出窍期一二层的样子,但那也是如假包换的出窍期。

  “两位前辈,你们这是……”李文骏还是伪装成人畜无害的样子。

  其中一位出窍期的男修道:“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请道友到我们那里做客,你有一位老朋友想见见你。”

  李文骏说道:“可以不去吗?在下还有事情,急着赶路。”

  另外一位出窍期男修似乎是没有听到李文骏的话。直接就道:“走吧,别让你的老朋友等的太久了。”

  李文骏暗自着急,但一时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现在所在的位置,还在慕容家族的领地中。凭借那个老者的速度,很容易就能够追上他,到时候,他还是走不掉。

  “既然如此,那就请两位前辈头前带路吧。”李文骏现在能做到就是顺势而为,寻找合适的出路了。

  两位出窍期男修一起上了李文骏的飞舟,然后一左一右夹住了李文骏,盯着李文骏调转了舟头。朝着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村子飞去。

  这个村子已经被清空,生活在里面的村民全都被轰走,村中间的房子都被拆掉了,露出了一大片空地,在空地及其周围,有明显的阵法布置的痕迹,李文骏依经验判断,这个阵法乃是个杀阵,而且品阶不低,杀伤力是非常大的。

  在空地的中间。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李文骏见过几次的慕容清,另外一个就是曾经送传讯石给李文骏的老者。

  那两个出窍期的修仙者把李文骏带过来后。便退到了一旁,不过他们俩也没有离开,而是一左一右盯着李文骏。

  “道友,咱们俩又见面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叫做李文骏,跟拓跋晴是来自同一个修仙界的,对不对?”慕容清开门见山道。

  李文骏几乎可以肯定那个老者曾经去过阳山界,在他的面前,否定自己来自阳山界。没有任何意义。他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确实来自阳山界,跟拓跋晴姑娘是老乡。”

  “好一个老乡。我怎么觉得你们俩不是老乡那么简单?在寻仙城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们俩之间有点不对劲,后来,你更是通过宋慧那个贱人把拓跋晴给赎走了。等回到家族后,我才知道拓跋晴对我们家族的重要性。说吧,你把拓跋晴藏到哪里去了?只要你肯把拓跋晴告诉我们,我们慕容家族不但可以既往不咎,还可以把你当成朋友,请你到我们慕容清做客卿,保你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慕容清的双眼牢牢地锁定住了李文骏。

  “我是通过宋前辈,把拓跋晴姑娘给赎走了,但是后来我们俩吵了一架,她就不顾而去,至今我都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李文骏淡淡地道。

  “你可真是煮熟的鸭子――嘴硬。看来还是要我把话说透,要不然,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告诉你,在你刚刚进入到我们慕容家族的领地的时候,老祖宗就感觉到了拓跋晴的气息,但是那股气息仅仅出现了一小会儿,就迅速消失不见了。凭老祖宗的修为,他肯定不会感觉错的,那就只有一种解释,肯定是你把拓跋晴给藏起来了。说,你把拓跋晴藏到哪里去了?”慕容清厉声道。

  “你这可真是冤枉我了,我真不知道拓跋晴在那里,要不然,你问问这位前辈,他当时在我的飞舟上,里里外外搜了好几遍,什么都没有找到。前辈,你说是不是?”李文骏指着那老者道。

  “放肆,前辈是你随便乱叫的吗?这是我们慕容家族的老祖宗,你个外人,竟然对老祖宗指手画脚,真是该死。老祖宗,这个李文骏简直就是不识抬举,请你准许我对他动用搜神术,在搜神术下,一切秘密全都会暴露在阳光之下。”慕容清说道。

  那个老者摇了摇头,说道:“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对他用搜神术。”

  老者有自己的考虑,搜神术后遗症太大,一个控制不好,就容易把人变成白痴。他还打算着用李文骏做饵,引诱拓跋晴出来,要是把李文骏变成了白痴,拓跋晴觉得救李文骏没有什么价值,再也不肯来了,他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

  “把他暂时看押起来。你们回头放出风去,就说李文骏在我们的手中,让拓跋晴出来见我们。十天后,要是拓跋晴还不出现,你们就再放出消息,就说如果拓跋晴还不出来。我们就去阳山界,杀光阳山界所有李文骏和拓跋晴的后人。”老者狠声道。

  李文骏心中一动,他相信老者既然说的出来。那么一定就能够做的出来。密山界的底蕴可要比大荒界、倭海界等几个妖修界丰厚多了,三个妖修界派出人马前往阳山界。不舍得给为首的元婴期统领配置疗伤的丹药,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慕容家族也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何况,慕容家族还是炼丹世家,炼制一些疗伤的丹药,实在是毛毛雨,没有什么挑战性。

  既有实力,也有足够的资本。可想而知,一旦慕容家族进入到了阳山界,根本就没有人能偶阻挡他们。

  李文骏暗暗着急,但是此时还不到他把所有底牌全都掀开的时候,生命之空中只有两个出窍期的巨鹰,这是他能不能杀出来一条血路的关键,绝不能够有任何的闪失,他此时处在杀阵之中,身边又有四个四个出窍真祖在,跟他们拼命。不能说没有一点希望,但绝对是希望渺茫。

  李文骏嚷道:“前辈,你们不能这样。我跟拓跋晴真的不熟。我只是有点贪恋拓跋晴的美色而已,我真的不知道拓跋晴去哪里了。还请你们放过我。你们就算是要扣押我,也不能伤害我的后人呀,他们是无辜的。”

  慕容清给那两个把李文骏带来的出窍期男修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男修马上上前,用法力封住了李文骏,让他动弹不得,也说不出来一句话。

  “严加看管李文骏,绝对不能够让他有任何的闪失。”老者吩咐了一声。便和慕容清腾空而去。

  老者如今要抓住一切时间,想办法延长他的寿元。而慕容清乃是慕容家族的第一炼丹大师,她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不可能一直在李文骏这里浪费时间。

  两个出窍期男修嫌恶地扫了李文骏两眼,说道:“真是晦气,咱们俩出窍期,却要看管这个区区的元婴期,老祖宗还真是看得起他。”

  另外一位出窍期男修道:“不要抱怨了,这乃是老祖宗吩咐的事情,咱们无论如何都得做好。我说老四,咱们俩商量一下,看看怎么看着这个李文骏吧。”

  “那还不简单,老祖宗不是给了咱们期限吗?在咱们放出风要对付李文骏和拓跋晴的后人之前,咱们俩一人看他五天,如何?”

  “没问题。其实照我看,看不看他,都是一样。咱们俩把他丢到杀阵中,别说他只有区区元婴期的修为,就算是跟咱们一样是出窍期,他也别想跑出去。”

  两人也不避讳李文骏,三言两语就把值班计划商量好了,随后,两人就都动作敏捷的出了杀阵,然后从外面将杀阵开启。

  杀阵一开,法阵覆盖的范围内都升腾起浓雾,这股浓雾可以阻隔神识,外人根本别想从外面看到里面,当然,里面的人也别想看到外面。

  李文骏像个死猪一样躺在地上,他让那位出窍期的男修禁锢住了,想动一下手指都不可能。

  李文骏是绝不甘心坐以待毙的,他调集起体内的法力,试图冲破禁锢,但是他的法力被封了一多半,想冲破出窍期留下的禁制,难度是相当的大,这就像是有人被铁链锁住了一般,一把普通的匕首根本不可能把铁链破开,但是如果换成是一把斧子的话,就有了破开铁链的可能。

  李文骏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他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就将体内能够活动的几条经脉全都爆裂,将里面蕴含的法力全都激发了出来。

  顷刻间,李文骏变成了一个血人,但是与此同时,他体内的法力也汹涌澎湃到了极点。他先是借助这些力量,先把被禁锢起来的小经脉给冲开,然后又紧跟着把这些小经脉爆开,激发出来更多的法力。

  接连爆开了几条小经脉后,他体内的法力已经汹涌如大海,借助着这股强大至极的力量,他顺利地把身体上的禁锢全都给强行冲开了。不过如此一来,因为经脉受损的缘故,他的实力急速下跌,已经只有元婴期一层,元婴也处在了随时可能崩溃的地步。

  这件事要是搁在其他人身上,那就跟废人没有什么区别了,能够保住修为不下降,那就谢天谢地了。但李文骏不是一般人,他有生命之树。

  他马上调集大量的生命绿光,生命之树的叶子也随之摇曳,无数的生命绿光涌入到了他的经脉中,受损和迸裂的经脉迅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他就恢复如初了。

  李文骏结束了疗伤,目光投射到了身边的迷雾上,这杀阵,在进入前,他曾经大致地扫了一遍,其威力有多大,他大概有个判断,这个阵法如果不小心触发,别说是他了,就算是元婴期大圆满境界的修仙者在这里,也是被秒杀的份儿。

  李文骏虽然有生命之树护体,却也没有想着要去以身犯险。他的神识探入到了生命之空中,搜寻了起来。他在小仙界的时候,那只七尾天狐可是送了他不少好东西,其中就有用来专门破阵的破阵椎,别说这个只是对出窍期和元婴期有威胁的杀阵了,就算是再高级一些,那破阵椎也是可以使用的。

  很快,李文骏就找到了破阵椎,不过他随即又发现这件破阵椎的品阶太大,他的法力根本无法催动这件宝贝。

  无奈之下,李文骏又把主意放到了七尾天狐送给他的大量玉瞳简上,这里面有不少的典籍,其中就有专门介绍阵法的。

  李文骏嫌自己一个人看的太慢,他用神识卷起了一些,放到了两个出窍期的巨鹰跟前,让他们化形为人,帮着他一起看。

  花了小半天的时间,李文骏找到了如何脱离杀阵的办法。这里面要用到一种叫做金睛术的法门,修炼了这种法术,就有了专门看破阵法弱点的本事,就算是困在杀阵中,也能够寻找到生门在那里。

  不过金睛术可不是那么好修炼的,需要的天赋极高,而且这种法术对神识的消耗极大,不是谁都能够修炼的。

  李文骏这会儿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他拿着金睛术就修炼了起来,还别说,这个金睛术似乎就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从一开始修炼,他就非常的顺利,唯一的问题就是他的神识和精神力消耗的非常厉害,一旦使用金睛术,他会变得很虚弱。

  如果是神识受创,他还可以用生命绿光修复,但如果只是神识损耗,他就无法再用生命绿光了。于是每当他的神识耗尽的时候,他都需要打坐恢复。

  好在,他的神识极强,以往他也没有少锻炼神识,每当神识消耗干净后,他打坐一个多时辰,就能够让神识恢复到全盛状态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李文骏修炼金睛术达到了小成,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决定就在今天动手。

  他施展开金睛术,顷刻间,他的双眼变成了金色,看向了身边的杀阵,他清楚地看到了杀阵中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杀招,密密麻麻,几乎没有空隙。这些杀招不是固定不动的,而是一直在不断地运动着,变化着。

  李文骏耐心地等待着,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他发现这些杀招中露出了一个极小的空挡,这是唯一的生机了。

  李文骏没有丝毫的迟疑,运起了风雷步法,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朝着那个空挡就钻了过去。

  慕容家族布置的这个杀阵很厉害,但实际上,它覆盖的区域不是很大,毕竟布置这样一个大阵,损耗的晶石是很多的,而在密山界,晶石很少有人用,也很少有人开采,仓促间,他们也无法准备太多的晶石来布置一个覆盖范围很大的高品阶杀阵。

  这其实无形当中就给了李文骏机会,他的速度太快,足以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穿过杀阵,来到杀阵的外面。(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