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075章 死不瞑目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499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火球术?”姜珊一眼就认出了李文骏施展的法术,他哂笑道,“李文骏,我有铜头铁臂符加持己身,你别说是用一个火球术了,就算是用十个八个,也别想攻破我的防御。”

  “是吗?那你就试试。我就不信了,就连你的眼睛也能够受铜头铁臂符的保护。看招!”

  一抖手,火球从李文骏的掌心飞出,直奔姜珊的眼睛。

  火球的火光忽忽闪闪,如果有其他修仙者在场,就知道这个火球偷工减料,李文骏没有用足法力,要不然,火球不会这么黯淡,好像随时要灭了一般。

  修仙者知道,不代表姜珊能够有清楚的判断,他刚才可是亲眼看到李文骏是如何用火球术烧断精钢铁栅栏的在。这玩意儿这么生猛,连精钢铁棍都能烧断,万一落到眼睛上,眼睛能受得了吗?

  眼睛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鬼才知道铜头铁臂符能不能守护得住?

  如果是其他地方,姜珊还敢试一试,可是搁在眼睛这里,他没有这个勇气。胳膊腿儿断了,还有接上的可能,眼睛要是瞎了,那就没得救了。

  姜珊闪身就躲。这一躲,他前冲的势头马上弱了下来,李文骏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早已准备好了的龙雁翎刀一挥,一道数尺长的刀芒从刀身飞了出去。

  李文骏甩出火球,不过是障眼法罢了,真正的杀招是龙雁翎刀的刀芒。他几乎把体内剩下的所有法力都用来激这件法器了。

  和以往他用刀芒砍人时不同的是这次的刀芒,不是用刀刃去砍姜珊,而是用刀尖去捅姜珊的胸口。

  刚才,姜珊偷袭李文骏,用手拍了他的左肩一下,李文骏吃疼之下,突然想起来箭矢之所以厉害,除了度快,难以躲避之外,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箭矢基本上都是把杀伤力集中在了一个点上。力量集中,所以破坏力更大。

  刀芒的刀刃劈砍东西,看似威风,声势惊人,但是无形之中,就把力量分散了。同样的,刀芒如果砍在姜珊身上,接触的面积大,铜头铁臂符会将刀芒的力量分散掉,每一个点所承受的压力也就变小了许多。有了这两点,想破开铜头铁臂符的防护,就会变的困难许多。

  用刀尖捅人,力量几乎全都集中在了刀尖上,姜珊身上能够用来防护的也只有一个点,此消彼涨,如果这还不能攻破铜头铁臂符的防护,李文骏只能认栽,只有老老实实地等着姜珊加持的几个符的时效消失了。

  当然,那时候,李文骏法力消耗的几乎一干二净,能不能杀死姜珊、三公子,还是两说的事情。

  一刀劈出,李文骏略微有些紧张地看着疾而去的刀芒。

  姜珊还在躲避着火球,对李文骏劈来的刀芒却是不太在意,刚才他跟李文骏交手的时候,不是没有挨过刀芒,但是每次都毫无伤。他暗中一直在掐着时间,铜头铁臂符失效的时间还早,他不会有事的。

  姜珊的自以为是让他犯下了一个难以挽回的错误,他刚刚躲开火球,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就感觉胸口一疼,耳中就听到噗的一声,他低头一看,难以置信地现他左胸让刀芒给刺穿了。

  刀芒一旦击中目标,马上就会消失,李文骏这一刀连姜珊的心脏就给刺穿了,一时间,心脏还没有停止跳动,还在忠诚地履行着职责,膨胀,收缩,一胀一缩之间,大量的鲜血就顺着伤口喷涌而出,姜珊的胸口好像是出现了一个血泉。

  姜珊张了张嘴,抬起手来,指了指李文骏,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是无力将之说出来了。

  扑通一声,姜珊瞪着贼大的眼睛,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他加持了铜头铁臂符,李文骏还能够杀了他?他死不瞑目啊!

  姜珊倒下,李文骏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急着过去,查看姜珊有没有死透,而是默立在原地,默默地掐算着时间。

  三公子缩在金刚罩符形成的护罩里,惊骇地看着这一切,他的眼中溢满了绝望。姜珊死了,谁还能救他?

  等了一会儿时间,李文骏感觉时间差不多够了,走到姜珊的尸身旁,一刀枭,将姜珊的脑袋砍了下来。尸两处,姜珊动都没动,看来他是真的死透了。

  李文骏拎着滴血的龙雁翎刀,走到了三公子身边,冷冷地打量着三公子。

  三公子趴在地上,冲着李文骏砰砰地磕头,哀求道:“李大哥,你是修仙者,是神仙中人,求求你把我当成一个屁,把我给放了吧。只要你能够饶我一名,我情愿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

  “三公子,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如果你的回答能够让我满意,或许我可以饶了你的性命。”李文骏说道。

  “李大哥,你请问。”三公子比姜珊怕死多了,只要能够活命,就算是李文骏问他,他老爹有没有得花柳病,他都能够抖搂出来。

  “我的第一个问题,破军侯是修仙者吗?”李文骏问道。

  三公子摇头道:“李大哥,不是我不肯告诉你,实在是我对我姥爷的事情,不是很了解。我只知道我姥爷好像跟某个修仙势力有关系,具体哪个势力,又是什么样的关系,我就不清楚了。”

  李文骏斥道:“你是破军侯的亲外孙,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看来,你是不想要自己的小命了。”

  三公子忙道:“李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在我五六岁的时候,我姥爷曾经让我娘带着我去过一趟破军侯侯府,我记得当时,所有跟我姥爷沾亲带故的小孩都去了,我还记得当时有个老道模样的人,把所有的小孩挨个儿摸了一遍,我隐约记得老道解释说他在摸根骨,测灵根。我没有通过测试,后来就跟着我娘回家了。”

  根据《修仙杂论》上的记载,无论是根骨也罢,灵根也好,其实指的都是一个人是否适合修炼的天赋。一个没有灵根的人即便是努力修炼一百天,也很难取得一个有灵根的人修炼一天所取得成效。

  李文骏暗中蹙了一下眉头,难道破军侯跟修仙者有着很大的关系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