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400章 龙龟的消息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4955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4oo章龙龟的消息

  求收藏和订阅,大家多多支持。

  ※

  杜永康的经脉还有一些郁结、错位之处,单凭枯木逢春丹的药力,是无法恢复的,除非使用更加高级的疗伤药,或者用绿光,尤其是后者。

  李文骏相信如果他肯用绿光的话,杜永康的内伤不但可以痊愈,而且还可以恢复到受伤前的修为境界。不过此事太过惊世骇俗,先不说他跟杜玉寰和杜永康的交情还没有到那种份儿上,就算是到了,也许斟酌。就像他跟郦晟媛,也是假借丹药之名,将些许绿光融合到丹药中,送给她。

  杜永康拉着李文骏,说了半天感激的话。看他深情激动,一时半会儿难以平复下来,李文骏便借口杜永康还需消化枯木逢春丹剩余药力的由头,让杜玉寰把他老子送回去了。

  片刻之后,杜玉寰重新折返回来,他二话不说,又深深地朝着李文骏躬身一礼,道:“文骏,什么都不用说了,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只要你需要,随时都可以拿去。”

  李文骏笑道:“你我兄弟,说这些干什么。”

  杜玉寰还想说些什么,李文骏拉着他坐了下来,又道:“杜兄,遥想咱们俩初次见面的时候,你穿着一身白衣,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脚踏飞剑,大袖飘飘,振空而至,那是何等的潇洒,何等的风度翩翩呀?你看看你,现在变得有婆婆妈妈,这可不是我印象中的杜大哥。”

  杜玉寰闻言,他用手拍了拍胸口,说道:“得,我不说了,记在这里。”

  李文骏也不是非要杜玉寰回报他什么,他把放在桌上的典籍合上,然后随意地问道:“伯父的伤是怎么回事?”

  杜玉寰说道:“说起我爹的伤。话可就长了。我们杜家对外来讲,是一个整体,但是在我们内部来讲,却是四分五裂的。”

  接下来的时间,杜玉寰花了一个多时辰,向李文骏讲述了杜永康受伤的前前后后。

  杜家的先祖叫杜翔,是个很有本事的人。那时候,青檬山修仙界正是风起云涌的时候,英雄豪杰辈出,杜翔凭借着一双拳头,在青檬山修仙界打下了一片地盘,也就是现在杜家所在的伯贤城。

  杜翔有好几个儿子。不过只有三个儿子可以修炼,在他不遗余力的支持下,这三个儿子都成功地筑了基。

  杜翔死之前,将族长之位传给了年龄最大的儿子,并且立下遗训,杜家族长只能在这一脉中产生。另外两个儿子,杜翔全都立为杜家的长老。并且规定,这两脉中,只有修炼到了筑基后期才能立为家族长老。

  还有几个当初跟着杜翔一起打天下的外姓人,杜翔也都挑选了几个筑基后期的出来,全都立为了外姓长老。

  自那之后,杜家就形成了以族长为,两大本家长老和一家外姓长老为支撑的组织结构。这么多年运作下来,伯贤城也都展的很顺利。

  不过到了近几代。族长一脉人丁不太旺盛,而且族长一脉的资质也出了问题,迟迟没有人修炼到筑基期大圆满境界。

  上一代族长是最有希望修炼到筑基期大圆满境界,可是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然在修炼的时候,走火入魔而死,之后。杜玉宇在三十岁的时候,以筑基期三层的修为境界,即族长位。

  一转眼十年时间过去,杜玉宇才修炼到了筑基期六层巅峰的修为。

  一辆马车如果想跑的快的话。必须要有一匹好马。倘若把杜家比喻成马车的话,族长就是拉动这辆马车的马。如果马不给力的话,马车就会出问题,轻则拉不动,重则可能倾覆。

  对杜玉宇这个族长,杜家人私下里非议的很厉害。

  一方面,杜玉宇是族长,修为境界这么弱,怎么能够带动杜家这辆沉重的马车往前走,能不能不让马车倾覆都不好说。

  另外一方面,做为族长,杜玉宇的修炼条件在家族中也是最好的,不但守在灵泉的旁边,占用着整个伯贤城灵气最好的庭院,而且家族中的修炼资源也是对他敞开供应。

  这么好的条件,杜玉宇竟然用了十年时间,都未能突破到筑基后期,更不要说筑基期大圆满境界了。这只能说明一点杜玉宇的资质真的很成问题。

  另外还有一点,也是让杜家人私下议论的比较多的,就是杜玉宇似乎太过宠信他的道侣,甚至爱屋及乌,对郑静堂这个外姓长老的信任,过了对本家长老的信任。

  如此种种,导致杜玉宇迟迟无法让整个家族归心,他只能在表面上维持着杜家脑的地位和身份,一旦轮到真格的,杜永康这一脉和二长老那一脉,都不是太听杜玉宇的话,就连外姓长老那一脉,也多有敷衍。

  杜永康这一脉,也就是杜玉寰所在的这一脉,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从没有想着要谋夺族长之位。

  这一脉以杜永康为的几位长老之所以不太听族长的话,一方面是杜玉宇实在是无法让他们折心,另外一方面,是他们觉得既然族长不行,那就要靠他们几个支撑起来家族的大局。

  只要他们个个都修炼到筑基期大圆满境界,那么杜家在伯贤城的地位,就不会受到其他人的挑战。倘若他们当中有人能够突破到金丹期,自然更好了。

  而二长老那一脉,想法就比较复杂了。他们直接就是冲着族长之位去的,他们打着让贤者上,庸者下的旗号,暗中积蓄了不少的力量,只等待着合适的时机,把杜玉宇从族长的宝座上拉下来,然后扶二长老上位。

  只是以前,杜永康这一脉出于维护家族利益的考量,始终不同意更换族长。毕竟更换了族长,先不说杜永康这一脉的利益能否保障,单单杜家可能引的混乱,就足以让他们持反对态度了。

  况且,将杜玉宇拉下族长宝座,既违背祖训,也开创了一个非常恶劣的先例。等到将来,他们的子孙是不是都可以打着类似的借口,动内乱呢?

  杜家因为杜永康这一脉的坚持,始终勉强维持着平衡,但是大概一年前,杜永康得到消息,族人外出游历的时候,现了一对正在交配的龙龟。

  妖"shoujiao"配之后,肯定要下崽子或者下蛋。

  龙龟自然是下蛋的,而且这种妖兽有种特性,他们交配完之后,雄龙龟就什么都不管了,自己离开,逍遥自在去了,而雌龙龟会找个隐蔽的、适合龟蛋孵化的地方,将龟蛋产下后,也会离开。之后,她产下的龟蛋能不能孵化,孵化出来的小龙龟能不能摆脱各种天敌的捕杀以及顺利的长大,他们也是不管的。

  龙龟可是好东西,全身都是宝,血肉都是大补之物,可以促进修炼,提升修为,就算是不吃,也可以想方设法驯化,使其成为灵宠。

  那时候,杜永康已经晋升筑基期大圆满境界多年,却始终找不到晋升金丹期的契机。杜永康得到族人的报告后,觉得机会来了,他觉得如果能够把那一窝龙龟蛋带回来,或者抓几只小龙龟回来,或许他有机会突破筑基期大圆满境界的桎梏。

  于是,杜永康和本脉其他两位长老商量了一下,便联袂离去。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一去,就是半年时间,这期间,一直是杳无音信,等到半年前,他们三个才带着一身伤回来,而且身无分文,还需要家族拿钱从一队把他们带回来的冒险者中赎回来。

  杜家的规矩,只有修炼到筑基后期才能够成为家族的长老。杜永康他们这一废,杜永康这一脉马上没落下来,杜玉寰在家族中的地位自然也是一落千丈,二长老那一脉则是水涨船高,马上抖了起来,在家族中呼风唤雨,好不自在。

  讲完事情的整个经过,杜玉寰叹了口气,幽幽地道:“这半年时间,对我来讲,就是一场噩梦。以前我总以为我有能力,资质也不错,可以支撑大局,但是当爹倒了下来,需要我顶上去的时候,我才现我太高估自己了。我甚至连维持我们这一脉不被人挤压的本事都没有。”

  说罢,杜玉寰双手捧住了脸,他不想让李文骏看到他眼角晶莹的泪花。

  在杜玉寰讲述的时候,李文骏脸上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他似乎是在听一个不相干的故事一般,坦白讲,杜家的内部纷争还有兴衰与否,他是不关心的,他又不是杜家人,关心这个,一点用都没有。不过等到杜玉寰提到龙龟的时候,李文骏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

  杜玉寰有一句话没有说错,龙龟确实是个好东西,据李文骏所知,不提其他,单单龙龟的血就是配置符墨的上等材料,而且龙龟血还是一种很好的调和剂、粘合剂,它可以将很多不相容的材料,融合在一起,有了龙龟血就可以调整很多极其珍贵的符墨了。

  有了好的符墨,在符箓之术上,李文骏就可以获得更加长足的进步,其他不论,单单他制作裂空斩符的效率就可以提升许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