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029章 杀官差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5545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再次接近衙差之后,李文骏一抖手中的哨棒,朝着一位衙差的胸前点去,他对准的是这位衙差的胸脯中间,这里目标大,容易把人捅下马去。

  这位衙差就是李头,是三山县二三十个衙差中,身手最好的一个。昨天是他赶马车,这会儿换成他骑马了。

  耳听得马蹄声急,他连忙把揉眼的手挪来,眯缝着眼,勉强看着外面,就见李文骏横着哨棒冲了过来,他吓了一跳,连忙闪身往旁边一躲,同时把朴刀抽了出来,砍向李文骏的哨棒。

  这一格,李文骏的哨棒被震开。

  李文骏连忙把哨棒抽了回来,又抡起了哨棒,朝着李头横扫了过去。

  李头刚要回击,他胯下的马突然长嘶了一声,身子打晃,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它吃了不少巴豆粉,这会儿实在是扛不住了。

  李文骏的哨棒没有打中李头,从他的头顶上,呼啸着就过去了。但是哨棒没有打着,不代表着李头没事,马匹摔倒的时候,把他的一条腿压在了身下。李头痛的嗷嗷直叫。

  另外一名衙差迷眼的程度要比李头厉害,他这会儿才好不容易把眼睛里面的沙子揉了一些出来,勉强能够看到外面的东西。

  一见李头摔倒在地上,他连忙把朴刀抽了出来,他用刀尖指着李文骏,喝道:“你是哪里来的蟊贼?竟然敢打劫我们?小心我们把你抓到三山县大牢,让你尝尝我们的十八酷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文骏对三山县的衙差根本就没有好印象,他横过哨棒,点向了衙差。

  这位衙差也知道厉害,真要是把野山精给丢了,回去之后,县太爷吴涛非得扒了他们的皮不可。这样的后果太严重,他担待不起。他只好抖擞起精神来,站在马车上,和李文骏战在了一处。

  三山县县令吴涛这次可是把他手底下身手最好的两个衙差派了出来,他这样做,就是担心会遇到劫匪,把野山精劫了去。两位衙差的身手都过得去,最重要的是经常抓贼缉盗,实战经验很足。

  李文骏身手虽好,但是严重缺乏实战经验,那衙差实战经验足,又是豁出了性命,两人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要不是衙差站在马车上,活动范围受到了限制,说不定李文骏就败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拉长,李文骏迅地成长着,开始逐渐地占据上风,只要再有一会儿工夫,他就有十足的把握,把跟他对战的衙差挑翻到车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李文骏突然感到脑后恶风不善,一道寒光闪过,有什么东西狠狠地斩在了他的后背上。

  扑通一声,李文骏从马上摔了下来,鲜血迅地在他的身下流了一地。

  “李头,你真不愧是咱们三山县的第一高手,一刀就把这蟊贼给砍翻了。”另外一名衙差恭维道。

  “他还没有死,你过去看看,他要是没死透,就补一刀,把他脑袋剁下来。娘的,这狗贼竟然敢偷袭我们,绝不能放过他,把他的脑袋带回去,说不定还能从太爷那里讨点赏钱。我去看看孔药师。”李头吩咐道。

  “是,李头,你就瞧好吧。”另外一个衙差说道。

  李文骏趴在地上,就觉得后背钻心的痛,身子好像是断成两截一样,他这会儿不能看到后背是什么情况,要是能够看到,肯定是吃惊不已。他的后背有一道大长口子,从右后肩胛骨,一直豁到了左后腰,足有一两尺长,连里面的骨头都露出来了。鲜血顺着伤口,汩汩地往外冒,就跟喷泉似的。

  坠下马的时候,李文骏就意识到一点,他以一敌二,想从他们的手中抢到野山精,难度出想象的大,他有些太过一厢情愿了,也有些高估自己的本事了。

  两位衙差都是抓贼捕盗多年、在生死边缘混迹多年的人,功夫或许不是很高,但是招数非常实用,招招致命,再加上他们担心县太爷责罚,必然是豁出去性命去保护野山精,如此一来,他们的战力无形之中又上升了不少。只要有机会,他们就要让他身异处,送他去阎王爷那里报到去。

  一听李头要让人砍他的脑袋,李文骏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意?他强忍着背上的剧痛,趁着两个衙差正在交谈的工夫,弯腰,从马肚子下面爬了过去。

  等他爬到了马肚子的另外一边,两个衙差恰好分开,李头去马车上,查看孔药师的情况,看看野山精是不是有事。另外一个衙差则拎着刀,准备过来砍李文骏的脑袋。

  这会儿,天还是黑的,骑马的衙差本来举着一个火把,这会儿早就掉到地上,灭了,现场剩下的唯一光源就是马车上悬挂的一盏灯笼。

  借着这点虚弱的光,那个受命要砍李文骏脑袋的衙差走到马的旁边,却现李文骏不见了,他还挺惊奇,说道:“嘿,蟊贼,行啊,还能爬,看来爷爷要砍你的脑袋,还不是那么容易。”

  他的话音还未落,一条哨棒疾若迅雷地从马肚子下面,戳了出来,一下子就点中了他的小腿。

  这一棍子,李文骏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他受了重伤,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战决。

  嘭的一声,衙差惨呼一声,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上,他抱着感觉像是要断了的小腿一样,惨呼不已。“痛死我了。李头,快点救我,这该死的蟊贼还没死,他的劲儿还大着呢。”

  “什么?”李头一挑轿帘,从马车的车厢中出来,朴刀横在他的胸前,眼冒怒火,看着躺在地上的衙差,又看了看李文骏。

  李文骏本想趁势结果了衙差的性命,这会儿见李头出来,就知道他没有机会了,他两手握住哨棒,哨棒的一头对准了李头。

  “狗贼,纳命来。”李头从马车上一跃而下,朴刀高高举起,朝着李文骏劈砍而下。

  顿时,李文骏和李头战在了一处。

  李头非常的狡猾,李文骏背上那么大一个口子,鲜血哗啦啦流个不停,他看在眼中,喜在心头,根据经验,他判断只需要拖延一段时间,李文骏光流血就得流死。所以,他只是和李文骏缠斗,并不拼命,只要有机会,就绕就缠,反正就是拖住李文骏,不让他走。

  李头打得什么主意,李文骏心知肚明,他虽然恨不得一棍子打死李头,但是李头偏偏比泥鳅还滑溜,就是不给他机会。

  这样下去,可不行,李头拖得起,他可拖不起,不说他身上有伤,地上可还有一个衙差,只要后者腿上的伤略微好转,他们俩里外夹击,就足以让他喝一壶的了。

  必须要战决,绝对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李文骏想到这里,计上心头。他想起了评书里面的英雄人物,经常用的拖刀计。形势紧急,他也来不及想出更好的办法,决定就用这个计策。

  当李头再一次后退的时候,李文骏扭头就朝着马跑了过去。

  “小子,想跑,门儿都没有。”李头叫喊着追了上来。

  李文骏伸手入怀,拿出一锭银子来,朝着李头砸了过去,他嘶哑着声音,说道:“看我的暗器。”

  李头侧身一躲,顺手挥刀朝着银子斩了过去,斩上去之后,他才现这玩意儿虽沉,但是没有什么力道,度也不够快,就跟小孩打架扔出来的碎石头差不多。

  李头暗喜,心道这人没什么力量了,快不行了。

  这时候,李文骏又掏出一件东西,朝着李头丢了过去。

  李头还以为这又是一件类似的暗器,便抡起了朴刀,朝着所谓的暗器砍斫而去。可是他没有想到这次李文骏却是玩真的。

  李文骏当暗器甩出去的可是那把攮子一般的残缺匕,这是法器的残片,相比起凡铁来讲,锋利无比。

  哧拉一声,就像是刀子割裂布匹一样,残缺匕瞬间穿过朴刀,余势不减地刺向了李头。

  李头躲闪不及,匕狠狠地扎在了肩头和胸口之间的地方,啊,李头一声惨叫。

  佯逃的李文骏回转身,一个箭步冲上前,哨棒的头儿狠狠地在李头的胯间捣了一下,就这一下,他就感觉有什么东西让他给打碎了。

  命根子遭受重击,李头眼前一黑,当即,痛的昏死过去。

  李文骏得势不饶人,他猱身上前,先用哨棒把李头手中的朴刀挑走,再把插在李头身上的残缺匕拔了出来,在李头的脖子上一挥,把李头的半拉脖子给割断了,李头当即气绝身亡。

  “杀人了,杀人了。”另外一个衙差没想到形势斗转,本来是己方占尽了上风,没想到一眨眼,李头被杀。别看他平常的时候看起来挺狠,就像他在骡马店,用鞭子抽店老板,如凶神恶煞,但是真的当死亡朝着他笼罩过来的时候,他也害怕。

  他忘记了李文骏是个重伤之人,根本不敢和李文骏交手,跛着脚,用比兔子还快的度,翻身上马,一拉缰绳,顺着来路,一溜烟地往回跑去。

  就在衙差骑着马逃跑的时候,马车里面也传来一声“驾”,马车也动了起来。原来是躲在车厢里面的孔药师见势不妙,想驾驭着马车逃走。

  李文骏这会儿可没有力气,再跟孔药师来个你追我赶了。趁着马车刚刚启动,度还不快,他提了一口气,抓起了哨棒,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手往前一送,将哨棒插在了马车的轮毂里面。

  马车骤然受阻,阻力大增,拉车的马没有提防,被马车狠狠地扯了一下,人立而起,长嘶了起来。这下,孔药师倒了血霉,在马车里面滚作一团,要不是车厢的后壁挡住了他,只怕他已经从车厢里面滚了出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