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223章 是不是陷阱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379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223章是不是陷阱

  大宋国修仙界的整体水平是比较落后的,交流大会这么大的一个活动,其主要组织者张伟福也不过才是练气期八层的修为,而根据李文骏的了解,想在大宋国修仙界寻找到一位筑基期的修仙者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如此的水平,突然之间,玉坤老祖的陵墓冒了出来,可想而知,参加交流大会的修仙者受到了多么大的刺激。

  不用谁组织,几乎每一个看到冲天金光的修仙者都不假思索地用最快的度朝着金光升起的地方,冲了过去。

  在金光升起的一刹那,杜玉寰和骑鹤女子都看到了。

  当他们看清楚了金光中的几个大字的时候,杜玉寰顿时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来,金丹的传承对他也有一定的吸引力,不过却不像是对大宋国修仙界的吸引力那么大。

  杜玉寰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骑鹤女子,小心地问道:“郦姑娘,你不打算去看一下吗?我相信只要你肯出手,玉坤老祖的传承一定会落在你的手中。”

  骑鹤女子的凤目仅仅瞥了金光一眼,就收了回来。“没兴趣。你要是不怕掉到陷阱里面爬不出来,你就去吧。”

  “陷阱?”杜玉寰再三看了金光几眼,还是一头雾水,他疑惑不解地问道,“郦姑娘,你怎么会说那里是陷阱?还请你为我解惑。”

  骑鹤女子也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不想看着杜玉寰白白丢了性命,难得地多开口说了几句话。“如果你是周玉坤,你会在你死了后,让你的后代子孙给你弄这么扎眼的一个光幕墓碑出来吗?”

  杜玉寰一拍脑门,恍然道:“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

  骑鹤女子的分析很有道理,世俗的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死后,盗墓贼都会迫不及待地光顾,周玉坤可是金丹期的修仙者,他不可能不知道他的传承、遗物等会对大宋国的修仙者产生多么大的吸引力。

  修仙者也罢,世俗人也罢,都不希望自己死后,遗体再被人打扰,更不希望自己的殉葬品落在不相干的人手中。有鉴于此,周玉坤没有理由在自己的陵寝上搞出这么扎眼的一道冲天金光,还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似得标注出来这里是他的陵寝。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或许就像骑鹤女子说的那样,这里是一个陷阱。就是不知道是周玉坤或者他的后人搞出来的,还是其他人假冒周玉坤之名弄出来的。

  参加交流大会的修仙者过了万人,其中一多半都还没有离开盆地,他们当中有不少人也产生了和骑鹤女子类似的想法,觉得这里面有值得关注的蹊跷之处。但是他们虽然产生了怀疑,却鲜少有离开的。

  万一这里真的是玉坤老祖的陵寝?毕竟他们的怀疑只是从人之常情的角度出,玉坤老祖可不是一般人,那是能够修炼到金丹期的惊采绝艳之人,这种人考虑问题的角度是有可能和他们这样的俗人不一样。谁也不能排除玉坤老祖反其道行之,说不定玉坤老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寻找传人。

  他们要是就这样离开了,岂不是错过了得到玉坤老祖传承的天大机缘吗?

  李文骏几乎是和骑鹤女子同一时间想到了各种可能性,他几次打算抵抗住**,扭头就走,但是每次都下不了最后的决心。

  李文骏自问不是贪心之辈,不该是他的,他从来不奢望,但是这一次,他真的有点动心了。

  一直以来,李文骏都是独自一人修炼,即便后来他加盟灵树观,月瓷道人在修炼上给予他的帮助也很少,不是月瓷道人不想帮他,而是月瓷道人跟他一样,也是一个散修,没有得到更好传承的机会。

  李文骏修炼这大半年时间,深知做为一名散修独自修炼的艰辛困苦,他的修炼功法一般般,身上的晶石、百胜刀等,无一不是他冒着一次又一次的生命危险搏来的。如今他也算是小有身家了,可是和杜玉寰一比,他就算是一个穷光蛋。

  人穷,李文骏无所谓,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他修炼的《长春功》,品阶低下,他凭借这本功法能不能筑基,都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李文骏是绝对不甘心这样的,或许等将来有一天,他去了青檬山,可以换一本更好的功法,但是功法是想换就能换的吗?

  陈胜身为一名炼丹师,无论各方面的条件都要比他强,但是就连陈胜也都宁肯固守在大宋国,不愿意去青檬山。

  这里面固然有方馨的缘故,但是这也从侧面证实了一点,方馨就算是有陈胜的庇护,只怕到了青檬山,也难以混出一个模样来,否则的话,陈胜早就带着方馨去青檬山了,又怎么可能会留在大宋国这样的小地方。

  相比起青檬山的未知,金光升起的地方对李文骏来讲,却是触手可及。似乎只要他愿意,他就有可能得到玉坤老祖的传承一般。

  想了半天,李文骏终究没有离开,他催动着七云剑,用普通的度朝着金光升起的地方飞了过去。

  只见金光的下方,有个黑洞,黑洞的洞口不是很大,口径也就是半丈左右,里面黑漆漆的,就像是一只猛兽张开了嘴巴,守株待兔,在等着人们往里面跳。

  在洞口的周围聚集了只怕有四五千人,所有的人都默不出声看着洞口。

  洞口那里,还有几个人,他们握着法器,不善地盯着其他人。

  李文骏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他决定以静制动,先看看再说。

  “孙珊,你们兄弟几个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凭什么挡在洞口那里,不让其他人进去?难道你们收了玉坤老祖的好处,替的尸体站岗值班吗?”有人质问那几个挡在洞口的修仙者。

  孙珊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哥几个没什么意思。这里是玉坤老祖的陵寝,一个陵寝能够有多大,只怕进去的人多了,什么东西就都剩不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