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374章 乡医奇人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324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374章乡医奇人

  拓跋晴跪坐在了蒲团上,素白的纤手交叉放在了匀称的大腿上,上半身挺拔向上,玉容恬静地注视着李文骏。她的仪态是无可挑剔的,显然受过极为严苛的宫廷礼仪培训。

  此时东方浮白,金乌高升,白中带着金色的阳光普照大地,把天地间的黑暗逐渐地驱逐干净。

  在如今瑰丽的阳光下,拓跋晴的容颜第一次清晰地呈现在了李文骏的面前。

  拓跋晴的脸型是鹅蛋型的,细嫩的脸蛋白洁无暇,光洁的额头,柳叶弯眉,明媚的双眸,不是很挺翘的琼鼻,鼻翼的轮廓非常的鲜明,嘴略大,嘴唇红润而富有光泽,在嘴角两侧,略微靠下的地方,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异常的动人。

  粉腻的玉颈旁,弧度迷人的锁骨若隐若现。她的"shuxiong"高挺,身姿挺拔匀称,跪坐时,圆润的"qiaotun"和她柔软的腰肢形成了一道勾魂动魄的弧线,动人心魄。

  李文骏见过不少美女,把拓跋晴放倒她们当中,拓跋晴也能够在其中占一个屈指可数的位置。如果再把拓跋晴天之娇女的气质算在内的话,排名或许还能再靠前一些。

  李文骏暗自赞叹不已,没想到大夏国这样的荒凉之地也能够孕育出拓跋晴这样的女子。他咳了咳嗓子,说道:“公主,有几件事,我需要你为我解答。当初,你是怎么样瞒过那么多的修仙者的?还有你后来怎么又进了宫?”

  拓跋晴说道:“本宫……哦,不,我幼时喜欢出宫,我们大夏国人对公主出宫游玩看管的不像大宋那么严格,父皇和母后也都疼我,所以我没少出宫。

  其中有一次外出游玩的时候,我经过了一个村庄,恰逢中午,于是我就在这个村子休息,结果巧遇一个乡医给人治病,那人的医术很神奇,仅仅是凭着几根银针,就把一个濒死之人给救活了,我当时就觉得那人很了不起,于是就邀请那乡医和我同桌,一起吃饭聊天。”

  李文骏凝神细听着,并没有打断拓跋晴的话。

  拓跋晴继续说道:“那乡医真的很有本事,比宫中的太医还要厉害三分,我很佩服他,便向他表明了身份,力邀他到太医院任职,那乡医婉言谢绝,说他受不了太医院的约束。

  不过在拒绝的同时,他对我的邀请,露出了遇到了伯乐的感激。随后,他提出为我号脉,看看我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没想到他号脉结束后,说我将来必然会有一场大劫,会有无数的仙师来争抢我,如果我不想死,可以用装死的法子瞒天过海,金蝉脱壳。”

  “于是,他就给了你一枚丹药?”李文骏问道。

  拓跋晴摇了摇头,说道:“那枚丹药是他后来给我的。当时,我虽然很佩服他的医术,但是对他说我会有大劫的说法,还是不太相信的。

  后来,我的父皇,还有太后都得过一场大病,太医院那么多太医束手无措,我便骑快马亲自去请那位乡医,那乡医来了后,每次都是药到病除,神奇的很。

  于是,我对他的信任越来越重,觉得他说我命中有大劫之事,如何化解,他就给了我一枚丹药,他说丹药叫做龟息丹,服下了此丹,形若乌龟冬眠,外人只会觉得我死了,绝对不会察觉到我还活着。”

  龟息丹?李文骏蹙起了眉头,他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丹药?是他太孤陋寡闻,还是另有隐情?

  拓跋晴继续说道:“我服下龟息丹,佯装服毒自尽后,父皇将我丢到外面掩埋,盖在我身上的土很薄,不影响我的呼吸,之后等到所有的修仙者都撤走后,他又派人把我挖了出来,将我安排到乡下躲避风头。

  后来,母后和太后觉得我呆在外面太过吃苦,就接着选宫女的机会,把我弄进了宫,又把我安排在了太后的身边,让我们祖孙俩呆在一起,没想到这么天衣无缝的计划,还是让你拆穿了。”

  李文骏笑了笑,说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其实有很多漏洞的,其中最大的一个漏洞,就是你们低估了修仙者的能力和决心了。具体的,我就不跟你细说了。公主,你还有那乡医给你的龟息丹吗?”

  拓跋晴摇了摇螓,说道:“没有了,那乡医就给了我一枚龟息丹。用他的话讲,如果出了事,一枚龟息丹就足够了,如果连龟息丹都解决不了问题,那么给我再多,也是无用。”

  李文骏闻言,再次蹙起了眉头,直觉告诉他,这种名为“龟息丹”的丹药肯定不简单。据他所知,拓跋晴服毒自尽后,红鹰圣女谭丽敏、烽火连城三城主宋国友、拜月教副教主6青等三名金丹老祖入宫,联手对拓跋晴的“遗体”进行查验,这么多人都确定拓跋晴是真的死了。

  金丹老祖是那么好蒙蔽的吗?

  不说其他的金丹老祖,单单说李文骏这个筑基期修仙者,也不是一般的手段可以蒙蔽的,修仙者都是有法力,有神识的,能够使用的手段更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得到的。

  可是这种基本上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一个小小的乡医仅仅凭着一枚丹药,就办到了。更重要的是在拓跋晴还很小的时候,那乡医就断定拓跋晴会有一场大劫,还专门为拓跋晴准备了如此神奇的丹药。

  这事怎么看,怎么觉得里面透着万般的蹊跷。

  那乡医是如何配置、炼制出神奇的龟息丹的?他又是如何断定拓跋晴会由于一场大劫的?他是会算命,还是现了拓跋晴鸾凤之体的秘密?

  这些问题,无论哪个能够获得解答,都足以从一个相当的角度证明一件事,即那个乡医必非普通人。

  李文骏陡然间对那个乡医升起了浓厚的兴趣来,此人会不会是在乡间隐居的奇人,他的医术一定十分的高明,如果能够和他好好地交谈一番,或许能够有极大的收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