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045章 不耍花样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5017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轻身术相比起不动金刚术的话,略微地好上一些,消耗法力的度要比不动金刚术慢一些,同时,使用轻身术的情况下,李文骏还可以施展火球术。不过一旦他同时施展两种法术的话,消耗法力的度会成倍的增长。

  另外,轻身术虽然比江湖中人的轻功高明,但是轻身术不等于飞行术,滞空的高度和时间都很有限,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更像是一种加强版的轻功。

  三种法术有着种种缺陷,或者说是不足之处,但是它们毕竟是仙家手段,是只有修仙者才能够掌握的技能。李文骏每天都乐此不彼地修炼着,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他相信熟能生巧,多练习,多运用,或许他可以能够把施展火球术的准备时间缩短,哪怕是缩短一息的时间,或许就是他与人对阵的时候,可以让他取得胜利的制胜关键。

  时光荏苒,又过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腊月马上就要过完了,眼看着春节就要来到了。如果没有意外,李文骏会在三山县县城过他人生当中第一个不是和家人一起度过的春节。

  每逢佳节倍思亲,李文骏也不例外。他很想和亲人团聚,但是他找的那些帮他寻亲的人,至今都没有什么消息传回来。他只能压下对父母的思念,专心地修炼。

  除了寻亲之外,李文骏一心只想精进修为,不想跟其他人有太多的交集,但是有的时候,不是你不想理会别人,别人就会看不到你的。

  这一日,李文骏修炼完之后,正在院子里面活动筋骨,大狗突然狂叫了起来。院门咣当一声,让人推开了。就见一个衙差背着手,走了进来。“有活人没有?有的话出来一个。”

  李文骏皱了皱眉头,这个衙差他还有点印象,吴雪梅第一次来他这里,硬要走三山书院的院周维给他的太祖字典,吴雪梅的弟弟吴一鸣赔了他十两银子,孰料吴雪梅、吴一鸣姐弟俩刚走,这个衙差就折返了回来,把银子要走了。

  事后,李文骏打听了一下这位衙差的情况,得知他叫做范小波,是县衙的两个捕头中的一个,同时也是县城的一霸,他跟县太爷吴琦沾了一点亲,欺压良善,敲诈勒索的事情,平常没有少做,老百姓恨得牙根直痒痒,但是却拿他没有办法。

  “原来是范头,不知道找我什么事情?”李文骏淡淡地说道。

  “哟呵,原来是你呀。咱们俩还真是有缘,又见面了。”范一波话里话外带着一丝轻浮,很难让人相信他竟然是县衙的捕头。

  “我倒是盼着没有这份缘分。”李文骏没给范一波好脸,“范头,我还有事,没有时间陪你。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快点说。”

  范一波咋了咋舌,说道:“几个月没见,小兄弟脾气见涨。没关系,年轻人嘛,有点脾气是正常的。你有事,范头我也有事。这不是马上要过年了,兄弟们过年也不能放假,还要张罗着搜捕江洋大盗王永贵。你是不是把这个月的捕盗税交一下?”

  李文骏伸手从怀里掏出了十个铜钱,递到了范一波的面前,说道:“给你。”

  范一波没接,笑道:“小兄弟,你误会了吧?我什么时候说是十文钱了?告诉你,涨了。你得拿十两银子出来。”

  李文骏脸色一变,质问道:“十两银子?凭什么?”

  范一波嘿嘿一笑,说道:“小兄弟,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范头我可是好好地对你调查了一番。你自称是逃荒人,家乡遇到旱灾,流落至此。

  一个逃荒之人能有多少钱?能够勉强顾住自己的嘴就不错了。可是看看你,租这么大一个宅院,每天也不做工,吃酒吃肉,还到武馆学武,到茶馆听书,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最近我还听说,你为了寻找你失散的所谓父母,光悬红就有好几十两银子。

  我问问你,你的钱从哪里来?该不会是偷鸡摸狗,从别人家中抢来的吧?最近咱们县赌庄生了一起盗窃案,有上千两白银被盗,小兄弟,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你跟赌庄的失窃案有没有关系呀?”

  “范头,你们当差的办案可要讲证据。胡乱攀诬人,还要王法不要了?”李文骏说道。

  范一波哈哈一笑,说道:“当然要王法了。在这三山县,我范头说的话就是王法,我说的话就是证据。小兄弟,你要是识相的话,就乖乖地把你的钱分我一半,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有看见,以后还可以回护你。你要是不识抬举的话,那不要怪范头我不客气。只好用锁链把你锁上,请你到县衙大牢待上两天,清醒清醒了。”

  说着,范一波把抓人用的锁链拿了出来,抖了抖,说道:“怎么样?你是花钱消灾呢?还是想尝尝大狱那边我那些兄弟炮制人的手段?”

  李文骏按捺住放一个火球,把范一波烧成灰的冲动。肯定有人看到范一波到他家来,如果他现在就杀了敲诈勒索的范一波,不好向他人交代,到时候,他就不得不离开县城了。一旦离开县城,他再想找到距离五峰山比较近的落脚点,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想了想,李文骏说道:“范头,我的确是有点钱,但是我对天誓,这钱跟赌庄的失窃案没有丝毫的关联。你看这样好不好?多了,我也没有,我还可以凑出来五十两银子,你要是要,我就给你三十两,把剩下的二十两留下给我。”

  范一波一开始就想要十两银子,没想到李文骏一开口就是三十两。他的眼睛不由得眯了起来,这不是高兴的,而是心起贪念,三十两已经不能满足他的胃口了,五十两,他全都要。

  “三十两就三十两,你拿来吧。”范一波一边说,手摸了摸腰间悬挂的大刀。他在盘算着,要是李文骏转身进屋拿钱,他是不是要跟着进去,抽冷子在背后给李文骏一刀,砍了李文骏,然后抢钱。

  这种事情,范一波以前不是没有干过,仗着他是县衙的捕快,又跟县太爷有点亲戚关系,至今他都平安无事。

  李文骏陪着笑,说道:“范头,你也知道,我家让大小姐带着人搜了两回,要是有银子,早就让人给搜出来了。不瞒你说,我都是把银子藏在城外一个隐蔽的地方,什么时候,我缺钱了,再去城外,把银子挖出来,取一点回来。你要是想要,且等着我取回来。”

  “埋在城外?你小子该不会是找个借口,趁机开溜吧?”范一波不相信地看着李文骏。

  “绝对不是。范头,你要是信不过我,就跟着我一起去。正好我还担心我孤身一人拿那么多的银子不安全呢。”李文骏说道。

  范一波盯着李文骏看了半天,他想看看李文骏究竟有没有骗他。看了半天,他现李文骏很坦然,眼神纯净的好像是孩子,凭借他多年的经验判断,李文骏说假话的可能性很小。话又说话来了,他乃是堂堂的捕头,有刀有锁链,难道还怕李文骏反了天不成?

  “好,我跟着你去。”范一波想了半天,还是贪念占了上风,他想好了,如果李文骏藏银子的地方够偏僻,他不介意顺手给李文骏一刀,送李文骏归西。杀人越货,这是他最喜欢干的事情了。

  “那好,范头,你等一下,让我换身衣服。”

  李文骏转身进了屋,披上褂子,然后拿了一个斗笠,戴在了头上,他向范一波解释,这是为了防止有人认出他来,万一有人知道范一波从他这里拿走三十两,对范一波影响不好。

  范一波不相信李文骏能够翻出浪花来,还夸了李文骏一句,谨慎小心,有前途。

  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先在县城兜了一会儿圈子,这才出了县城,两人之间的间隔有十几丈,外人很难联想到他们俩之间有什么关联。

  出了县城之后不久,范一波就加快脚步,追上了李文骏。他不耐烦地说道:“李文骏,你把银子藏到哪儿了?”

  李文骏说道:“范头,银子这么贵重的东西,当然不能藏在引人注意的地方,要藏在不为人知的地方。你就跟着我走,一会儿,我就让你见到钱。”

  范一波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李文骏太镇静了,镇静的有点奇怪,有点可怕。但是转念一想,他又觉得李文骏一个十几岁的娃娃不可能有什么坏心眼。他握了握手中的大刀,警告李文骏道:“小兄弟,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的话,我认识你,我手中的这把刀可不认识你。”

  “范头,我不会耍什么花样的,你就放心大胆地跟我走吧。我埋银子的地方就在前边。”李文骏说道。

  李文骏带着范一波离开官道,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儿,又折到了野地里,在一片小树林里,李文骏停下了脚步。

  “范头,你看这里的风景怎么样?”李文骏淡淡地说道。

  “小子,我要的是银子,看什么劳什子的风景。”范一波意识到事情可能有些变故,把大刀抽了出来。

  李文骏笑了笑,说道:“真可惜,你都不肯好好看一眼,这可是我给你选的埋葬你的风水宝地。”

  “你说什么?小兄弟,你可不要自误。”范一波一边说着,一边抽冷子,挥起了大刀,朝着李文骏就砍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