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122章 杀勾魂怪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442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122章杀勾魂怪

  庄银明伸手入怀,取出了一张玉符来,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取出来的东西很有可能会改变战局的走向。

  庄银明想杀李文骏,李文骏又何尝不想着杀庄银明?

  李文骏时刻都在注意着庄银明的一举一动,他在第一时间就现了庄银明的小动作,他不知道庄银明拿出来的是什么宝贝,却也知道绝对不能够让庄银明激出来。

  于是,李文骏施展开了轻身术,运用他灵活的身法,不断地逼近庄银明,与此同时,一道又一道的刀芒从龙雁翎刀飞出,劈向了庄银明。

  庄银明郁闷得要死,他需要的时间不多,只需要一两息的时间,就足以让他把玉符激出来。可是李文骏咄咄逼人,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他必须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小心应付着李文骏激出来的刀芒,他可不想落得个和三怪廖锦恺一样的下场,让李文骏腰斩。

  李文骏很快就注意到了庄银明的窘境,于是,更多的刀芒以非常密集的度,潮水般涌向了庄银明。与此同时,李文骏还悄悄把手伸到了符箓袋中,摸了一张二品符箓——石雨符出来。

  就像李文骏在时刻地关注着庄银明的小动作一样,后者同样也在注意着前者。李文骏身上的符箓袋那么大,庄银明又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陡然见李文骏摸了一张二品符箓出来,庄银明也有些着急,二品符箓足以对他构成不小的威胁了,如果他不能有效应对,很有可能就死在这张符箓之下。

  可是让庄银明又气又急的是李文骏的刀芒既多又密,度还快,他想给自己加持一个铜头铁臂术都不能,更别说激手中的那个玉符了。

  夜长梦多,李文骏不想继续和庄银明纠缠下去,他将手中的二品符箓捏碎,往庄银明的方向一甩,一声“临”从他的口中飞出。

  顿时,庄银明的头顶出现了几块西瓜大小的石头,朝着庄银明就砸了过去。

  庄银明遥控着飞剑,拼命地把落下的巨石绞成碎石,不过每次当他的飞剑和巨石撞在一起的时候,飞剑都要颤一下,飞剑上的光华就会被削弱一份。

  庄银明看着这个场面,心疼无比,却毫无办法。

  二品符箓激的石雨术只是用来吸引庄银明的障眼法,李文骏深吸一口气,再次挥起了龙雁翎刀,一连三道数尺长的刀芒呼啸而出,劈向了庄银明。随后,李文骏再吸一口气,将法力输入刀身中,一道七八尺长的刀芒激出来,斩破虚空,直劈庄银明。

  庄银明又要挡石雨术,又要躲那三道刀芒,这还不算,还有一道要人命的巨大刀芒。他没有三头六臂,能力有限,躲了这个,避不了那个,就在他左支右绌的时候,那道最大的刀芒从他的身后划过,斩在了他的后背。

  庄银明只来得及出一声惨叫,就被斜肩斩成了两截。这位纵横明川府多年的天华三怪的老大就此死于非命。

  庄银明那柄飞剑失去了庄银明的控制,让一块落石击中,就像是一条鱼被敲懵了脑袋一样,如同死鱼一般,从空中掉落下来,出了清脆的当啷声。

  李文骏擦了擦脸上的血,随后,欢天喜地地上前,把那柄飞剑捡了起来,又掰开了庄银明的手,把庄银明一直扣着的那枚玉符拿到了手,随后,他又在庄银明的身上搜检了一番,找出来一个储物囊来。

  把东西收好,李文骏又到方丈室里面,把李梦竹和廖锦恺的尸身拖到了院子里面,在他们的身上一阵搜检,又找了两个储物囊出来,李梦竹那根铁拐,李文骏也没有放过,将其收到了储物囊中。

  确认天华三怪身上再没有其他值钱的东西了,李文骏屈指弹出一枚火球,将天华三怪的尸身烧了个干净。

  李文骏走到方丈室门口,现月瓷道人还躺在地上,身上的寒气还在往外冒。一个念头在李文骏的脑海中飞快地闪过,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把月瓷道人顺手给杀了?

  月瓷道人被冻灵酒所困,像婴孩一样无害,要杀他,此时绝对是难得的好机会。一旦杀了月瓷道人,他不但可以得到月瓷道人的珍藏,还能够把灵树控制在他的手中。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很诱人,但是这个念头仅仅在李文骏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就将其彻底抛弃掉了。李文骏虽然杀人,却不嗜杀,月瓷道人对他一直不错,他要是趁人之危,杀了月瓷道人,不就成白眼狼了吗?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得有自己的底线。

  “观主,你快点疗伤,我在方丈室外给你护法。”李文骏朗声说了一声,便盘腿坐在了方丈室外面。

  这会儿,那些被李文骏和庄银明打斗声惊动的灵树观的道士们纷纷赶了过来,见李文骏堵在了门口,还以为月瓷道人出事了。

  李文骏把月瓷道人给他的客卿长老的身份玉牌举了起来,朗声道:“各位,请你们保持安静,观主受了奸人所害,受了一点轻伤,这会儿正在方丈室疗伤。你们要是愿意等着,就不要吭声,在院子外面候着,要是不愿意等的,就各回各家,不要在这里喧哗。”

  李文骏的声音清楚地传到了方丈室内,貌似不能动的月瓷道人的手指动了一下,他的掌心有一道慑人的红光闪过,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眼眸深处的警觉也迅敛去。

  大概等了有一盏茶的工夫,方丈室内一声长啸,月瓷道人凭借自己深厚的修为,终于将冻灵酒的毒性完全压制住,恢复了行动的自由。

  方丈室的门口一闪,月瓷道人站在了大门外。

  李文骏笑着从月瓷道人拱了拱手,说道:“恭喜观主恢复如初。”

  月瓷道人友善地冲着李文骏点了点头,说道:“这次多谢师弟了,我欠了你一条命,愚兄没有什么好表示的,以后,每个月,你可以在灵树旁修炼七天。”

  李文骏大喜,忙道:“多谢观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