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595章 有他在的地方才是家【本章 二合一】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9710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595章有他在的地方才是家【本章二合一】

  麻烦?

  当这个词落到宋慧的耳朵中的时候,她的心中就是一动,她突然意识到她接连进了多家出售药材的铺子,却都未能买到元人草,或许不是一种巧合,而是有人在针对她进行布置。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宋慧的一张俏脸便阴沉了下来,她暗下决心,不要让她查出来是谁在针对她,要是让她查出来幕后主使,她一定会让那人好看。

  宋慧收拾了一下心情,她传音给李文骏道:“这位道友,你只管放心大胆的把元人草卖给我,谁要是因为这件事就找你麻烦,我灭他满门。”

  宋慧做为二十品炼丹师,她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找元人草的,实际上她带有很强的目的,她刚刚得到消息,她的一位至亲意外受伤,伤势极重,急需她炼制救治的丹药,而元人草就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味药。如果不能得到元人草,她的那位至亲就算是不死,也得变成废人,这是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故而,她才对李文骏许出了如此的豪言壮语。

  当然,她也有这个实力,在寻仙城这一带,就算是寻仙城的城主也要给她三分薄面。毕竟宋慧除了是二十品的炼丹师外,同时还是分神期的级大高手,在修为上,并不落后城主多少。

  李文骏相信宋慧既然把话说出口了,那么她便有将这句话变成现实的能力。不过他可不喜欢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到别人的手上。况且,宋慧说的是谁找他麻烦,她灭谁满门,这分明就是个事后处理形的承诺,事情生的时候,宋慧可不会在现场给他撑腰。

  “前辈,没有必要把事情搞得那么麻烦,我把元人草卖给你,你按照市价收购,没有必要再有别的牵扯。我看。咱们还是找个没人注意的地方进行交易吧。”李文骏提议道。

  “一个大男人。恁地胆小怕事。”宋慧随口评论了李文骏一句,随后道:“好了,随便你吧。”

  两人走到一个小巷子中,趁着巷子中没什么人的时候。动作飞快地完成了交易。李文骏卖了两株元人草给宋慧。宋慧则给了李文骏足足两百万基准丹。

  李文骏一转身,就把这两百万基准丹拿到了药材铺,买了一堆炼制基准丹所需的药草。随后,他又回到了客栈中,开始闭关修炼。因为密山界的修仙者几乎人人炼丹,故而很多客栈提供的客房都自带炼丹室,李文骏住下的客房也不例外。

  对李文骏来讲,基准丹不是什么难以炼制的丹药,他用自己的炼丹炉,放上刚买的药草,然后便开始了炼制。

  第一炉的炼制就非常的成功,除了上千颗的基准丹。之后,李文骏又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把剩下的药草全都炼制成了基准丹,等到他把最后一炉丹炼制完毕的时候,他拥有的基准丹的数量已经变成了五千多万。

  之后,李文骏又拿着这五千多万基准丹跑到了药材铺,再次购买了大量的药草,再次开始了炼丹。

  这一次,李文骏购买的不再是炼制基准丹的丹药,而是品阶更高、质量更好的可以增进修为的丹药。

  每天炼丹之余,李文骏每天都没有忘记到中心广场那里观看比赛,接连数日,选拔赛已经日益接近尾声,宋慧每天的表现都是一如既往的抢眼,从她的身上,李文骏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有时候,从炼丹大赛回来后,他会把他从宋慧身上得到的感悟运用到自己炼丹的过程中,还别说,有些感悟还是非常有效的。

  李文骏的日子过得紧张而又极其充实,一转眼,炼丹大赛接近了尾声,李文骏拥有的丹药如果全部折合成为基准丹的话,总数量已经过了五十个亿。

  这期间,吴雪梅一直在慕容家族联络点附近秘密监视,拓跋晴整天都跟着慕容清进进出出,但是无论是李文骏,还是吴雪梅,都没有能够找到机会去给拓跋晴表明身份,甚至连打个招呼的机会都没有。

  李文骏暗中着急,却也没有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炼丹大赛的日程到了最后的一天,这一天,将会进行最后的对决。前几日经过层层选拔的三位炼丹师将会现场接受寻仙城成千上万的修仙者检验。

  所谓检验,就是观众可以上台,向炼丹师提出要求,然后炼丹师根据要求者的要求进行炼丹,至于是什么要求,历来都没有死板地规定过,可以任由上台的修仙者自由挥,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天的炼丹大赛一直是最好看的。

  李文骏提前几天,就花费重金从黄牛票贩子手中弄到了一张高价的入场券,到了决赛的日子,他早早的就朝着中心广场走去。

  等到他赶到的时候,商业区外面都被汹涌的人潮包围,有不少没有买到票的修仙者大声喊着“高价求票”,还有人嚷着自己有票,当然,更多的人都是朝着中心官场涌去,等着入场观看最后一天的比赛。

  李文骏正准备混在人流中,进入到中心广场的时候,突然他看到了慕容清和拓跋晴正迎面走过来。

  李文骏心中一动,便闪到了一边,把头也扭到了一边,佯装做不认识拓跋晴的样子,而拓跋晴却是连正眼都没有看李文骏一眼,她正满脸委屈的聆听着慕容清的训斥。

  慕容家族这次出手太晚,未能搞到炼丹大赛决赛日的门票。这让慕容清极为不满,刚才在联络点的时候,她就大雷霆,等到离开联络点后,拓跋晴就成了她的撒气桶,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

  当他们俩从李文骏身后经过的时候。李文骏清楚地听到了慕容清是怎么羞辱拓跋晴的,那遣词造句之恶毒,让李文骏这个大男人都是目瞪口呆,自愧不如。

  等到慕容清和拓跋晴从他的背后走过去后,李文骏便悄悄地跟了上去,他现慕容清和拓跋晴没有进入到中心广场中,而是站在了入口的外面。

  “拓跋晴,这次未能买到决赛的门票,都是你的错,我不管原因是什么。也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都要你给我弄一张入场券来,要不然的话,我非手撕了你这个贱人不可。”慕容清威胁拓跋晴道。

  拓跋晴如今可是元婴真人,在阳山界。那都是站在金字塔塔顶上的人物。但是此时此刻。她不过是个可怜的婢子,只能够任由人打骂,却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

  “真的是什么办法都可以吗?”拓跋晴小心地向慕容清求证。

  “你说呢?拓跋晴。你这个贱人,我跟你讲,要是别人需要你陪他睡觉,才肯给我票,那你也得先给我答应下来。”慕容清冷冷地抛出了一句。

  李文骏一听,差点冲上去扇慕容清两巴掌,但是他只能忍住。他开始转动脑筋,想着能够有什么办法破开这个四局。

  就在这个时候,拓跋晴已经站了出来,朗声道:“谁有入场券要转让,我家清真祖愿意高价收购。”

  李文骏只要愿意,拿出他肯把入场券拿出来,就能够让拓跋晴受这份罪了,但是入场券只有一张,他要是卖掉了,一时半儿也很难再搞到一张,况且,他还想看决赛的现场。另外,他就算是这次能够把入场券给了拓跋晴,也无法让拓跋晴以后不再受慕容清的欺负。

  他这地要是帮了拓跋晴,无疑是饮鸩止渴,对拓跋晴并没有太多的好处,想让拓跋晴脱离苦海,还是需要他想一个完全的法子出来。

  可是眼看着决赛开始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李文骏还是未能想到办法,而且因为时间越来越近的缘故,中心广场外的人越来越少,如今的人口密度已经大幅度下降,等会儿只会更少,到时候,拓跋晴和他十有八|九要打照面,他不能够肯定拓跋晴见到他之后不会有任何反应。

  倘若拓跋晴露出一丁点的喜色来,慕容清就能够现,如果慕容清再详细盘问,拓跋晴就有了可能把他供出来,到时候,他就有了天大的麻烦。

  就在李文骏左思右想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就见远处,正有大小两个美女正联袂走来,那大美女就是前几日刚刚跟他有过一次交易的宋慧,她旁边那个女子的相貌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柔弱,她的眉目跟宋慧有着五六分的相似。

  李文骏心中一动,急切之下,他想到了一个主意,他快步朝着宋慧走了过去,躬身道:“前辈,你还记得我吗?”

  宋慧朝着李文骏点了点头,说道:“我当然记得你了。要不是你及时卖给我元人草,我妹妹的伤那里能够好的这么快。妹妹,这位就是我好几次给你提到过的那位道友,就是因为他卖给了我元人草,你才能够得救的。”

  宋慧的妹妹怯怯地看了李文骏一眼,就这一眼,似乎就把她的力气给耗尽了,脸颊飞红,螓低垂,不敢再看李文骏第二眼。

  宋慧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没有决赛的票吗?没关系,你要是想进去看的话,我带你进去。”

  或许是妹妹得救的缘故,宋慧对待李文骏很客气,依她的身份说出这种话来,其实就是承认她决定自己欠了李文骏人情了。

  李文骏忙道:“前辈,不是票的事情。不瞒你说,我这次进城来,是来寻找我失散多年的未婚妻的,我俩从小青梅竹马,感情至深,但是一天外出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未婚妻就让人给掳走了,至今违规。前辈,也是天可怜见,我刚才恰好看到我未婚妻了。她似乎是让人给抓起来了,在下有意去把她赎回来,但是又怕她如今的主人坐地起价,绝了我的心思。”

  “是吗?你的未婚妻在这里吗?她是谁?”宋慧随口问道。

  “就在那里,她的主人也就是慕容清因为没有门票。放出大话来了,如果拓跋晴不能够给他搞到入场券的话,她就要拓跋晴好看。”李文骏简单地说明了一下情况。

  宋慧远远的瞅了拓跋晴和慕容清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这个有点难办,我虽然能够再带一两个人进去,可是再带两个,就有点困难了。”

  李文骏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里有一张入场券的票,我想请前辈拿着这张券去找慕容清。要求他们用拓跋晴来换这张入场券。说不定有机会成功。”

  李文骏已经想好了,这是一次绝佳的拯救拓跋晴的机会,一旦错过,再想等到这样的机会。只怕是不可能了。

  宋慧不由得一怔。用一张决赛的入场券就像把一位元婴期的女修给换出来。李文骏的脑袋不会是有病吧?这样的交换太不等价了。

  宋慧不像做这种尝试,这时候,她的妹妹主动开口道:“姐姐。这么好玩的事情,不如交给我来做吧。”

  宋慧一想,便点了点头,由妹妹宋芳出马,如果事情没有办好,那时候,她出现,还有转圜的余地,要是她亲自出面,还没有把事情办好,她不但跌份,而且再没有了第二次尝试的机会了。

  得到姐姐的允许,宋芳把手伸向了李文骏,说道:“把决赛的入场券给我,我去帮你要人。”

  李文骏没有丝毫的犹豫,他马上就把决赛的入场券取了出来,递给了宋芳。

  李文骏如此果决,让宋慧暗中点了几下头,她对李文骏的这一点非常的欣赏。

  宋芳拿着李文骏给她的入场券找到了拓跋晴,也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拓跋晴就带着她去见了慕容清,之后,宋芳又跟慕容清说了些什么,便把决赛的入场券交给了慕容清,然后等到她转身往回走的时候,就不再是一个人了,而是带上了拓跋晴。

  李文骏只是胡乱想的一个主意,没想到宋芳竟然真的把拓跋晴给他带了回来。他连连向宋慧、宋芳道谢。

  拓跋晴如在梦中,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文骏,那张脸让她即熟悉又极度的陌生。“你……你是……”

  “不错,晴儿,我就是李文骏,曾经在大夏国皇宫向你的皇祖母下聘的那个人。”李文骏笑着说道。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拓跋晴呢喃地问道。

  “这话说起来就话长了,等回头有时间再向你细细道来吧。晴儿,快跟我一起谢谢宋前辈,还有这位宋姑娘。”李文骏说道。

  拓跋晴连忙向宋慧和宋芳致谢。宋芳的修为跟拓跋晴差不多,也是元婴初期的样子,而且单纯的从面向上来讲,两人的年纪应该是在伯仲之间。

  “李文骏,你要当心,各个家族的奴仆婢子,主人家都是下了禁锢的,宋芳把拓跋晴领回来,并没有让慕容清解除拓跋晴身上的禁锢,你最好是带着她,专门找人给排查一下。”宋慧提醒道。

  “什么?”宋芳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说道:“姐姐,你既然知道这一点,为什么刚才不提醒我,你看,那个慕容清都已经进场了。如果拓跋晴身上真的有禁锢,那么等到慕容清看完决赛之后,岂不是又能够光明正大地把拓跋晴带走了吗?”

  “理论上讲,就是这个样子。妹妹,我之所以刚才没有提醒你,而是现在才跟你说,就是要让你长个记性。江湖险恶,只有吃一堑长一智,才能够更好地生存下去。”宋慧说话,一点都没有避讳李文骏和拓跋晴。

  拓跋晴说道:“没有关系的,我能够活到现在,都已经是赚来的了。就算是我身上有禁锢,我也不会让人来羞辱我,更不会再回慕容家族做婢子了。公子,咱们走吧。”

  宋慧开口道:“你们不想看看决赛吗?炼丹大赛很多年才举行一次,这次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可是我们没有票了。”李文骏说道。

  “没票不是还有我吗?走吧,跟我来,我带你们来进去。”宋慧一歪头。说道。

  李文骏犹豫了一下,便拉着拓跋晴,跟着宋慧朝着中心广场的入口走去。

  入口的守卫都认识宋慧,连验看都没有验看,就让李文骏、拓跋晴、宋芳陪着宋慧一起进了中心广场,显然,刚才宋慧说他没有办法多带人进来,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待商榷。

  此时,中心广场上座无虚席,依宋慧之能。也无法给李文骏他们仨在观众席中应给安排三个座位出来。于是,宋慧便对李文骏说道:“等会儿,你们三个都以我的助手的名义登台,那里的视野才是最好的。能够让你们看的更清楚。比坐在观众席上强多了。”

  能够登台。李文骏自然是求之不得。他便拉着拓跋晴,和宋芳一起陪着宋慧上台。在上台前,他特意去了一个面具出来。给拓跋晴带上,免得让慕容清给认出来。

  宋慧在擂台上的再一次亮相,顿时把整个中心广场的气氛引爆,不少人喊着宋慧的道号——慧贤人,站起身来,鼓着掌,迎接着宋慧。

  宋芳两眼放光地看着她的姐姐,拓跋晴却是紧紧地和李文骏靠在一起,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感觉到真实。

  “晴儿,我知道你很紧张,不相信现在,你不要着急,有点耐心,等我把事情办法,我就带你回家。”李文骏安慰道。

  “家吗?”拓跋晴的美眸深处闪过一丝黯然,自从她跟着李文骏离开大夏国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按照一般规律而言,不管是最疼爱她的皇祖母,还是生她养她的父母,十有八|九都已经作古了,大夏国的皇宫不可能再是她的家。

  此外,她曾经在郦晟媛手下学艺,从师承关系上来讲,郦晟媛乃是她的师傅,但是她看得出来她的这个师傅对李文骏的感情非常的复杂,只怕是有给李文骏当道侣的念头,而李文骏可是她还没有正式拜堂的男人,她难道要和自己的师傅分享同一个男人吗?

  这样一个师傅,她所在的地方会是她的家吗?

  不!

  拓跋晴凝神看着李文骏,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她的生活一再的生变化,都是眼前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她当初被迫离开大夏国皇宫,是李文骏所为,她拜师在郦晟媛门下,差点成为星女宗下一代圣女,也是李文骏的安排,她之后,在偍山沦陷,让人掳走,带到密山界,也跟李文骏有着密切的关系,就在她心生绝望,以为自己要以奴婢的身份终老在密山界的时候,又是李文骏如同天神一般出现,把她解救了出来。

  这个男人才是能够左右她生活的人,也许,不,应该是肯定,有他在的地方才是家。

  李文骏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里,拓跋晴的脑海中就转过这么多的念头,他安慰过拓跋晴之后,注意力就放到了宋慧的身上。机会难得,他准备好近距离,好好地观察一下宋慧是如何炼丹的。

  就在这时,一股幽香钻入他的鼻孔中,宋芳走了过来,说道:“李文骏,等会儿姐姐炼丹,需要我们给她打下手。我想问问你,你有炼丹的经验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给姐姐当主要的助手。”

  李文骏说道:“我会炼丹,如果可以的话,我来当主要助手吧。”

  宋芳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你就来当主要当助手,我来当第二助手。李文骏,我可要提醒你,你这个助手能不能当好,可是关系到我姐姐最后能不能夺冠的。我要不是觉得压力太大,忙中出错,给姐姐添乱,说什么也不会把给我姐做主要助手的机会让给你的。”

  “明白,你就瞧好吧。”借助宋慧的威名,靠着宋芳的出面,他才能够顺利把拓跋晴换了回来,李文骏决定要借着这次机会,帮着宋慧夺得炼丹大赛的状元,也算是报答一下宋慧、宋芳姐妹了。

  感谢错乱僧、yxj2oo7、1mxy投出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