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063章 二次通报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869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包养……

  ※

  反过来讲,如果吴琦能够狠下心来,舍得女儿吴雪梅,那么就和邵克涵攀上了关系,甚至拐着弯,跟破军侯乃至当朝天子都有了亲戚关系,以后的仕途不能说是一帆风顺,但是再升上一品、两品的,在致仕前,做个一府脑,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只是这样做,有卖女求荣的嫌疑,吴琦不知道该如何张这个口。他只好看向女儿,问道:“梅儿,你是怎么想的?”

  吴雪梅把其中的利害关系想的比吴琦还要清楚,她明白回绝邵传杰、姜珊之后的风险,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她就装出一副高兴的模样来。

  担心吴琦误解,吴雪梅干脆把话说的很直白。她说道:“父亲,三公子学识渊博,风流倜傥,是女儿的好归宿,女儿愿意和三公子结下秦晋之好。”

  吴琦点了点头,他陪着笑,对姜珊说道:“既然梅儿不反对,我这个当爹的,就做主了,愿意把梅儿许配给三公子,做平妻。”

  姜珊哈哈一笑,说道:“吴县令,你把令千金许配给三公子,这就对了。以后,你们父女就等着享福吧。”

  吴琦笑了笑,说道:“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的女儿要明媒正娶,该有的程序一个都不能少。”

  姜珊说道:“这个好说,回头,我就派人跟邵老弟说一声,让他请媒人上门提亲,给三公子还有贵千金测八字,问吉凶。”

  吴雪梅露出一副羞涩的模样,她怯生生地偷瞟了三公子一眼,说道:“女儿告退。”

  三公子眼巴巴地看着吴雪梅俊俏的背影消失不见,那魂儿似乎都让吴雪梅风情万种的那一瞥给勾走了。

  就在这时,一名衙差匆匆地跑了过来,他在赏花亭外面,停了下来,朝着县令吴琦躬身道:“太爷,有人想求见你。”

  “混账东西,没见我正在招待贵宾吗?今天不管是谁,一概不见,让他们走。”吴琦沉着脸,训斥道。

  衙差不敢久留,连忙灰溜溜地走了。

  姜珊起身,站在三公子身后,咳嗽了一声,提醒道:“三公子,请回坐。”

  三公子失魂落魄地重新坐回到酒席上,姜珊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三公子,侯爷不是还有事情,让你向吴县令请教吗?”

  “哦?”三公子神色还有些恍惚,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姜珊暗中摇头,三公子什么都好,就是见了漂亮的女人就走不动路了。他咳嗽了一声,说道:“还是我来问吧。吴县令,前段时间,邵老弟给你写了一封亲笔书信,让你暗中监视三山书院的院周维,可有此事?”

  吴琦心中一惊,邵克涵给他写信,做的非常隐蔽,姜珊怎么会知道。心中疑惑,口中却没有停顿地说道:“确有此事。”

  姜珊说道:“现在咱们是一家人了,有些事情,可以给你透个底了。其实要你监视周维的,不是邵老弟,而是侯爷。侯爷让我问问你,可曾监视到周维有什么异常吗?”

  吴琦心中一惊,他没想到周维竟然会惊动破军侯,他表面上不露声色,说道:“周维自从把三山书院关了之后,一直在家中养病,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曾数次以向他求教施政的名义,到他家中拜访。据我观察周维应该是真的生了病,不像作假。”

  姜珊皱了皱眉,他又问道:“你写给邵老弟的信中,不是说周维曾经把一套太祖字典送给了他的一名学生,令爱又把那套太祖字典要了过来。现在那套太祖字典在什么地方?”

  吴琦忙道:“自从梅儿把太祖字典要了过来之后,卑职就一直将之锁在银库之中,一直有专人看管,卑职碰都没有碰过。”

  姜珊露出满意之色,他说道:“你马上让人把那套太祖字典提出来,交给我,我即刻安排人,将之送往京城,交到侯爷手中。”

  吴琦不敢多问,连忙让主薄带着人去银库提太祖字典。

  与此同时,进去通报的衙差重新出来,他受了训斥,自然不会给李文骏、孙百草等人好脸色,板着一张脸,轰李文骏走。

  孙百草回头看了看李文骏,他的意思是走就走吧,明天再过来求见就是。

  李文骏却不想明天再跑一趟,他的时间宝贵,有那来回跑一趟的时间,还不如做半圈周天循环呢。他一翻手,手里面多了五两银子,顺手一抛,丢到了那名衙差的手中。“你再去替我通报一声,就说江洋大盗王永贵伏诛,我把他的人头带来了。”

  “啪嗒”一声,衙差刚刚接到手中的银子就掉到了地上。他惊讶万分地盯着李文骏,张口结舌,问道:“你……你……你说什么?”

  李文骏淡淡地道:“我把王永贵的人头带来了,你还不快去通报?”

  王永贵就是压在三山县所有衙差头上的一座大山,陡然听到王永贵已经死了,那名衙差的反应就像是听到天方夜谭一样,呆立在那里。

  李文骏摇了摇头,他又取出一锭五两的银子,丢给了另外一名看门的衙差,说道:“你去替我通报。”

  那名衙差欢天喜地地接过银子,转身,撒开脚丫子就往后花园跑去。

  衙差的脚步声惊动了吴琦。

  姜珊皱起了眉头,不满地说道:“吴县令,你是怎么调教你的下属的?喝个酒,也不痛快。三番两次让人打扰,还怎么说私密话?”

  吴琦脸色铁青,他起身走出赏花亭,不等衙差开口,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他两眼喷火地瞪着衙差,呵斥道:“不长眼的混蛋,刚才太爷我是怎么吩咐的?谁都不见!你又跑来干什么?你耳朵聋了吗?”

  衙差捂着脸,他很想掉头就走,但是想起了李文骏给他的银子,只好壮着胆子,说道:“太爷,不是小的不懂规矩,而是真的出大事了。”

  “出大事了?咱们这三山县是个小地方,能出什么大事?是天塌了,还是你的老婆跟野男人跑了?”吴琦没了一点斯文,语气恶毒,没有一点县令的样子了。

  衙差说道:“天没塌,我老婆也没有跟人跑了。太爷,是王永贵让人杀死了。门外来个人,自称杀死了王永贵,还把王永贵的级带来了。小的觉得这事太大了,连忙过来向太爷你汇报。”

  吴琦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抓住了衙差的衣领,问道:“你说什么?王永贵让人给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