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626章 崖下森林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9592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626章崖下森林

  越往下深入,李文骏承受到的压力越大,虽然他采集到的修炼资源越来越多,但是伴随而来的风险也是越来越大,即便是有鹿一、裂空鸟、鹰一、鹰二等相伴,可是当他们深入到绝命崖达到了一千五百里深的时候,危险还是层出不穷。

  在一处险地,接连有数只在前面探路的裂空鸟陨落,袭击他们的乃是一群长在悬崖峭壁上的刺藤,他们乍看起来像是植物,发达的根系深深地刺入到了悬崖峭壁中,可是当裂空鸟从他们的旁边飞过去的时候,刺藤的枝蔓蓦然探了出来,直接就刺穿了裂空鸟的心脏,瞬间,将他们的血给吸干了。

  李文骏他们颇费了一番工夫,才把这群刺藤给清理干净。

  这次,裂空鸟死亡的事件让已经有点松懈的李文骏重新紧张了起来,他停止了收集修炼资源的举动,重新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如何深入到绝命崖更深处这件事上。

  让李文骏没有想到的是穿过了这片刺藤后,又深入了近百里,竟然一点危险都没有遇到,就在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突然一抹绿色闯入到了他的视线中。

  看到这抹绿色,李文骏心中蓦然一动,他如今所在的位置,距离地面有将近两千里远,阳光根本就照射不到这里,这里即便是有一些植物或者蕨类、菌类生长,它们的颜色基本上也不可能是绿色,而是以灰、黑、白等色调为主,这还是很长时间以来,李文骏第一次看到绿色的植物。

  李文骏神识扫了过去,很快就确定这是一株真正的植物。他看向了鹿一,后者冲着他点了点头,也向他表明这确实是一株正儿八经的植物。

  太奇怪了!

  李文骏下令让值班的众人提高警惕。他的目光则紧紧地锁定在周围的悬崖上,他想看看那株植物究竟是个个案。还是很普遍的情况。

  很快,李文骏就在绝命崖周围的悬崖上发现了越来越多的绿色植物,甚至他还看到了亮光,像夕阳倾斜下来的光线,柔和而又温暖。

  李文骏不由得有些惊讶,这是个什么情况?

  就在这里,李文骏视线中的绿色覆盖的面积蓦然放大,一转眼的工夫。他的眼中看到的都是满满当当的绿色,他似乎是来到了一座生长茂盛、生机勃勃的绿色森林上空似得,那些绿色分明就是一些大树的树冠。

  这一幕,不单单李文骏感觉到惊讶,就连鹿一也是吃惊不已。鹿一已经活了两千多年,他跟李文骏一样,也是头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

  李文骏和鹿一一起抬头看了看天,绝命崖就在他们的头顶上,环形的山口此时看起来,宛若是一口井的井口一般。

  哦哦哦……

  一阵类似于猿猴的叫声传了过来。无数的黑影在大树的树冠上窜来窜去,他们体态灵活,动作敏捷。就像是真正的猴子一般。

  裂空鸟飞快地从树冠的上空掠过,其中一个裂空鸟朝着一个黑影冲了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一只黑影抓了过去,那黑影躲闪不及,几乎是一个照面,就做了裂空鸟的俘虏。

  裂空鸟抓着那黑影,翅膀一振,便腾空而起。没费多少工夫,就飞到了李文骏面前。把那黑影放到了飞舟上。

  那黑影畏惧地看这里李文骏,他的双目中溢满了恐惧。

  这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半大小子。身上有一层薄薄的毛发覆盖,脸上却是五毛,腰间系着一块用兽皮制成的围巾,除此之外,身上再无一物。

  李文骏在这个小子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丁点的法力,他几乎能够肯定这个半大小子应该是没有修炼的,他朝着康元帅挥了挥手,让康元帅过去问话。

  康元帅很想给身上的毛都还没有褪干净的半大小子来一次搜魂术,可是又怕他的灵魂太过脆弱,不要搜魂术还没有施展完,就挂掉了。虽然康元帅不在乎这半大小子的命,但是她也不想耽误时间。

  康元帅装出了一副好姐姐的面目来,挤出个笑脸来,尝试着跟那半大小子沟通,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这个小家伙软硬不吃,也不知道他是害怕的懵掉了,还是不懂康元帅所用的语言。

  就在这时,一个有很多树叶、树枝做成的船从下面冲了上来,船上只有两个人,一老一少,老的站在船头,一脸的焦急,年轻的站在船尾,整艘船就是由他来操控飞行的。

  飞到了一定的距离后,那老者开了口,他用显得非常拗口的阳山界通用语,向李文骏喊起了话,大意是请李文骏刀下留人,不要伤害那个让他们抓去的半大小子,他们会有重金酬谢。

  李文骏看着那艘看起来十分简陋的飞船,心中一动,看来他刚才的估计不是很准确,这个生长在地下两千里的森林中,一定生活着智慧种族,而且这个智慧种族也是会修炼的。

  李文骏一挥手,有两只裂空鸟迎着那艘飞船飞了起来,很快,他们就劫在了那艘飞船的前面,不善地盯着老头和那年轻人。

  老头有点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这裂空鸟给他的感觉非常的强大,只怕裂空鸟吹口气就能够杀死他这样的十个八个的。

  老头不敢跟裂空鸟套近乎,他陡然把声音拔高,再次向李文骏表示,他没有恶意,而是想着化解一场小小的矛盾。

  所谓的矛盾自然就是李文骏抓了那个半大小子,只要李文骏肯把那半大小子放出去,他们就会不再追究。

  李文骏对没有理由的杀生没有什么兴趣,哪怕他知道裂空鸟抓来的那半大小子身份尊股,却也没有想着利用这次关系勒索对方一笔。

  李文骏挥了挥手,马上飞起一只裂空鸟,重新用爪子抓着那半大小子,把那半大小子送回到了老者的飞船上。

  李文骏一指那半大小子。让操控飞船的青年把那半大小子带走,又一指老头,让他其在裂空鸟的背上。让裂空鸟把他带回来到飞舟上。

  那老者没有敢耍花样,他乖乖地按照李文骏的吩咐半。从飞船上爬了下来,爬到了裂空鸟的背上,任由裂空鸟把他带到了飞舟上,见到了李文骏。

  李文骏上上下下打量了老头很多眼,一开始老头还能保持着镇静自若,但是当李文骏那宛若实质的目光一次又一次地落在他身上的时候,老头顿时感到有些承受不住了。

  李文骏没有再继续用神识去威压老头,这个老头应该是个修仙者。不但他的水平很差,只有练气初期的样子,说句一点都不夸张地话,只要李文骏愿意,他用一根手指头,就能够把老者碾死。

  李文骏让老头坐下,然后大刀金马地坐在老头的前面,他开门见山,让老头把这个地下深林的情况介绍给他。

  老头连忙按照李文骏的吩咐,把这里的情况给李文骏简单说了说。

  这个地方叫做崖下森林。意思是生长在悬崖下方的森林,这里说是森林,实际上更像是一个能够实现自给自足的小千世界。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树、各种木材以及那些灵果树长出来的灵果效果如何呢?

  崖下森林是有修仙者存在的。他们都是跟老者一样的人,说是人,其实在李文骏看来,更像是半人,这里的每个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体毛覆盖,想猴子多过像人。

  这些人生活在崖下森林的历史已经不可考证,有人说有几千年,有人说是几万年,也有人说是几十万年。究竟是那个,就没有人能够说得清了。

  这里的人采用的修炼体系跟阳山界也是一样的。也是分为练气期、筑基期、金丹期等等,在这里。修为境界最高的乃是金丹期,这里的天地灵气比之阳山界还要差很多,能够修炼到金丹期都是千年难得发生一次的大事件了。

  刚才裂空鸟抓走的那个半大小子就是崖下森林一位金丹老祖的后代子孙,在崖下森林,就像是世俗中的皇亲国戚一样,大家都得拼命保护他,否则的话,日后让金丹老祖知道了,都得给他的孙子陪葬。

  李文骏暗中惊讶不已,他没有想到在绝命崖,竟然还藏着这样一个自给自足的修仙小世界,这里的天地法则跟阳山界略有差别,就像这里的阳光,没有人说得清楚是从什么地方来,他就是能够在人们都看不到太阳的情况下普照整个崖下森林。

  李文骏对崖下森林的事情并不是太感兴趣,他更关心的是这些人是否知道那个劫掠郦晟媛走的女修?

  李文骏带着人进入到了崖下森林,刚才那个当人质的老头亦步亦趋地跟在李文骏后面,不时地向李文骏解释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防止李文骏暴起伤人。

  李文骏向老头询问了一些他感兴趣的事情,其中就有那女修的消息,但是老头是一问三不知,后来,李文骏又问他是否知道崖下森林有界道,老头还是一问三不知。

  李文骏差点给老头来个搜神术,还是老头机灵,见李文骏脸色不善,连忙向李文骏提议,可以带李文骏去见本地的金丹老祖,如果李文骏想得到有价值的情报,也就只有去见那些金丹老祖了,也只有他们,才是崖下森林的真正掌控者其余的,都是陪衬。

  李文骏没有丝毫的犹豫,便答应了下来。他坐在飞舟上,很快就来到了老头所说的金丹老祖的洞府外,然后老头借口去给李文骏通报,便离开了。

  老头刚一走,一股阵法气息就在李文骏他们的身周浮现,瞬间,符文闪烁,亮光冲天,一道阵法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布置好了,要把李文骏拘押下来。

  李文骏冷哼一声,也没有等到他出手,鹰一、鹰二还有康元帅就出手了。他们三个联合,如同虎入羊群一般,轻而易举地把大阵撕开,然后扑向了周围的人。

  鹰一、鹰二这两只巨鹰可都是出窍真祖,就连康元帅,也是元婴真人。在这些修为境界最高只是金丹期的人群而言,他们实在是太厉害,太锐不可挡了。

  战斗还没有开始。就结束掉了。

  康元帅压着几个俘虏来到了李文骏的面前,老头瑟瑟发抖。想张口求饶,但是当他接触到李文骏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后,便停了口,不敢再吭声了。

  这次李文骏没有再费事,他已经给了老头和这群人机会了,是他们不珍惜,那就不愿他心狠了。李文骏冷漠地把手放到了老头的头上,然后施展开了搜神术。等到他把老头儿的魂魄搜完后,老头已经变成了白痴。

  李文骏又把目光对准了其他的人,他挑选了其中几个修为最高的人,一一搜神,等到最后,把搜神的结果相互比对,最后,李文骏确认了几点。

  第一,这里确实是崖下森林,这里也有修炼体系。修为最高的确实是金丹老祖,也正式因为如此,这么多年来。无数的族内精英梦想着去探索一下绝命崖上面有什么,可是他们每每都撒羽而归,其中一些,更是干脆丢了性命。

  第二,崖下森林很大,方圆万里大小,这里基本上都是森林,即便是有些山,大山上也是密密麻麻长满了大树。在这里,除了一些人为清理出来的区域外。基本上看不到一块裸|露在外的土地。

  这里的树木的品种有很多,也有一些药草非常的珍贵。是当地修仙者用来修炼的必不可少的药草。

  控制这些药草的是崖下森林一股最大的势力,为首的是一个叫做绿影的金丹老祖,他的势力占据了崖下森林一块最后的区域,所有的人都要奉绿影为尊,整个崖下森林,唯一有可能知道李文骏哪些问题答案的人,就是绿影了。

  第三,对这个绿影,李文骏也搜索到了一些事情。根据传言,绿影小的时候并不出色,可是有一年,不知道怎么回事,绿影老祖突然大爆发,把其他的同龄人远远地摔在了身后,随后,他更是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用极快的速度追赶上了其他修为比他更高的族人,最后成就了族中第一高手的威名。

  这个绿影老祖占据了崖下森林最好的一块地盘,几乎生活在崖下森林的每一股势力,每一年都要给绿影老祖上供,谁要是不上供,谁的日子就别想好过,曾经有些人想反抗绿影老祖,结果都没有落得个好下场。

  李文骏马上对绿影老祖的兴趣陡然攀升,他想找到隐藏在崖下森林的界道,或者是得到关于那个女修的消息,不去找绿影老祖,也没有办法再去找其他人。

  李文骏马上调转了飞舟的头,朝着绿影老祖所在的位置飞了过去。

  飞舟的速度赶不上李文骏的极限速度,它甚至都还没有破音速,却也有十几倍的奔马速度了,这个速度,用来赶路,在这个方圆只有万里的小地方,还是很管用的。

  也就是几个时辰的事情,李文骏他们就找到了那个绿影老祖。

  绿影老祖正在闭关,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神识侵略进了他的洞府,将他牢牢地锁住。绿影老祖大惊,刚要冲出他的密室,可是当他想坐起来的时候,蓦然发现他连动一下手指头都困难,一股无形的,强大的力量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动弹不得。

  还没等绿影老祖搞明白怎么回事,李文骏出现了。这次。李文骏没有再废话,他直接就对绿影老祖施展了搜神术,很快,他就在绿影老祖的脑海中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

  崖下森林还不是绝命崖的最低端,不过也差不多了。顺着崖下森林再往下大概五百里,就是绝命崖的真正谷底了,在那里,同样是伸手不及五指,不过崖下森林的人对这五百里的范围内的所有危险全都清理了一遍,也就是说从崖下森林到绝命崖的谷底,已经没有风险了,可以畅通无阻地进入到谷底。

  李文骏一直苦苦寻觅的界道,就在绝命崖的谷底,那里也是一块禁地了。当初绿影老祖之所以能够从同龄人中胜出,一步步取得今天的成就,就是他小的时候,曾经得到过一位女修的支持,女修给了他很多丹药、晶石等修炼资源让他修炼,还让他学会了强大功法,在崖下森林取得了绝对的主导权,而女修给他唯一的要求,就是看牢了界道,不要让人随意进出界道。

  绿影老祖对那女修感恩戴德,这些年,一直是按照女修的吩咐做的。每次那女修进出界道,都是绿影老祖亲自殷勤接待,为此,还引起过绿影老祖原本族人的不满,都让绿影老祖毫不客气地给杀掉了。

  根据绿影老祖的记忆,女修先先后后进出界道的次数屈指可数,不足五次,其中最近的一次,就在不久前,那次,女修来之前,身边没有一个人,但是等到他回去的时候,身边却多了好几个人。

  绿影老祖的记忆中还有女修带人离开绝命崖的图像,当李文骏看清楚那几个跟着女修的人的模样后,终于是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这几个让女修带走的人中,就有他苦苦寻觅一年多的郦晟媛。

  李文骏如今可以肯定郦晟媛的去向,剩下的就是进入界道,去寻找郦晟媛了。方法看起来似乎超级简单,只需要找到绝命崖的谷底,然后通过界道,直接进入到那女修所在的修仙界就是了。

  但是李文骏根本就没有决定要动用这个方案,在他看来,这个方案还有很多值得讨论完善的地方。

  那女修为了保证界道的安全,不惜花费大量的精力和财力,去扶持绿影老祖,如果不是这边的天地灵气浓度太低,估计绿影老祖都要让她给拔苗助长成为元婴真人了。

  女修既然在绝命崖这边做了周密的布置,没有理由不在界道的另外一端也做类似的布置,界道的那一头搞不好就是一个杀阵,如果再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就遭遇一个杀阵,李文骏也不敢保证他能够还像上次那样,幸运的破开。

  毕竟界道那一边是个什么样的世界?没有人能够给他参考答案,如果那里的修炼水平能够达到大荒界的水平,那对他来讲,冒然通过界道,绝对不是一件好的选择。

  如果界道那边的修炼水平达到了密山界的水平,那么他再冒冒失失地闯入界道,那就真的上送死了。

  李文骏必须要确认界道那边是个什么情况,他让一只修为最差的裂空鸟飞入到了界道中,然后静等着裂空鸟传回来消息,但是他左等等不来,右等右不到,那只裂空鸟似乎是从此消失了一样。

  李文骏派出去的那只裂空鸟虽然不是很强,却也是元婴真妖中的水准了。一只元婴真妖,如此稀里糊涂就丢掉了性命,这就说明界道是如何的危险。

  李文骏担心那只裂空鸟不回来,是受到了界道的挤压和排斥所致,他又派了一只金丹期的裂空鸟去看看情况,这一次,仍旧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裂空鸟一去就没有了消息。

  李文骏的脸色变得非常的凝重,如果他不能够听过界道,那么就算是他知道了郦晟媛的下落,也不可能把郦晟媛搭救回来。

  李文骏登时陷入到了左右为难的境地,他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就是郦晟媛,他要不要去救?如果不救,郦晟媛以后是死是活,他就很难知晓了,如果救,他就要冒一次极大的风险。

  左思右想下,李文骏想起了以往他和郦晟媛之间的种种,他蓦然下定了决定,他把郦晟媛当成了自己的道侣,自己的道侣陷入了绝境,他如果视而不见,那么他修仙还有何用?还不如回家,老老实实地做他的小手工匠人。

  救,一定要救。

  至于怎么救,那就要讲方法了。(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