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398章 是不是感觉很爽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5222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398章是不是感觉很爽

  没有票吗?

  ※

  族长回了一礼,随后说道:“八叔,咱们杜家一向好客,你和二伯、十四叔今天搞得这一处欢迎仪式,太特别了,有些过了。”

  二长老从鼻子里出了一声“嗯”,道:“族长提醒的是,我们这就回去反省自己。老八,老十四,我们回去。”

  说罢,也不看族长是什么反应,二长老一行人便转身往杜家大院里面走去,很快,就消失在影壁墙的后面。

  族长抬头望着还在天上的李文骏和杜玉寰,朗声道:“这位道友,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玉寰兄,还不快请你的朋友下来。我已经摆好了酒宴,为你的朋友接风洗尘,还请你的朋友赏脸。”

  杜玉寰飞到了李文骏跟前,小声说道:“文骏,这是我们杜家当代族长,杜玉宇,跟我一样,也是筑基期四层的修为。刚才那几位,分别是我的二族叔、八族叔和十四叔族叔。这次,你把他们这一派系得罪惨了,你要是不想再去我们杜家,我去帮你回绝了族长。”

  李文骏问道:“为什么不去?我说了要叨扰一下杜兄,难道杜兄是怕我不付房钱吗?”

  杜玉寰颇有些感动,他知道李文骏坚持要到杜家,不是为了省什么房钱,而是为了全他们俩之间的情谊。“好,文骏,你要是到我们杜家小住,我拼尽全力,也要护的你的周全。”

  李文骏笑了笑,便径自落在地上。然后朝着族长拱了拱手,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惊扰到贵族长了。”

  杜玉宇笑道:“道友不必客气,我们杜家敞开大门,欢迎四方来客。尤其是道友你这样惊采绝艳之士,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我们杜家的座上宾。道友,请。”

  于是,李文骏在杜玉寰和杜玉宇这一对族兄弟的陪同下,进了杜家大院。

  杜家大院与其说是一个宅院。倒不如说是一座城中之城,占地面积过了六万亩,这里有茶楼、酒馆、杂货店,也有炼器店,炼丹铺,还有药田。甚至还专门修建了一个花团锦簇的公园。而且这里的天地灵气的浓度明显又比伯贤城高出了一层。

  每一个在杜家稍微有点地位的人,都在这里有个独立的院子,像族长这样杜家的顶尖人物,自然是住在位置最好的院落中,杜家占据的那口灵泉就在族长的院子中。

  一进族长的院子,一股富含灵蕴之气的灵气就扑面而来,沛沛然。浩浩然,让人非常的舒服。李文骏深吸了一口气,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李文骏的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杜玉宇的眼睛,他笑道:“道友如果喜欢这里的环境,可以在我家常住。我家客房可是虚位以待很久了。”

  杜玉宇说的是我家而不是杜家,这里面细小的差别,杜玉寰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唯恐李文骏答应下来。

  李文骏笑了笑,说道:“杜族长。多谢你的盛情。只是我和杜大哥多年未见,很想和他好好聊聊,就不叨扰你了。”

  杜玉寰唯恐族长再说出什么话来,连忙说道:“族长,请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款待文骏,不会让文骏说咱们杜家不好的。”

  在“杜家”两个字上,杜玉寰咬的很重。

  杜玉宇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霭,但是旋即他又故作洒然,笑道:“文骏兄远来是客,只要你觉得高兴,住在那里,都好。呵呵,请。”

  说话间,到了杜族长家的宴厅门前,只见这里有不少人正在等候,为者是一少妇和一名颇有威仪的中年人。

  见杜玉宇回来了,少妇和中年人都连忙迎了上来。少妇一张口,声音软糯,悦耳动人。“夫君,你回来了。”

  杜玉宇呵呵一笑,说道:“回来了。少君,瞧瞧,我把谁带回来了?来来,我给各位介绍一下,文骏兄,这是我的道侣,齐少君,最近刚刚突破到筑基期一层,旁边这位是郑静堂,筑基期七层巅峰的修为,他是少君的娘舅,他也是我们杜家外姓长老中修为最高的一个。少君,郑长老,这位是文骏兄。”

  齐少君福身一礼,说道:“见过文骏兄。”

  郑静堂则是随意地拱了拱手,说道:“见过文道友。”

  李文骏笑道:“在下姓李,李文骏。”

  杜玉宇呵呵一笑,说道:“文骏兄,请吧,筵席已经准备好了,今天咱们可要好好地喝上一杯。”

  进了宴厅,杜玉宇拉着李文骏坐在了他的旁边,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他便开始打探李文骏的底细,言语中,几次三番流露出拉拢之意,想让李文骏加入杜家,成为杜家的外姓长老。

  先不说李文骏根本就没有在青檬山修仙界久留的意思,单单刚才和十四长老打了一架,见识到了杜家的修炼水平后,李文骏对杜家失望至极。别说杜玉宇只是空口白话地拉拢他,就算是把一座金山银山堆在他面前,他也不会答应的。

  李文骏懒得跟杜玉宇敷衍,在杜玉宇第三次流露出招揽他的意思后,便明确地说道:“不好意思,杜族长,我只是来拜访杜大哥的,跟他叙叙旧后,我就要离开了。其他的事情,我不感兴趣。”

  杜玉宇的脸色阴沉了一下,郑静堂的眉头也随之皱了一下。

  齐少君一看气氛变得有些沉闷,便长袖善舞地道:“夫君,今天咱们是给李道友接风洗尘,其他事情,以后再说。来,妾身给你还有李道友倒酒。”

  有了这段插曲,筵席上的气氛再也不复融洽,李文骏也吃的不是很痛快,杜玉宇、齐少君还有郑静堂等人总是让他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跟他们呆在一起,浑身别扭。

  于是,他便端起酒杯,说道:“一路奔波,我已经有些乏了,想早点休息。现在,我就借花献佛,敬杜族长几位一杯。喝完这杯酒,我就想让杜大哥带着我去休息了。来,杜族长,杜夫人还有郑长老,我敬你们。”

  杜玉宇和齐少君端起了酒杯,郑静堂却是冷哼一声,斥道:“好大的架子。”

  李文骏没有理会郑静堂,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把酒杯倾斜,示意他把杯中酒喝干净了,然后便站了起来,朝着杜玉宇拱了拱手,说道:“杜族长,我就先走了。”

  郑静堂冷哼一声,就要起身,坐在他旁边的杜玉宇连忙用手按住了他。“文骏兄,你好好休息,回头,我再去拜会你。”

  等到李文骏和杜玉寰走后,郑静堂怒道:“玉宇,这个李文骏太不像话了?区区一个筑基期一层,咱们青檬山修仙界一抓一大把。你们看看他神态倨傲,态度傲慢,简直就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今天要是不给他一个教训,以后他还不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呀?”

  齐少君也变了颜色,说道:“夫君,娘舅说得对,这个李文骏确实不太像话,你看看他,眼中只有杜玉寰,那里还有你这个族长呀?”

  郑静堂说道:“少君说得对。好不容易,你大族伯那一脉遭到了重创,正是让你这个族长把全族的权力收拢到手中的好机会。杜玉寰和李文骏都不把你这个族长放到眼中,正好借着收拾他们的机会,把你这个族长的权威树立起来。”

  杜玉宇苦笑,说道:“少君,舅舅,你们以为我不想啊?

  可是你们知道这个李文骏是个什么底细吗?就在刚才,在杜家大院的大门口,李文骏和十四长老打了一架,十四长老接连用了黑风葫和豪猪盾两件法宝,都未能奈何得了李文骏,反而让李文骏把他的豪猪盾废掉,还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伤口。

  我看的清楚。李文骏似乎是不想伤十四长老,否则的话,只怕十四长老连命都保不住了。”

  郑静堂脸色大变,难以置信地道:“这怎么可能?”

  “是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李文骏简直就不是人,他打败十四长老,根本没有用法宝,而是用了一件九品巅峰的法器。”杜玉宇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来,“他太强了。”

  郑静堂和齐少君全都惊愕地长大了嘴巴,任凭他们如何想象,也想象不出来一个筑基期一层的修仙者,如何凭借着一件九品的法器去打败一个拿着两件法宝的筑基期七层的修仙高手。

  杜玉宇闭上了眼睛,长叹了一声。“天不助我,咱们只有从长计议了,只盼着李文骏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是在咱们杜家小住吧。”

  李文骏和杜玉寰从杜玉宇的院子中出来,李文骏扫了杜玉寰一眼,问道:“杜大哥,你在杜家的处境似乎不太妙呀?”

  杜玉寰苦笑,他压低声音道:“这些事情,等到了我那儿再说。”

  李文骏知道杜玉寰是担心隔墙有耳,便也没有逼他。他笑着说道:“杜大哥,刚才看着我揍十四长老,你是不是感觉很爽?我替你出气了吧?”

  杜玉寰嘿嘿一笑,竖起了大拇指。“爽,比马杀鸡还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