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001章 死或生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5070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新书上传,请大家多多支持。】

  天元年间,天下大旱,连续数月无雨。

  湛蓝的天空上,炙热的烈日高悬,一丝的云彩都看不到。天地之间,沉闷无声,没有虫鸟鸣叫,没有人声鼎沸,一切都静悄悄的。

  一条蜿蜒的小河,河床干裂,露出纵横交错的大口子,就像是张开了吞噬人命的血盆大口。

  小河旁有一村落,寥寥十几户人家,却是一片死寂,所有的村民都逃荒去了,猪牛羊之类的家畜不是让主人家带走,就是让主人家吃掉,或者干脆活活的渴死、饿死。

  炎阳烘烤着这个小村子,似乎要把村子连带着它下面的土地烤熟一般。

  募然,在靠近村口的一栋房子中,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片刻之后,从窗户那里探出一颗脑袋来。这是一个少年,面黄肌瘦,头凌乱且脏,浑身上下,死气沉沉的,唯一有点灵气的就是他那一双乌黑的眼睛。即便是处在如此的绝境,他那一双眼睛仍然是清澈明亮。

  少年叫李文骏,是本地人,他父亲是个普通的手工匠人,母亲给人浆洗衣服,有兄弟姐妹。原本他们一家过着平淡的生活,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还能吃上两口肉,但是这一次大旱持续时间之久,人的生存都成问题,他们一家也不例外。

  在耗尽家中存粮,镇中的井中再也打不出来水之后,他们一家也随着镇中的人踏上了逃荒的道路。逃荒的人太多,家中兄弟姐妹多,爹娘顾了这个,顾不上那个,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文骏和家人走散了。

  李文骏凭着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和家人团聚的愿望,还有一个牛皮水囊,硬是在和家人失散之后,坚持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他饿了扒树皮,吃草根,渴了,喝水,水没有了,喝自己的尿。但即便是尿,也是越尿越少。

  几天前,李文骏找到了这个靠近河边的村子,他忍饥挨饿,在村子里面一顿翻找,竟然让他找到了半张乌漆麻黑、比石头还硬的面饼。靠着这半张饼,他又坚持了几天。

  饼总有吃完的时候,况且比饥饿更加让李文骏难以忍受的是口渴。炙热的空气从他的鼻腔呼吸进去,就像是把一线火吸入肺中一般,带着一股火辣辣的灼烧,让人难以忍受。

  这个村子周围的树皮、草根之类的能够充饥的东西,都已经让人拔光、挖光了。整个村子的村民也都逃荒走了,如果不是李文骏在这里,这里就是一个无人村了。在大旱之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李文骏本能地知道不能继续在这个村子待下去了,待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只有离开这里,才能够寻找到一条活路,一条希望极其渺茫的活路。

  太阳太毒,李文骏不敢出去。在太阳底下行走,会大量的消耗他的体力,更重要的是会让他体内的水分大量的蒸。如今,他无论是体力,还是水分,都损失不起。

  他能做的就只有等!等到太阳落山,天气凉快下来的时候,再踏入外面那没有一丝水分的世界。

  干等是不可能的,那样只会让人忍受不住饥饿和干渴的折磨,会让他忍不住把水囊中仅剩下的一点点水喝下去。没有了这一口水,他就真的只有等死了。

  李文骏重新在背阴的地方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强逼着自己睡觉。眼睛一闭,四周冷清到可怕的程度,唯一的声响就是他的呼吸声。

  呼吸声呼哧呼哧的,带着一股撕心裂肺的声响,听在耳中,令人不寒而栗。

  饥饿、干渴、身体的虚弱、对亲人的思念、对死亡的恐惧、无边的孤独、燥热的空气……无数的负面状态缠绕着他,让他久久不能睡去。

  良久,李文骏重新睁开了眼睛,外面太阳已经落山了,落日的余晖倾洒在大地上,似乎是在跟少年做着最后的道别。

  李文骏没有敢马上出去,太阳下山,不代表着外面就凉快了下来,他还要再等等。

  又等了大概一个时辰,天彻底黑了下来,天上一轮弯月有气无力地悬挂着。

  李文骏把自己的几件宝贝整理了一下,牛皮水囊,一根枣木棒槌,一根火把,还有燧石,一条布单子包裹着的一身换洗的衣服。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了。

  牛皮水囊是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带出来的。枣木棒槌也是他从家里带出来的,是他妈妈给人浆洗衣服用的工具,二尺长,手臂粗细。包裹单子和衣服也是从家里带出来的,都已经是又脏又破了。火把和燧石是他从这个临时落脚的村子里面找到的。

  借着朦胧的月光,李文骏走出了村口,他也不敢去点火把,他不敢让自己有一丁点的浪费,好在有月亮,勉强能够看得清楚道路。

  李文骏已经连续思考了两三天时间,他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缺水少食,其中水是最为致命短缺的东西。只要能够找到水源,水源的周围可能会有野生植物的存在,那么他也就同时解决了水和食物的问题。

  李文骏决定沿着河床走,这里毕竟曾经是条河,说不定在什么地方,地势低洼,有可能还存留了一些水。

  这是李文骏想出来的求生之路,至于能不能如愿找到水,他只能强迫自己去相信一定能够找到。

  沿着河床,李文骏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他身体虚弱,体力匮乏,却凭着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咬着牙关,坚持着走了多半个晚上。

  然而这多半个晚上,他一点收获都没有,别说水了,连一根草都没有看到。天气这么旱,草不是被人畜吃掉了,就是枯死了。干巴巴的枯草,李文骏也不敢吃,难以下咽不说,还消化不了,只会加剧他的惨淡状况。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李文骏不由的着急起来。根据他的经验判断,明天很有可能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如果在太阳底下暴晒一天,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他连忙冲上河堤,四处张望,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和他刚刚离开的村子差不多的地方,还让他躲避一下烈日。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里就是一片荒野之地,别说村子了,就连茅草屋都不见一座。

  李文骏失望地把目光收了回来,突然,一抹极淡的绿色闯入到了他的视线中。他精神不由得一振,连忙细看。就见在河床上,有一片芦苇。那抹绿色就是从那片芦苇中闪烁而出的。

  李文骏无暇多想,撒开脚丫子冲了过去,冲到了芦苇丛中。

  这片芦苇荡面积不小,差不多有半亩大小,芦苇相互盘错,绝大部分都已经干枯透了。有一小片芦苇倒伏在地上,那抹绿色就来自这里。

  李文骏一把把这片芦苇掀开,他惊喜地现地皮还没有干透,比旁边的土地多了一分水汽。

  李文骏大喜过望,他连忙找来了一根树枝,在地上挖了起来。功夫不大,他就刨出来了十几根芦苇根。他顾不得清理芦苇根上的泥土,连泥土带着芦苇根一起丢到了嘴里。

  一咬,苦中带着一点点甘甜的芦苇根汁液挤了出来,李文骏好像是吃到了普天之下最甘美的食物一样,闭着眼睛,享受了起来。

  吃了两根,李文骏不敢再吃下去了,他不敢保证自己以后还会有这份好运,还能够再挖到芦苇根。他打开水囊,把所有的芦苇根都塞到了水囊中,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保证芦苇根上的水分不散失。

  李文骏又小心翼翼地把刚刚挖过的土地又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更多的带有水分的芦苇根之后,他跑到了河|南岸,贴着河堤的内侧躺了下来,准备躲避即将升起的烈日。

  靠着这十几根芦苇根,李文骏奇迹般地又坚持了三天,这时候,他已经离开他曾经落脚的那个村子有上百里路了。只是芦苇根又能够给他提供多少水和营养?他的身体越的虚弱起来。

  在又一次落日之后,李文骏打开水囊,查看了起来,里面只有最后一根芦苇根了,另外还有最后一口口水。他再次面临着断绝食物和水的危险。

  李文骏能做的就只有继续沿着河床前行,寻找水源了。如果他不能够重复他的好运,他就真的再坚持不下去了。

  李文骏把最后一根芦苇根放到了嘴里,细细地咀嚼着,他要把芦苇根上的每一根纤维都嚼断嚼碎,把上面蕴含的每一丝水分都吸吮出来,把它的所有价值都挥出来。

  吃完芦苇根后,李文骏把水囊举了起来,水囊中传出来刺鼻的尿骚味。他想了想,又把水囊塞好,这里面剩下的最后一口水,不到最后关头,他绝对不能够动用。

  强行抖擞了一下精神,李文骏重新踏上了求生的渺茫之路。

  天空中悬挂着的月亮已经接近了圆形,再过几天就是十五了。不知道父母还有兄弟姐妹他们是否团聚在一起,他们是否曾经想起过他?

  狠狠地摇了一下头,李文骏强迫自己不要有任何软弱的情绪,这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