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016章 院首周维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4962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o16章院周维

  继续求推荐票和收藏

  ※

  那和尚松开了抓着李文骏的手,关心地道:“周兄,你怎么出来了?你的病可见不得风。”

  周维摆了摆手,他蹙着眉头看着李文骏,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你半夜闯入我三山书院,真的只为读书吗?”

  李文骏忙道:“千真万确,绝无虚假。”

  周维点了点头,他朝着书童吩咐道:“去把门房老张给我叫来。”

  “是,老爷。”书童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去叫门房了。

  片刻之后,门房跟着书童走了过来,他一见李文骏,就喊道:“你是怎么进来的?我怎么没有看见你进来?”

  “老张,我问你,这位小兄弟说他曾经想进入书院,跟我学识文断字,可有此事?”周维问道。

  门房忙道:“院老爷,确有此事。这人说他想跟你读书,我问他读了几本书,他说他不认识几个字。你收的学生都是有名的神童,都是值得调教的人,他竟然连几个字都不识,就想进咱们书院,咱们书院的名声不得让他给败坏了吗?他都十五岁了,学什么都晚了。所以我就没有向您汇报,就擅自做主把他轰走了。如果小的有做的不对的地方,请院老爷责罚。”

  “原来如此。小兄弟,你的年纪确实大了,又没有什么基础,确实不适合留在我三山书院。这样,你要是想读书的话,我可以跟你留书一封,给你介绍一位老师。”周维说道。

  李文骏忙道:“院老爷,我就是想跟着你读书。我读书不是想考功名做状元,只是想以后寻找家人的时候,能够更方便一些。”

  “寻找家人?此话怎讲?”周维问道。

  “不敢有瞒院老爷,我并不是本县人,而是从数百里外的奉先县逃荒至此,我们那里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灾,数月无雨,河干井枯,没有水喝,也没有粮食可吃,不管男女老少全都四散逃荒,我和家人失散,孤身逃荒至此,我希望有一天还能够和家人会和。如果我能够认得一些字,懂得一些学问,日后寻找家人起来,也方便一些,至少可以自己写一张寻人告示,做个记录什么的。”

  李文骏没有把他想拜周维为师的所有目的都说出来,人心难测,他可不想泄露他手里面有记录着仙家手段的书籍的事情。

  “你撒谎!据贫僧所知,奉先县距离这里,有六百余里,你一个十几岁的娃娃,怎么可能只身逃荒到这里?这是很多成年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你想博取可怜,也不能编撰这种谎言呢。周兄,这人一看就不老实,还是让我送他去见官吧,一顿杀威棍下,足以让他把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全都抖落出来。”那和尚说道。

  “我所言句句属实,要是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李文骏竖起了手掌,表情严肃地誓道。

  “既然你坚持没有说谎,那你就说说你是如何逃荒到此的?别怪贫僧没有提醒你,周院为官多年,审案断狱数载,可谓是阅尽世间百态,识尽各色人等。他见过的罪犯多了,心虚之人为自己狡辩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会使什么小动作,他心知肚明。你有没有说谎,他一看便知。要是周院认定你撒谎,贫僧非拿你到县衙过过堂不可。”元智和尚厉声道。

  李文骏朝着周维和元智和尚拱了拱手,说道:“院老爷,大师,我这就讲讲我的一些经历,请二位看看我有没有说谎。”

  周维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道:“你说吧。”

  李文骏开始讲述他的经历,当然,为人不可轻交一片心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故而他曾经胸前冒出绿光,以及冒绿光前后受伤、伤势痊愈的细节,他没有说。说到这些地方,他都是一笔带过,或者干脆不说。

  花了足足一个多小时,他才把他的经历讲完,然后束手站在周维面前,又朝着周维拱了拱手,道:“院老爷,我讲完了。”

  根据多年审案的经验,周维基本上可以断定李文骏没有说谎,但是可能隐瞒了一些什么细节。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徒步跋涉数百里,从干旱之地逃荒到三山县,这中间肯定有一些不便为外人道的细节。

  周维不打算去追查这些细节,他对李文骏小小年纪就能完成如此壮举,还是有几份钦佩之意的,对李文骏想读书认字,好日后方便寻找家人的用心,更是深表赞同,他本人就是一个极重亲情的人,越地觉得李文骏这个小伙子不错。

  “我佛慈悲。”元智和尚双手合什,宣了一声佛号,“看来是贫僧误会小施主了。如果不是亲耳所闻,贫僧都不敢相信小施主能够逃荒到这里,中间竟然吃了这么多的苦头。周兄,你虽然已经致仕,但是在朝中应该还有三五好友,奉先县那里遭遇如此大旱,生灵涂炭,实在是一大灾难,还请周兄能够仗义执言,给你的朋友写封书信,请他们奏请圣天子,赶快拨款拨粮赈灾呀。”

  “大师所言甚是,周某正有此意。”周维看了李文骏一眼,“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李文骏见周维态度和蔼,情知有戏,态度越的恭敬,回道:“回院老爷的话,小人李文骏。我这名字还是我爹花了五十个大钱,请一位先生起的。”

  周维点了点头,说道:“你逃荒至此,意欲和失散许久的父母团聚,乃是人之常情,也暗合我朝立国之本。周某感念你的至孝至诚之心,还有你有勇有谋的表现,决定破例收下你。我允许你滞留三山书院三个月时间,之后,我也不耽误你去寻找家人,和父母团聚了。这三个月,周某会安排专人,对你进行辅导,能够掌握多少字,学得多少学问,我不过问,一切要靠你自觉努力。你可明白?”

  李文骏大喜,双手抱拳,朝着周维一揖到底,说道:“多谢院老爷开恩,准我留在书院读书识字,我一定会努力的。”

  只要能够留在三山书院,他总能找到机会,向周维请教的,故而对周维表示不会亲自辅导他,李文骏倒是没有什么遗憾的。

  周维又问道:“你在县城可有住处?如果没有,我让人给你安排一下,暂且在书院住下。”

  李文骏却不想住在书院,住在这里,多有约束,最关键的是如果他住在书院,有可能当他能够有能力学习老道遗留下来的那两本书的时候,会受到外界的干扰,特别是如果有人跟他争抢这两本书的所有权的话,他可没有足够的信心来保全这两本书。

  “院老爷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已经在县城租了一个地方住,就不占用书院的资源了。”李文骏一副诚恳的模样。

  周维不在意地道:“也罢,周某也不强求你了。老张,送李文骏出去吧。等到明天,李文骏你再来报到,周某会给你安排好你的识字先生的。”

  “多谢院老爷。”李文骏再次感谢道。

  目送着李文骏跟着门房老张离开,元智和尚眯着眼睛,说道:“周兄,李文骏的经历值得同情,但是贫僧觉得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他的言辞是真是假。他给我的感觉,似乎隐瞒了很重要的东西。别的不说,一个逃荒至此的十四五岁的少年,竟然有钱租房子住,这就值得怀疑。”

  周维刚要说话,突感喉咙不适,猛烈地咳嗽了起来,半晌,他才止住这让他倍感不适的剧咳,他有气无力地挥了挥衣袖,说道:“如果大师觉得有必要去调查,你就自己调查去吧,周某实在是没有心情把精力耗费在这种小事上。”

  元智和尚讪讪一笑,说道:“我这也是为周兄的安危考虑。既然周兄都不在乎,贫僧就不枉做小人了。来,周兄,且让贫僧扶你回书房,贫僧继续为你把脉。”

  第二天,李文骏一大早就赶到三山书院报到,周维果然为他安排了识字老师,这是一名有功名在身的秀才,名叫卢夏雨,三十多岁,靠在三山书院教书为生,三山书院很多小孩的启蒙教育都是他在做。

  卢夏雨在周维那里已经听说了李文骏的故事,在门房老张把李文骏带到他面前之后,并没有为难李文骏,先是温言勉励了李文骏几句后,就拿出了几本书,交给了李文骏。

  这几本书都是蒙童的启蒙教材,《千字文》、《百家姓》、《弟子规》等,都是书院中非常常见的书籍。

  卢夏雨先把《百家姓》给李文骏通读了一遍,然后又简短地给李文骏讲解了一番,然后就让李文骏拿去背诵了。

  转眼间,李文骏在三山书院学习了一个月的时间,他急着能够掌握老道曾经展示过的仙家手段,故而学习的动力十足,其进取心之强,比三山书院中那些想高中状元的读书人只强不弱。

  仅仅用了一个月,他就把那几本启蒙读物上的两三千字全部掌握,不仅仅知道它们怎么读,还知道它们怎么写,又是什么样的含义。

  感谢残年留念的打赏,谢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