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003章 妖怪?神迹?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5476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新书上传,大家多投推荐票,多点击,谢谢。】

  李文骏顾不得大腿上的疼痛,勉力站了起来,拖着伤腿,朝着柴刀蹒跚而去。

  狼抬头看了看李文骏,它现了李文骏的动作,但是刚刚受到重击的脑袋让它的反应有些迟钝,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等到李文骏距离柴刀已经很近的时候,狼彻底清醒了过来,它身子一弓,箭一般冲了出去,它誓要将这个打了它脑袋的人类撕成碎片。

  李文骏已经很难完成弯腰捡刀的动作,他有伤在身,身体不便,狼又在后面紧逼,他干脆猛地往前一扑,扑在地上,把柴刀抓在了手中。

  李文骏没有逃难之前,跟隔壁的家的一位镖师大叔学过几天把式,那镖师说他不是学武的材料,掌握不了武术的精髓,教了他两天,就不管了,不过李文骏总是怀疑是镖师嫌他家穷,怕他勾引他们家那个满脸都是雀斑的女儿。

  李文骏在扑身抢刀的瞬间,又想到了隔壁家的镖师大叔,如果他看到自己的这一扑,会不会说他是百年不遇的武学奇才呢?

  胡思乱想中,李文骏抓住了柴刀,这时候,狼也扑了过来。

  李文骏抓着柴刀的手往后一挥,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噗的一声,李文骏听到了刀入皮肉的声音,有什么滚烫的东西溅到了他的手上、脸上和身上。

  他凝神细看,赫然看到柴刀好巧不巧地砍到了狼的脖子上,柴刀卡在了狼脖子的骨头里面,连狼的气管都砍破了。

  如此重创,狼站都站不稳了,身体摇摇晃晃,脚步蹒跚。不一会儿的工夫,它的身子一歪,正好砸在了那一汪水里面。

  水花四溅,本就不多的水全都飞溅了出去,水洼中的水瞬间见了底。

  “不……”

  李文骏大吼一声,他这次拼了命,一条腿都断了,就是要从狼吻下把这仅存的一点水抢到手,结果竟然让狼给弄没了,这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李文骏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他跳着蹦到了水洼旁,把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的狼给拖到了水洼外,他低头一看,水洼里面只剩下烂泥浆,就算是有水,也是和泥土混合在了一起。

  李文骏不管不顾地趴在地上,把烂泥浆抓在手中,往嘴里面送。烂泥浆中的水让李文骏陷入到了疯狂之中。他的手不断地探出,又缩回来,手在抓泥浆的时候,连泥浆下面的土都给抓了起来。他大腿上的血也流到了水洼之中,将水洼染成了艳红色。

  恍惚间,李文骏似乎抓到了一个什么硬物,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把硬物连带烂泥浆一起丢到了嘴里。

  那硬物入口即化,顺着他的喉咙、食管滑入到了他的肠胃中。

  倏然,一抹绿光从他的胸前透射了出来,李文骏低头一看,那抹绿光让他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遇到妖怪了?

  更多的绿光从他的身体中透射出来,如此诡异的状况,让本就疲惫不堪且受了重伤的李文骏大叫了一声“妖怪呀”,随即眼前一黑,很干脆地晕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是短短的几分钟,也许是一瞬间,李文骏睁开了眼,他有些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的胸前,那里再没有绿光透出。

  李文骏爬了起来,他惊讶地现他的大腿一点都不痛了,让狼咬断的大腿竟然完好如初,不但不流血了,就连让狼咬去肉的地方也恢复了原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是在做梦?

  李文骏朝着周围看去,狼的尸体就横亘在水洼的旁边,柴刀卡在它的脖子上,鲜血正渗出来。狼吻那里,依然是鲜血淋漓。

  刚才的一切并不是假的,而是真的,但是李文骏腿上的伤不知为何,自己就好了。

  这是神迹!

  没有多少阅历的李文骏只好将之归为无所不能的神,这或许是某位传说中的神仙见他吃得苦太多了,伸手帮了他一把。

  李文骏跪在地上,冲着天空磕了几个头,感谢过路的神仙搭救他。

  拜完神后,李文骏把卡在狼身上的柴刀拔了下来,然后趴在狼身上的伤口处,就着汩汩流出的狼血,喝了起来。

  狼血带着一股独有的腥味,并不好喝,但是对于饥渴了数天的李文骏来讲,这就是天底下最好的美味了。

  喝了许久,李文骏打了一个饱嗝,这时候,这头狼身上的血基本上也让他喝干了,他这才意犹未尽地挪开了嘴巴。他擦掉了嘴角的血迹,拿起了柴刀,开始给狼尸剥皮。

  李文骏的父亲是个皮匠,靠跟人硝制各种动物的皮革,制作皮衣为生,偶尔也给牛羊之类的动物剥皮,李文骏也学了几手,技术上无法跟父亲相比,但是完整地把一张狼皮剥下来,对他来讲,还是可以做到的。

  剥了一会儿,李文骏感觉到了热,他抬头一看,太阳已经升的老高,继续在太阳底下给狼尸剥皮,会让他消耗大量的体力,损失大量的水分,不划算。他不敢继续下去,他准备把剥了一半皮的狼尸拖到比较阴凉的地方。

  突然,李文骏的目光又扫到了水洼那里,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泥浆的水和土重新分离,水漂在了上面,数量不多,只有薄薄的一层,还没有半指深。如果李文骏不管不顾,估计用不了一天的时间,让太阳一烤,这点水都得蒸干净。

  李文骏连忙跑到河堤那里,把水囊捡了起来,他又折了一节比较粗的芦苇,趴在水洼旁,将芦苇的一端插在水中,把水洼中的水吸到嘴里面,然后再吐到水囊中,就这样,他一点点地把水洼中的水全都搜集了起来,堪堪装满了水囊。

  李文骏擦了擦头上的汗,拖上狼尸,躲到了阴凉的地方,身子一歪,和衣睡了起来。他昨天晚上赶了一晚上的路,又是和狼打架,又是剥狼皮,折腾了这么久,早就累了。

  金乌落下,玉兔升起。

  李文骏醒了过来,他重新拿起了柴刀,继续给狼尸剥皮,今天的月亮只剩下一个月牙了,月色明显没有前几天亮,按理说李文骏应该是看东西比较困难的,但是他却没有现他就像是置身在满月的夜空下一样。

  李文骏有些生疏地把整张狼皮剥了下来,然后将之摊开。他又用柴刀把狼尸身上的肉全都割下来,将它们挂在已然干枯的灌木上,准备将它们晾干后,带着当干粮。

  一只狼上百斤重,李文骏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肉都带走,他只是挑选最肥美的几块肉割了下来,大概有五六十斤的样子,晒干后,大概能够有一二十斤左右。再多,他就无法带着长途跋涉了。

  李文骏又在原地呆了两天,这两天,他靠着吃烤狼肉挨了两天。那几个让狼咬死的人身上的衣服,也让他捡干净的剥了下来,从他们的身上,李文骏还摸出来一钱银子外加几十枚铜钱,也让他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至于掩埋他们的尸体,李文骏只能表示爱莫能助,他既没有趁手的工具,也没有足够的体力去掩埋他们,只能继续让他们曝尸荒野了。

  等到第三天,狼肉基本上晒干后,他把狼皮和晒干的狼肉全都卷到了一起,用旧衣服搓成的绳子捆在一起,背在身上,重新踏上了寻找生路的旅程。

  这次和狼狭路相逢,虽然凶险,但是结果很好,这让李文骏一度差点放弃的求生欲|望又重新旺盛了起来。

  因为有狼肉可以吃,有水可以喝,李文骏的体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补充,每天晚上赶路的度要快一些。

  又接连赶了几天的夜路,这一天,他站在河堤上,朝前张望,天边的绿色连成了一条线。李文骏差点哭出来,终于他要走出干旱区了。

  望山跑死马,李文骏又足足赶了一个晚上的夜路,第二天,他终于看到了一块农田。田地中的玉米杆有气无力地长着,地也有些干,但是玉米的秸秆总体来讲,还是绿色的。

  李文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吸到鼻腔中的空气也彷佛多了一份湿润。

  这些玉米还没有到结穗的时候,有的连苞衣都还没有长出来,即便是长出来的,也是瘪瘪的,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看到这些玉米,说明这里有村镇,李文骏忍住了冲出去啃玉米秸秆的冲动,他准备找到村镇,好好地喝上一碗热粥,吃上几个肉馅的包子,好好地慰劳一下自己的肚子。

  为了探明方向,李文骏再次站在河堤上,往前张望,他惊喜地现一直是干涸的河道,在前方终于有了河水的存在。河水蜿蜒,就像是一条银蛇趴在河道中一样。

  连续多日没有看到水的李文骏欣喜若狂,冲下河堤,大步流星地冲到了河水之中,趴在水中,痛饮起来。一直到肚子喝的鼓胀起来。他又把水囊取了出来,洗了又洗,等到把里面的异味洗的差不多了,再重新找了一块没有被搅动的河水,把水囊灌满了清澈的河水。

  李文骏又望了望河水,心中一动,他朝周围看了看,附近不像是有人的样子,于是,他脱光了衣服,再次冲入河水中,好好地洗了一个澡,换上了一身还算是齐整的衣服。

  替换下来的衣服,李文骏全都简单地洗了洗,搭在了岸边的灌木上。太阳已经升了起来,今天又是一个艳阳天,要不了多长时间,这些湿衣服就会晒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