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610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9325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61o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烽火连城护山大阵的防御力之强,有点出了李文骏的预料,按照常理来讲,他一个人就足以对护山大阵造成极大的威胁了,何况,还有和他境界相同的鲤鱼将军李玉江和他一起出手,或许论起真正的战力来,李玉江比不上他,但李玉江也是实打实的出窍真祖。

  两位出窍真祖一起出手,还有康元帅和拓跋晴两个元婴真人一起协助,应该是很容易能够破掉烽火连城的护山大阵的,偏偏,他们四个联手,攻击了这么长时间,护山大阵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这让李文骏不得不认真了起来,他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盯着护山大阵看了半晌,对李玉江道:“你来,还是我来?”

  李玉江知道李文骏是什么意思,主人有事,自然是奴仆服其劳,他忙道:“主人,还是我来吧。两位姑娘,你们退后,看我怎么破开烽火连城的这个乌龟壳。”

  拓跋晴和康元帅一起退后,和李文骏站在了一起。

  李玉江将他的法宝举了起来,全身的真元往法宝中涌去,瞬间,法宝变得如同大海一般湛蓝,似乎是将无穷的海水凝聚在了这件小小的法宝上。

  李玉江将手一挥,一股蕴含着毁天灭地般威势的水流疾射而出,狠狠地撞击在了护山大阵上。

  这股水流的力量极大,乃是李玉江压箱底的绝招。专门用来攻击坚固的物体。在水流持续不断地冲击下,躲在护山大阵中的烽火连城的弟子们更换晶石的度就更快了,但是认真起来的李玉江挥出来的力量太过恐怖,也就是一会儿的工夫,护山大阵上面开始出现细密的裂缝,这是能量无法及时跟上,而导致防护罩受损才造成的。

  李文骏眼睛一亮,蓦然往前一冲,荡魔棍一捣,轰隆一声。将烽火连城保护起来的护山大阵登时出现了一个大洞。这个大洞大概有几间屋子那么大,在它出现后,马上就开始自动修复了起来,修复的度很快。肉眼都能够看到。

  不过护山大阵破了一个洞。这对李文骏他们来讲就足够了。李文骏身形一动,就从那个大洞中钻了进去,康元帅、拓跋晴和李玉江紧随其后。也跟着进入到了烽火连城的山门中。

  烽火连城的山门是一个巨大的牌坊,是用一整块精金石雕刻而成,是烽火连城雄厚实力的象征之一。李文骏抡起荡魔棍,在牌坊上一捣,法器难伤的山门轰然倒地,重重地拍在了地上,激荡起来的巨响瞬间席卷了整个烽火连城。

  “烽火连城的人都给我滚出来。”李文骏杵着荡魔棍,朗声道。

  护山大阵被破,山门也让李文骏给捣毁了,躲起来的烽火连城的门人弟子再也不敢继续躲下去,纷纷从藏身之地钻了出来,不过他们也不敢靠近李文骏,唯恐李文骏用荡魔棍给他们来两下。

  “让晏叔武出来见我。”李文骏懒得跟烽火连城的普通弟子计较,他指名道姓让晏叔武出来。

  一位金丹老祖站了出来,他朝着李文骏深施一礼,才恭敬地道:“前辈,不是我们骗你,而是大城主早已经失踪很多年了。当年,大城主前往星女宗,怂恿晟真人组织人手,远征绝命崖失败后,大城主就失踪不见了。不单单是他,就连我们烽火连城其他几位元婴真人也都没有了踪影。晚辈所言,句句属实,你要是不信,可以向本门其他金丹老祖求证,晚辈但有一句妄言,甘受前辈任何处罚。”

  李文骏皱起了眉头,他的神识一直锁定着这位金丹老祖,并没有感觉到他有说谎话的迹象,他一挥手,那金丹老祖不受控制地飞到了李文骏的手中,他随即把手放到了金丹老祖的头上,施展开了搜神术。

  很快,李文骏就搜神结束,他翻遍了这位金丹老祖的识海,现确实如同那金丹老祖所言,晏叔武已经失踪多年了。自从烽火连城确认晏叔武失踪后,烽火连城就封闭了山门,谢绝一切访客,也不允许任何弟子外出。

  至于这个让李文骏也觉得棘手的护山大阵,乃是晏叔武离开的时候,拿出来的一套阵旗阵盘所为,威力如何,今天之前,就连烽火连城的人都不知道。

  李文骏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想到晏叔武竟然失踪了几十年,仔细算来,晏叔武失踪的时间和郦晟媛失踪乃是前后脚,这里面是有关联,还是一种巧合?

  想了半晌,李文骏不得头绪,他用脚踢了一下瘫软在他脚下的那位金丹老祖,冷声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去带几个人,替我把晏叔武的家眷抓起来,然后压到我面前来。”

  那金丹老祖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呢,让人搜神的后果,他很清楚,不死也得变白痴,没想到他竟然捡回了一条命。他忍着脑袋的不适,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带上几个人,冲进了烽火连城,去抓晏叔武的家眷了。

  因为李文骏已经对他搜神过,那金丹老祖也不敢搞鬼,更不敢防水,阳奉阴违,他用了最快的度,老老实实地把晏叔武留在烽火连城的家眷全都抓了起来,这里面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既有晏叔武的偏房、侍妾,也有晏叔武的儿子、女儿,还有仆人,零零总总,有四五百号人之多。

  李文骏神识一扫,把这些人跟那金丹老祖的记忆一对照,确认无误后,朝着李玉江使了个眼色。李玉江眼眸中厉色一闪,他随意地举起了手,朝着聚在一起的人群一拍,一张大手蓦然在空中出现,如同一座山一般。朝着晏叔武的家眷压了过去。

  啪的一声,骨肉飞溅。

  当大手落下时,晏叔武的数百家眷尽数被拍成了肉饼,无一存活。

  李文骏可没有什么祸不及家人的念头,在修仙界,斩草不除根,后来反被遗漏者反杀一通的例子比比皆是。

  烽火连城的几万弟子同时打了个寒战,他们没想到李文骏连审问都不审问一下,就把晏叔武的所有家眷全都处死了。

  李文骏冷声道:“晏叔武的徒子徒孙也都站出来,还有离去的两位元婴真人的家眷、徒子徒孙也都出来。”

  “李文骏。你太过分了。你就不怕日后遭到报应吗?你今天如此屠戮我们烽火连城,日后,这也会应到你身上的。”晏叔武的一位弟子跳了出来。

  “杀。”李文骏连解释都没有解释一句,只是冷冰冰地哼了一声。

  这次是康元帅冲了出去。晏叔武的弟子根本抵挡不住。连两招都没有坚持住。就让康元帅一耙子给耙成了两截,身消道殒了。

  “都快点,不要逼我动用搜神术给你们一一搜神。”李文骏冷声道。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一声“刀下留人”。

  李文骏顺声望去,现不知何时,拜月教的教主田晓漪还有桃真人一起赶了过来,因为护山大阵没有人主持,这两位元婴真人联手,很容易就在护山大阵上打了个洞出来,而制止李文骏继续杀人的正是田晓漪。

  李文骏看着田晓漪,说道:“我要个解释。”

  田晓漪说道:“前辈,杀人从来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你除了泄一下心中的怒火外,什么都得不到。不如你把烽火连城该死之人全都买个我们拜月教,我们拜月教可以在他们的身上下禁制,将他们的命运操持在我们手中,让他生,他救生,让他死,他就死。日常的时候,我们会让他们做苦役,采矿,收集药草,那里危险,就让他们去那里,如果日后前辈还要组织人手远征绝命崖,他们就是在前面冲锋陷阵的绝佳炮灰。你看,有这么多好处在,不比把他们杀死更好吗?”

  桃真人也道:“师傅,如今晟真人失踪,下落不明。你杀这么多人,或许不祥,还不如留他们一命,让他们戴罪立功吧。”

  李文骏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好吧,除了晏叔武的徒子徒孙外,其他人可以交给你们处置。记住了,如果我现你们拜月教的管理出现了一点纰漏,我可是要追责的。”

  田晓漪凛然道:“晚辈以项上人头担保,只要他们落在我们拜月教手中,除非是死,否则,他们永无解脱之日。”

  李文骏挥了挥手,如果有更好的办法,他也不像杀太多的人,毕竟,当年追杀他,害得郦晟媛失踪的是晏叔武,杀了晏叔武的家眷和徒子徒孙,也就差不多了。

  田晓漪大喜,这次如果能够接管烽火连城的部分弟子,让他们为奴,那么拜月教的实力必然暴涨,从而一跃成为阳山修仙界的第一大势力,烽火连城所有的元婴真人都失踪了,星女宗也是元气大伤,只有他们拜月教不但没有损伤,反而实力大涨,自此以后,无论是烽火连城还是星女宗,都无法再和拜月教相提并论了。

  处死了晏叔武的徒子徒孙,又让烽火连城陪了他一大笔晶石,李文骏这才带着拓跋晴、康元帅和李玉江离开了烽火连城。临走前,他和李玉江等一起把整个烽火连城搜索了一遍,还是未能找到晏叔武的踪迹,看样子,晏叔武应该是躲在了一个未知的地方,根本不在烽火连城。

  李文骏有些悻悻然,晏叔武一直是他心中的一个节,这个节打不开,让他很不爽。

  拓跋晴和康元帅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导了半天,才能李文骏把这件事放到了一边。

  李文骏等重新返回了拜月教,他正准备部署更多的人手前往绝命崖的时候,就见一个传讯纸鹤晃晃悠悠地朝着他飞了过来。

  拆开传讯纸鹤,看完信上的内容,李文骏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封传讯纸鹤乃是云韶老祖给他过来的。云韶老祖乃是芳真人的二弟子,也是芳真人现存所有弟子中。辈分最大,能力最强的一个,李文骏在她的识海中种下了奴印,乃是李文骏的仙奴。

  李文骏很少和云韶老祖联系,云韶老祖基本上也不主动联系他,这是因为以前芳真人一直比李文骏强,李文骏和郦晟媛又都长期呆在星女宗,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让李文骏知道。

  但是这一次,云韶老祖却传递给李文骏一个惊人的消息,芳真人已经和杰真人、敏真人带着几个心腹弟子。从星女宗逃走了。他们通过传送阵,离开了星女宗,到了绝命崖。

  这个消息实在是把李文骏给震惊的不得了,星女宗可是阳山界三大势力之一。甚至曾经一度是阳山界最强的力量。这才过去多少年。星女宗竟然堕落至斯,先是让三头狮祖、鲤鱼将军藏身在门派中,如今。更是门派中的几位元婴真人全都叛逃,去了绝命崖,和人族修仙者的死地为伍。

  李文骏很是有些想不通,但是仔细一想的话,似乎又没有什么不能想通的。修仙者奋斗一生,无非是为了能够获得永生,但是想获得永生,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需要克服重重困难,战胜无数的对手,才有那么一线渺茫的希望。

  像杰真人,他不是星女宗的嫡系,他在星女宗的道侣早就死掉了,他只身将金乌圣女韩腊梅一人教育长大,可以说是又当师傅,又当师娘一样,他本以为经过他的精心培育,能够让韩腊梅坐上星女宗宗主的宝座,谁想到半路杀出个郦晟媛来,在李文骏的强力支持下,硬生生地把已经到手的掌门印信给抢走了。

  再说芳真人,她本是执掌星女宗数百年的强者,更曾经是阳山修仙界的第一人,但是就因为她外出寻找机缘,意外受伤,而导致实力大损,她不得不把掌门的权力交出来,她本属意韩腊梅,却在李文骏和郦晟媛的强势下,不得不改变原来的计划,将掌门之位传给了郦晟媛。

  之后,芳真人又希望能够和李文骏合作,从李文骏那里换几位生机宝丹,把她身上的伤治好,但是李文骏始终都不肯答应。

  敏真人也是,也有她的难处。

  遍观三人,都是在修炼的道路上遇到了出了他们能力的事情,那横亘在他们面前的难题就像是阻挡了他们前进的险峻山峰,单凭他们的力量,是无法攀登过去的。

  如今,大荒界、倭海界和桃水界三大妖修界的大能跑到了这一界,他们表现出了强大的力量,也让他们看到了克服这些难题的希望,再加上,她们又得罪了李文骏,生怕李文骏迁怒到他们身上,为了自身性命还有未来着想,抛弃人族,投奔妖族,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说句不好听的,人族能够豢养妖兽,妖修同样也可以多几个人族的奴仆出来。况且,三头狮祖他们或许会给出更好的条件来,由不得芳真人他们不动心。

  三头狮祖做为出窍真祖连续多次穿越界道,安然无恙,他的身上一定有上等的疗伤丹药,单凭这一点,就能够给芳真人带来相当大的吸引力了。

  李文骏摇了摇头,这可真是财帛动人心,只要好处足够多,连祖宗都可以不认。

  感叹了一番后,李文骏没有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无论是芳真人,还是杰真人、敏真人,他都不是太放在心上,要说遗憾,那就是敏真人竟然也投奔妖族了,想当初,他们之间还是合作的挺愉快的,没想到才短短几十年过去,就物是人非了。

  李文骏把传讯纸鹤随手烧掉,然后就开始思考如何对付绝命崖了。

  坦白讲,单凭李文骏一个人的力量,要收复绝命崖,难度实在是太大了。他这边,除了他之外,还有两只巨鹰和鲤鱼将军李玉江,一共四位出窍真祖,元婴真人的数量要多一些,也不过十几个而已,而绝命崖那边,单单出窍真祖就有十几个,双方的力量对比实在是太悬殊了。

  如果李文骏只是想搞个破坏,弄个暗杀什么的,他这边的力量足够用了。但是如果是面对面、硬碰硬地厮杀,他这边就吃不住劲儿了。

  这还是其一,最让李文骏担心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另外一件事。

  如今,绝命崖的妖修们只是把注意力放到了另外一个界,兴趣根本就没有在人族这一边,如果那天,他们突然想找个乐子,或者是觉得人族这边碍眼了,十几个出窍真祖联手,足以把整个阳山修仙界荡平,就算是他,也得吃个大亏,弄不好他的手下得全都陨落,除非是他把康元帅、拓跋晴等全都收到生命之空中,早早的找个地方冒起来,让妖修们找不到他。

  真要是说起来,李文骏如今想在阳山界找个地方躲起来,都不太容易。阳山界连通其他界的界道已经关闭了好几个,密山界,他去不成,倭海界,他也去不成,大荒界,更是去不成,仅有的两个能够去的,还都是在绝命崖那边。

  如果不去其他界,而是在阳山界随便选个地方躲起来,躲个十年八年,没有问题,再长一点,几十年,上百年,也没有问题,但这只是说的保命没有问题,可是他的修炼就成问题了,何况,除了他,还有拓跋晴、康元帅等的修炼,就更是摆在他面前,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除此之外,寻找李文骏的下落,也决定了李文骏不能干巴巴地等着,碌碌无为就更不行了。

  李文骏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救世主,他也不会认为自己现在做的一切乃是为了人族,这副担子太重,他没有任何兴趣去挑,他如今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他自己,为了他爱的人,为了爱他的人罢了。

  筹划了良久,李文骏用神识联系了一下两只巨鹰,通过他种在两只巨鹰识海中的奴印,他可以直接跟两只巨鹰下命令,说话,不过反过来,两只巨鹰就不能通过奴印跟李文骏说话了。

  两只巨鹰收到命令后,迅从绝命崖折返回来,他们在绝命崖侦察了这么长时间,收获并不是很大,绝命崖那边太多的出窍真祖,这让他们有很多的顾虑,再加上李文骏没有下死命令,所以,他们的侦查主要是在外围,并没有潜入到绝命崖深处,这样也是为了避免暴露。

  不过两只巨鹰还是带回来了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其中有几个,是李文骏比较感兴趣的。

  先一个,詹孔雀还活着,两只巨鹰已经和詹孔雀联系上了。不过因为大量的出窍真祖和元婴真妖过来,詹孔雀在妖修大军中的地位急剧下降,如今,詹孔雀在妖修大军中,基本上就是一个被边缘化的小角色,根本无法接触到妖修大军中的机密情报。

  其次,就是两只巨鹰在绝命崖的妖修大军中见到了一些人族修仙者的面孔,其中就有星女宗的三大元婴真人,另外,他们还看到了谭丽敏、陈立彤等人的身影,他们都让妖修们下了禁制,过的很凄苦。

  最后一个消息,是最让李文骏没有想到的,妖修中大量的出窍真祖进入到阳山界,乃是因为一个人,这个人乃是相柳的第九个头颅夺舍后形成的,他的原体,李文骏一点都不陌生,竟然是曾经略次跟李文骏作对的碧波公子李东波。

  碧波公子李东波曾经不止一次想杀死李文骏,李文骏也曾经想反杀李东波,但是机缘巧合下,两者之间交集却是不多,结果谁也找不到杀对方的机会。结果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相柳夺舍,不是夺的妖修的舍,而是夺了一个人族修仙者的舍,这个人好死不活,竟然就是李东波。

  有了李东波,相柳才成功夺舍,才能够有能力穿过界道,返回大荒界,把三头狮祖等十几个出窍真祖给弄到了阳山界,导致风平浪静的阳山界几千年未有的大变局。

  在关于李东波的消息中,两只巨鹰还说根据他们的观察,李东波如今已经是元婴真人了,或者说是相柳已经恢复了元婴期的修为,又重新成为了一个劲敌。(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