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013章 没杀死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5455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继续向大家求推荐票和收藏,谢谢。

  ※

  李文骏刚把嵌银绳捡起来,塞到自己的怀里面,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救我,救我。”

  李文骏一惊,他吓得差点一佛升天,二佛涅槃。那声音分明是老道的声音,老道不是让黑纹巨蚺一尾巴给打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李文骏战战兢兢地回转身,看了一眼,他现声音确实是从老道那里传来的。老道还没死,睁着眼睛,声音很虚弱,身体也动不了。

  “小哥,请你救我。只要你肯救我,我可以收你为徒,传你仙术,让你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老道说道。

  李文骏把那半截匕又掏了出来,抿着嘴,不说话,更没有过去救老道的意思。

  老道气喘嘘嘘地说道:“小哥,我知道你对我有误会,我不怪你。这样吧,我怀里还有一张五百两银子的银票,还有一瓶疗伤的药。你过来,帮我拿一下,你可以把银票拿走,把疗伤药放到我手中就行。”

  李文骏犹豫了一下,半晌之后,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小哥。好人一定有好报的。”老道眼角飞闪过一道喜悦。

  李文骏朝着老道走了几步,眼看着他走到了老道伸伸手就能够碰到他的距离,李文骏突然一甩手,那半截匕就飞了出去。

  一道黑光如同闪电一般划过虚空,噗的一声,匕插在了老道的喉咙处。

  “你,你……”老道翕动着嘴唇,却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片刻之后,他眼眸中的最后一抹神采完全散去。

  李文骏又耐心地等了一会儿,确认老道死绝之后,他才走近了老道,俯下身子,准备把那半截匕拔出来。

  就在这时,李文骏突然听到背后有一股风声朝着他袭来。接二连三地生死经历,让他的警惕性高了不少,反应也快了许多。

  李文骏没有回头看是怎么回事,而是脚下用力,往旁边躲闪。

  不过他还是躲闪的慢了,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了他的左肩膀上。李文骏一声痛呼,就觉得左胳膊生疼,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十有八|九是让人给砸断了。

  李文骏忍着剧痛,回转身,就见不知什么时候恢复自由的曹雨手里面拿着一根粗大的木棍,正如同看生死仇人一般,死死地盯着他。

  “你干什么?疯了是不是?”李文骏气急败坏地喊道。

  “把我师父的东西全部留下,那都是我的。”曹雨喊道,“你要是不肯给我,我就打死你。”

  这曹雨也是个狠人,刚才在李文骏背后敲他闷棍,那就是把李文骏往死里整,根本就没想着要给李文骏活路。他这样做,可不是为了给他便宜的师父报仇,而是看中了老道遗留下来的诸多宝贝。他想学仙术,做神仙,这样,就能改变他卑微的生活,像老道一样作威作福,就算是草菅人命,都没人敢奈何他。

  李文骏怎么可能把他辛苦搞到手的东西给曹雨,“老道是我亲手杀死的,东西也是我先拿到手的,我凭什么给你?”

  “凭什么?就凭我是我师父的徒弟,就凭我手中的木棍,就凭你已经让我打断了一条胳膊。我再问你一遍,你给不给?”曹雨厉声问道。

  “不给。”李文骏断然道。

  “不给?不给,那你就去死吧。”曹雨抡起了手中的木棍,朝着李文骏就冲了过来。

  李文骏左臂受伤,动弹不得,能动的就只有右臂了。另外一个对他不利的条件是曹雨堵在他和防护罩上的破洞中间,他想钻洞开溜都办不到。

  曹雨的蛮横把李文骏的戾气也给激了出来,他伸手入怀,把嵌银绳取了出来,然后抓住了绳子的一端,挥舞了起来。他也不会驭使法器,只能用这种方式,把嵌银绳当普通绳子用。

  呼,曹雨手中的木棍朝着李文骏当头砸下,李文骏往旁边一躲,手一松,嵌银绳的一端就飞了出去,缠在了木棍上。

  曹雨往回夺木棍,李文骏往回拽绳子,两人较起劲儿来。

  两人竟然斗了一个旗鼓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李文骏心中一动,在较劲儿的关键时刻,抓着嵌银绳的手一松,曹雨没有提防,用力过猛,往后摔去,摔倒在地后,还是收势不住,直接倒翻了一个跟头,木棍都甩了出去。

  李文骏得势不饶人,动作飞快地把插在老道咽喉的匕拔了出来,朝着曹雨扑了过去。

  曹雨还没有爬起来,就让李文骏骑在了身上。

  “你去死吧。”李文骏大喊着举起了匕,朝着曹雨的胸口插去。

  生死之间,曹雨的潜力也被激了出来,伸手朝着李文骏的右手抓了过去。

  曹雨低估了那半截匕的威力,匕直接把他的手掌齐腕斩断,然后余势不减,又斩在了他的肩膀上,把他一条臂膀给卸了下来。

  曹雨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吃疼之下,把刚刚斩断他臂膀,举起了匕,准备再次杀他的李文骏给掀翻了出去。然后曹雨在地上打着滚,远离李文骏。

  李文骏抓着半截匕,站了起来,准备去把曹雨杀死的时候,一个让他没有想到的意外生了。

  曹雨滚到了老道的怀里面,一个核桃大小的红色光球从老道的头上升了起来,在空中一闪,就钻到了曹雨的身体里面。

  曹雨出啊的惨叫声,那声音之凄厉,比公鸡让人踩着脖子叫还要凄惨。他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痛苦不堪。

  李文骏不知道曹雨遭遇了什么,但是绝对不会是好事。他想不明白难道老道让他用匕插了脖子对穿,都没有死透吗?

  一想到老道的神通,李文骏就不寒而栗,他不敢继续留在晒谷场了,抓紧那半截匕,拔腿就走。

  晒谷场外,运他们这些童男童女过来的车队还在,骡马什么的,都拴在路边的树上。

  李文骏手脚麻利地解下来一匹健骡,翻身骑在了上面,两腿一夹马腹,一扯缰绳,顺着河堤,逃也似的扬长而去。他学过骑马,马术算不上精通,但是保证自己能够骑在没有马鞍的马背上,不掉下来。

  李文骏不敢进军堡镇,一方面,他怕再碰到里长那样的人,另外一方面,他刚才可是看到黑纹巨蚺往军堡镇的方向去了,他可不想遭遇这条能够又会喷毒、又会口射冰锥的妖蛇。

  半晌,在地上翻滚的曹雨停了下来,他从地上坐了起来,屈指在肩膀上的伤口点了起来,血顿时止住了。曹雨踉跄着站了起来,眺望着李文骏逃走的方向,目光阴沉而又怨毒。

  李文骏骑着骡子,跑了整整一夜,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李文骏估摸着他所在的位置,距离军堡镇至少也有两百里。

  李文骏骑在骡子的背上,朝四周观察了起来。这里是一片乡野,在远方大概四五里的位置,有一个村庄。

  李文骏勒住缰绳,让骡子停了下来,他翻身下马,走到骡子的后面,用那半截匕在骡子的屁股上刺了一下。骡子吃疼之下,一声长嘶,撒开脚丫子就跑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跑的没影了。

  李文骏没敢沿着官道走,他钻到了庄稼地里,准备抄小路,到他刚才现的那个村庄。他长途奔波了一个晚上,又渴又饿。这还是次要的,他的左胳膊让曹雨给砸断了,得找大夫给接上,骑骡子,没有马鞍,胯下还有大腿也都被磨得够呛,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也上点药。

  然而,走了没多远,李文骏就再也坚持不住了,身子一歪,就栽倒在地上,昏睡不醒。

  一抹绿光从李文骏的身上透射出来,闪烁了两下,随即,消停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李文骏被一阵蝈蝈的叫声吵醒,他睁开了眼睛,现自己仰面躺在农汉浇地用的水沟里面。

  湛蓝的天空上,有燕子从空中快地掠过。耳听着蝈蝈、蛐蛐的叫声,李文骏油然生出一股自逃荒以上从来没有过的惬意。

  他侧转头,朝着周围看了看,到处都是数尺高的玉米、高粱等农作物,将他的视线挡住,无法看清左右。

  把目光收回,李文骏有些惊喜地现在他身旁不远处,有一株一尺多高的龙葵草。枝繁叶茂,形同辣椒叶一样的叶子,白色的小花,每每数朵如同伞状一样,簇拥在一起。有的地方,挂着青绿色的圆形浆果,而有的浆果已经变成了黑色。浆果都不大,也就跟绿豆差不多大小。

  李文骏伸手,把黑色和黑褐色的龙葵果摘了下来,放到了嘴中,一股淡淡的甜味在他的口中弥漫开来。

  李文骏伸手想再摘一些的时候,伸出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愕然地看着自己这条手臂,这是那条让曹雨用木棍打折的左臂。他清清楚楚地记得在他昏迷之前,左臂断了,肿起来老高,可是这会儿左臂跟右臂没什么区别,完好如初。

  李文骏心中一动,连忙坐了起来,他脱下了裤子,看了看自己的大腿根部,因为长时间骑骡子,外皮摩擦留下的红肿疼痛等也都消失不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