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594章 搞鬼的可能性【本章 二合一】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9358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594章搞鬼的可能性本章二合一

  祝大家元旦快乐。

  商业区的这个擂台很大,同时在上面站一两千个人都不显得拥挤,此时在擂台上就站了有百余人,他们三三两两为一组,在擂台上,分片分区的站好。

  本来,李文骏在密山界一个熟人都没有,他过来就是凑个热闹,见识一下密山界炼丹的水准,增光一下见闻。但是当他的目光扫到擂台的一角的时候,他的身躯不由得一震,他看到了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拓跋晴!

  李文骏不敢详细自己的眼睛,他揉了又揉,擦了又擦,再三定睛细看,怎么看,那人怎么像是失踪已久的拓跋晴。

  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华贵气质。

  世上之人或许有非常相似的,但是模样一样,气质却又一模一样的,那种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李文骏几乎可以肯定此女就是拓跋晴。

  只见她穿着一身翠绿色的襦裙,站在一位中年美妇的身边,多年不见,拓跋晴的相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依然那么美丽年轻,不过她的修为境界竟然也突破到了元婴期。

  那美妇要比拓跋晴的修为更高,李文骏一时间无法判断清楚她究竟修为几何,但是想来应该是不低于出窍期的。

  就在这个时候,寻仙城的城主,一份分神期的超级大高手在诸多高级修仙者的簇拥下。气度沉稳的走到了擂台的中间,他首先开口说了一些此次比赛的重要意义,之后,又勉励了一番,然后便离开了擂台,到视野最好的贵宾席上坐着去了。

  等到城主落座后,一位人称图真祖的出窍期的修仙者开始宣布比赛的细则以及参赛者简单来历。很快,就介绍到了中年美妇和拓跋晴。

  中年美妇来自一个叫做坐忘城的中型城池,她名唤慕容清,乃是坐忘城第一大家族慕容家族的家族炼丹师。也是坐忘城的第一炼丹高手。炼丹师的品阶为十六品,她的修为乃是出窍期四层,她这次是代表慕容家族以及坐忘城来出席这次的炼丹大赛的。

  拓跋晴乃是慕容清的贴身侍女,元婴期三层。她之所以出现在擂台上。是做为慕容清的炼丹助手出现的。

  至于拓跋晴的来历。就没有介绍了,不过除了李文骏之外,大概也没有人去真正的关心拓跋晴的来历。虽然说拓跋晴的相貌是很吸引人的。但是在炼丹大赛举行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去关心一个侍女有多么的漂亮。当然,要是拓跋晴是做为选手而不是助手出现的话,那么一定会引起巨大的轰动的。

  等图真祖介绍完拓跋晴后,李文骏马上肯定了他的判断,这个拓跋晴就是他从大夏皇宫带出来、又送给郦晟媛做徒弟的拓跋晴。自从她在偍山失踪后,多年杳无音信的事情,李文骏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他所不知道的故事,昔日的一国公主如今却沦落为别人的侍女,想必拓跋晴是非常不愿意的。

  想起两人之间的过往,李文骏动起了将拓跋晴解救出来,带她返回阳山界的念头。不管他的嘴上说的多么的不在乎,实际上,在内心深处,李文骏对拓跋晴还是觉得有所亏欠的,别的不说,他第一次亲女人的嘴,就是亲的拓跋晴。而且,拓跋晴不止一次向他表示要做他的女人。

  不过有念头,不代表着就有将念头变现的实力,慕容清乃是出窍期的修仙者,她来寻仙城不可能只带着拓跋晴,慕容家族应该给她安排有护卫,搞不好她的身边就有分神期的修仙者出没,就算是退一步讲,慕容家族没有分神期的高手,但是再来一个出窍期的真祖,也足以再在李文骏的面前横亘一座大山了。

  要想把拓跋晴带走,唯一的办法就是智取,绝对不能够蛮干。

  就在李文骏苦思良策的时候,图真祖宣布炼丹大赛开始,李文骏连忙晃了晃头,把解救拓跋晴的事情暂时放到了一边,然后定神观看起了擂台上的炼丹师们的表演。

  在刚才图真祖作介绍的时候,李文骏知道这次参赛的炼丹师中,各人的品阶、能力有很大的区别,炼丹水准最高的一位已经有二十品,最次的一位才十三品,超过二十品的一位没有。也不知道二十一品及其以上的炼丹师是不屑于参加这个层次的炼丹比赛,还是寻仙城的水平就是这个层次。

  炼丹大赛的第一项是比赛谁炼制出来的丹药价值最高,规则是所有炼丹师都必须要在规定时间内炼制一炉丹,然后等到时间结束后,对每位炼丹师的成果进行比较,列出从高到低的顺序,排名在前五十位的可以进入下一轮比赛,其余的都被淘汰。

  因为是比赛的一炉丹的价值,那么如何实现一炉丹价值的最大化,就是个很考验人的问题了。

  一般情况下,丹药的品阶越高,价值越高,但是这不是绝对,还有很多例外的情况。

  就像李文骏当初在千岛泊修仙界的明光岛售卖凝金丹的时候,就卖出了天价,凝金丹的价格甚至比绝大部分九品到十二品的丹药还要贵。

  再想传说中的离殒丹,其品阶只有二十五品,但是因为它对修复各个品阶的修仙者的伤势都有奇效,故而在修仙者的售价一直是居高不下,很多二十六品及其以上的丹药的售价都比不上它。

  这样的情况,不仅仅局限在丹药这一行当中,只不过在这一行当中比较突出罢了。

  另外,炼制丹药是需要时间的,如果超过了规定时间,你炼制的丹药品阶再高。价值再高,也是无用。

  李文骏暗自盘算了一下如果是自己在台上的话,应该炼制什么丹药,越想越觉得炼制生机宝丹最合适,其他丹药价值再高,也是无法跟这种能够跟离殒丹相提并论的丹药比较,即便是离殒丹,炼制起来的困难度也要比炼制生机宝丹厉害多了。

  李文骏摇了摇头,决定放弃思考这个问题,他集中起来注意力。把视线主要对准了擂台上品阶最高的一位炼丹师。

  巧合的是这位也是一位中年美妇。更巧合的是这位中年美妇跟他还有一面之缘,正是前两日从他头顶飞过的那艘飞船上傲立桥头的那位中年美妇,刚才听图真祖的介绍,这位中年美妇名曰宋慧。修为高达分神期不说。就连炼丹师的水平也高达二十品。是所有参赛的炼丹师中一等一的牛人。

  李文骏对宋慧还是相当佩服的,他也是修炼和炼丹一起进行的,懂得其中的辛苦和艰辛。宋慧能够在两方面走的比他还要远,这已让李文骏感到佩服了,何况,以宋慧的身份,竟然还愿意公开站出来,跟一群可以称得上是她后辈的人站在一起比赛,这就更加值得让他尊重了。

  当图真祖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宋慧便动了起来,她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不带一丝烟火气,每一个动作,哪怕是再小,都给人一种美感,如同精灵再跳舞一般。

  李文骏的眼睛瞪得贼大,一眨不眨地看着宋慧的每一个动作。他在脑海中飞快的把宋慧展露出来的各个方面的技巧和他的见识相比较、相对应,收获之大,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宋慧跟死在李文骏手中的林泽池是两个完全不同类的炼丹师,很多地方都跟林泽池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然而正是这种区别,让李文骏意识到了炼丹师跟其他很多职业一样,也是有流派的,各个方向专精的方向不一样,所展露出来的技巧也是有很大不同的。

  李文骏暗中感叹这次过来凑得这个热闹,实在是太值了。观看宋慧这样的炼丹宗师炼制一次丹药,比得上他独自摸索几年。

  转眼间,半天的时间过去,到了开炉验丹的时间,宋慧的纤纤玉手往炼丹炉上一拍,丹炉的炉盖飞上了天,炼丹炉中好像是喷泉一般,无数的丹药冲天而起,蔚为壮观。

  与此同时,慕容清也开炉取丹,不过她的丹药炼制出来的数量明显要少得多,品质看起来也不是很好。

  这一点,李文骏也注意到了,他心中一动,他有个预感,只怕慕容清在这一界炼丹大赛上的路不会太顺,搞不好,连这第一关都闯不过去。

  果然,等到所有的炼丹师都开炉取丹后,图真祖马上带着几个人上台延丹,每验完一位炼丹师,他都会高声把每位炼丹师炼丹的成果公布出来。

  最后的结果是宋慧以无可争议的绝对优势雄踞第一名,而慕容清虽然没有垫底,却也差不多了。显然,她被淘汰的命运是注定了的。

  慕容清等到名次的排位出来后,脸色很不好看,这时候,也不知道拓跋晴做了什么事情,慕容清突然勃然大怒,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了拓跋晴一个耳光,然后像个泼妇一样,指着拓跋晴骂了起来。

  这一幕,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图真祖面露不虞之色,他随意地喊了一个人过去训斥慕容清。

  慕容清大庭广众之下遭人呵斥,脸上一阵红一阵黑,满脸羞怒地溜下了台,拓跋晴疾步跟上。

  李文骏虽然还想着继续看宋慧炼丹,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这次错过了拓跋晴,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把拓跋晴找出来。

  他虽然可以去慕容清家族所在的坐忘城,但是这一来一去,又得花费不少时间,更重要的是他要是去了坐忘城,那就是慕容家族的主场了,他再想把拓跋晴带出来,难度无形当中会增大无数倍。

  于是,李文骏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座位,眼睛盯着拓跋晴,用最快的速度挤出人群,来到了中央广场的外面,也辛亏他的速度够快,他刚从人群中挤出来,就看到拓跋晴跟着慕容清上了一辆马车。然后马车拉着她们,离开了商业区,朝着外面走去。

  李文骏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直到马车停下,他又目视着拓跋晴跟着慕容清下了马车,进了一个院子,他暗中把这个院子记了下来。

  之后,李文骏又在院子周围转了一圈,又花了一点基准丹,找了几个闲人打听消息。这才知道这个院子就是慕容家族在寻仙城的联络点。慕容家族的人只要来到寻仙城,基本上都住在这里。

  对于这个联络点,慕容家族可没有少下血本,据说曾经有一位出窍期的独行侠盯上了慕容家族的这个联络点。想在这个了联络点上捞一票。结果他进了这个宅院后。就再也未能从里面走出来,是生是死,没人知道。

  李文骏马上放弃了偷偷潜入联络点中的打算。他可不想死里糊涂地把自己的性命送掉。只是不潜入,他又该如何和拓跋晴搭上线,好让拓跋晴配合他做事?当然,更重要的一点,他首先得确认拓跋晴是否愿意跟他走,要是拓跋晴天上就是一个受虐狂,那他救她,不但不会获得拓跋晴的理解,说不定拓跋晴还会恨上他。另外,确认拓跋晴身上是否有禁锢,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要不然,他把拓跋晴救走,害得拓跋晴身上的禁锢发作,那就不是救拓跋晴,而是害她了。

  想来想去,李文骏怎么也想不出来一个万全之策,就连如何和拓跋晴去的联系,也是一个难点。不过真要说起来,其实只要李文骏愿意的话,他完全可以用传讯纸鹤,只是这玩意儿一飞,全世界的人都看得到,想瞒天过海,在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和拓跋晴联系上,就变得不可能了。

  李文骏叹了口气,这件事只能暂缓了。李文骏想了想,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吴雪梅从生命之空中调了出来,叮嘱了她两句后,便让她在联络点附近先替她盯一会儿,然后李文骏又在联络点周围转了转,竟然幸运的让他找到了一位愿意出租房子的主儿。只是恰逢炼丹大会举行,房租要的实在是吓人,一天就要一千基准丹。

  李文骏不得不承认,一文钱憋到英雄汉,看来,他就算是再不愿意,不赚钱是不行了,当务之急,是首先要让他的腰包鼓起来,之后才能够说得上其他。

  李文骏把剩下的基准丹取了出来,都给了房东,先租住了两天,然后,他让吴雪梅留下,又留下来一个元婴期的妖修给她们防身,他还特别指明了如果有事,让吴雪梅出面交涉,轻易不要让元婴期妖修出现,在寻仙城,牛人太多,要是让他们发现了这里有元婴期的妖修,还不定兴奋成什么样子,只怕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得,争着抢着,也要把元婴期的妖修抓走,到时候,不管是吃肉喝汤,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吴雪梅在知道了寻仙城中有分神期的超级大高手出没的时候,就变得很谨慎,她再三向李文骏保证,谨言慎行,绝对不会给李文骏闯祸。

  李文骏知道让吴雪梅这个连金丹期都没有的女修替他监视慕容家族联络点的动静,太过勉强,但是如今,他身边唯一可信任的人就是吴雪梅,康元帅虽然也是一个人选,但是康元帅本质上非人类的身份,决定了他要是敢把康元帅独自留下,也逃不了一个让人掳走的下场,相比之下,还是吴雪梅更合适一点。

  另外,这也是一个历炼的机会,吴雪梅如果能够出色地把任务完成,对她来讲,也是一件大好事。

  李文骏留下吴雪梅之后,便急匆匆地走了。他的事情不必吴雪梅轻松,他必须得赚钱,才能够租更长时间的房子,才能就近监控慕容家族联络点的情况,寻找解救拓跋晴的机会。

  李文骏相信慕容清虽然在第一轮就惨遭淘汰,但是她一定不会马上离开寻仙城的,她甚至还会出现在下面几轮的比赛,对这种现场观摩炼丹大师的机会,慕容清一定不会放过的。慕容清不走,拓跋晴自然也不会走了。

  李文骏直奔商业区,这里有买有卖,十分的繁华,他得观察一下有什么东西比较值钱,又恰好是他能够提供的。

  李文骏身上除了堆积如山的晶石外,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撇开生机宝丹不谈,灵泉的水、生命之树的树叶等等,特别是后者,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贝。

  接连转了十几家商铺,李文骏只是卖掉了一些灵泉的水,生命之树的叶子犹豫了好半天,终究是没有拿出来。生命之树的牵扯实在是太大,又是他的核心机密,在没有确定生命之树的叶子究竟有什么价值之前,他绝对不会将之轻易示人的。

  生命之树的叶子不能动,生机宝丹也不能轻易示人,晶石在这里又不值钱,李文骏把他会的东西挨个儿数了一遍,发现他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炼丹,要么炼符。

  李文骏如今能够炼制十二品的符箓,这种品阶的符箓也能够卖钱,但是很难卖上一个好价钱,寻仙城虽然不是符箓之城,但是这里想找到一些更高等级的符箓师还是可以做到的。

  于是,李文骏直接将炼符这一条路给排除掉了,顺理成章的也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炼丹。

  李文骏决定将价值最大化,准备炼制高品阶的基准丹,但是当他走进出售相应药材的店铺的时候,一打听价值,马上傻了眼,这里的药材都是论斤卖的,最便宜的一斤药材都需要好几万的基准丹,根本不是如今的李文骏能够买得起的。

  李文骏顿生一种无语问苍天之感,他在阳山界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大富豪,但是在密山界这里,他明明是坐拥富可敌国的财富,却连买药材的钱都凑不出来。

  李文骏叹了一口气,看来只能再走十千铺的老路,找个宠物店,买几只妖修了。不过这样做,品阶太高的妖修还不能卖,只能卖筑基期和金丹期的妖修,元婴期的妖修,不能卖,他还留着有大用。

  就在李文骏准备走出店铺,找个宠物店卖妖修的时候,店铺门口突然一阵骚动,随后,伴随着一阵香风,一个曼妙的身影聘聘婷婷地走了进来。

  李文骏随意的扫了一眼,顿时如遭雷殛,这不是宋慧吗?她怎么会来这里?

  宋慧轻启檀口,问道:“你们这里有元人草吗?如果有的话,有多少,我要多少。”

  店铺的掌柜在宋慧进来的时候,早就惊呆了,他激动非常,说道:“快去把咱们店中所有的元人草都取来。”

  伙计趴在掌柜的耳朵边,小声地嘀咕了几句,掌柜的脸色一变,尴尬地笑了起来,对宋慧道:“前辈,真是抱歉,就在昨天,本店所有的元人草都已经让人给买走了,你要是想买元人草,只能等上几天了,小人想你保证,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为你备货。”

  宋慧难掩失望之色,说道:“再等几天?那就太晚了。算了,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李文骏心中一动,他趁着没人注意的工夫,悄悄地从地店铺中溜了出去,然后传音给宋慧,道:“前辈,请你不要回头,晚辈有句话要问你。”

  宋慧问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李文骏说道:“前辈应该能够感觉到在下只是个元婴真人,修为上跟你有着巨大的差距,在你的面前,在下是没有一丁点搞鬼的可能性的,你说是不是?”

  李文骏话音刚落,一道极其强大的神识就从宋慧的身上飞起,快速地在李文骏身上扫了一下,然后宋慧就把神识收了回去,传音道:“好吧,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前辈,晚辈没有别的意思,晚辈只是刚才看到前辈想要元人草,而晚辈身上恰好有几株。”李文骏生怕宋慧回头,忙道,“前辈千万不要回头看,你只要说要或者不要就可以了。晚辈只希望前辈能够以市价收购就可以了,不想惹上麻烦。”

  感谢凡人無我、爱女、演宁投出月票,谢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