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295章 正好做对同命鸳鸯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579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295章正好做对同命鸳鸯

  雌火云雀自从用火网封住骑鹤女子之后,就一直在空中盘旋,没有对骑鹤女子起攻击,这不是它不恨骑鹤女子,而是因为雀卵还在骑鹤女子手中,它投鼠忌器,不敢对骑鹤女子逼迫太甚,万一逼得骑鹤女子鱼死网破,雀卵也无法拿回来了。

  不过骑鹤女子破网而出,雌火云雀再也无法坐视,尖叫一声,冲向了骑鹤女子。

  骑鹤女子脸色微沉,她刚刚受了内伤,实力受损,根本来不及施展其他的手段,就算是有些手段可以用,也未必能够击退雌火云雀,何况,雄火云雀已经越来越近,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一抹决然从骑鹤女子美眸深处闪过,她的身体中突然传出来了一声爆响,遮在她身上的衣服瞬间被鲜血染红,有些血甚至从衣服里面冲了出来。

  爆脉!竟然是爆脉!

  李文骏脸色一变,他没想到骑鹤女子竟然如此的刚烈,竟然选择了用爆脉这种惨烈的方式来提升她的实力。

  骑鹤女子选择爆掉的是一条主脉,随着这条主脉中所有的法力释放了出来,她的气势瞬间暴涨,达到了金丹期。随即,骑鹤女子伸出纤掌,全身的法力疯狂一般涌入到了纤掌中,她把纤掌往前一拍,一个巨大的手掌光影飞了出去,朝着飞来的雌火云雀狠狠地拍去。

  雌火云雀和手掌光影撞在了一起,雌火云雀悲鸣一声,倒飞了出去,骑鹤女子也不好受,两者相撞的反震之力在空中形成了威力极大的冲击波。

  噗!

  骑鹤女子喷出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倒飞了出去。

  鲜血如雨,泼洒而下,瞬间将天空染成了诡异的血红色。

  雌火云雀和骑鹤女子几乎是同时摔落在了半山腰上,一人一鸟顺着山坡就往山下滚去,看样子,不管是雌火云雀,还是骑鹤女子,都已经无法掌控自己了,她们只怕都伤的不轻。

  这时,中了调虎离山计的雄火云雀终于赶了回来,它一眼就看到了它的老婆让人给打飞出去,它的双眼一下子变得赤红起来,尖鸣一声,就朝着骑鹤女子扑了过去。

  骑鹤女子这会儿连手指头都动弹不了,她躺在山坡上,眼神中有解脱,也有黯然,却没有丝毫面对死亡的恐惧。

  眼看着雄火云雀就要扑到骑鹤女子的身上,就在这千钧一的时刻,一个人影突然蹦了出来,挡在了骑鹤女子的前面。

  这个人自然就是李文骏了。

  李文骏手一抖,一直扣在掌心的裂空斩符便飞了出去,临!

  虚无一物的空中陡然出现了几道纵横交错的裂缝,雄火云雀一头就撞了上去。

  它怀着满腔的仇恨,恨不得将骑鹤女子杀之而后快,可谓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根本就没有留神到李文骏就躲在一旁,更没有想到李文骏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释放裂空斩符。

  裂空斩符形成的裂缝瞬间撕开了雄火云雀的身体,将雄火云雀撕成了碎片,无数的鲜血、羽毛迸射出来,挤满了天空。

  李文骏还没有来得及高兴,雄火云雀的头就冲了过来,裂缝撕裂的是它的胸部,脑袋没事,依旧是保持着前冲的惯性。

  李文骏这会儿想躲闪已经来不及了,雄火云雀的头狠狠地撞在了他的胸口。李文骏顿觉胸口一闷,似乎是被重锤敲了一下,嘴巴一张,也喷出了一口鲜血,同时脚下立足不稳,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山坡上。

  李文骏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断了一般,他费了半天的力气,才翻了个身,爬了起来,他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只是四肢着地,爬向了骑鹤女子。“郦姑娘,你没有事儿吧?”

  骑鹤女子本来还睁着眼睛,他这句话一说完,骑鹤女子的螓就往旁边一歪,凤目合了起来,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怎么的?

  “郦姑娘,郦姑娘……”李文骏连忙爬了过去,想看看骑鹤女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哼……

  一阵冷笑突然传来。

  “李文骏,你还真是贱骨头。这个姓郦的,貌美如花,却心如蛇蝎,差点把我们几个都害死,你竟然还想救她。你可真是犯贱。”

  李文骏抬起头,顺着声音望去,他愕然地现许伟竟然去而复返,这会儿正站在山头的鸟巢旁,负手而立,卖相极佳,不过他脸上的一丝狰狞却破坏了他的气质。

  李文骏的心就往下一沉,他先是艰难地支起了上半身,当他双手扶着膝盖,想站起来的时候,许伟一甩袍袖,一道袖风飞出,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李文骏痛呼一声,又栽倒在了地上。“许伟,你到底想干什么?”

  “干什么?”许伟冷冷一笑,说道,“问得好,我这会儿性情好,可以告诉你答案。我当然是要杀你,杀那个姓郦的贱人,她害得我差点丢命,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许伟,你恨郦姑娘,毫无道理,我们和她之间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她给了你筑基丹,还给了你疾风靴,如果不是任务有危险,她怎么会给你这么好的东西?”李文骏一边为骑鹤女子辩解道,一边抓紧时间,调动绿光修复受伤的身体。

  “李文骏,要不我说你就是个贱骨头。姓郦的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然这么替她说好话,你该不会是她的姘头吧?啊,有那么点像,我就说吗?姓郦的为什么对你那么好,任凭你再三挑衅她,都不生气。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许伟说道。

  “你不要造谣。我和郦姑娘之间是清白的,我只不过是说句公道话罢了。你自己扪心自问,如果不是郦姑娘,你能那么容易得到筑基丹吗?”李文骏继续拖延时间。

  许伟嘴角浮现出浓浓的讥讽,他哂笑道:“你们之间是不是有奸情,你是不是在说公道话,我一点都不关心。本来我还想回来找姓郦的乐呵乐呵,不过这会儿看她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倒胃口,算了,我就做做善事,送你们上路吧。你们俩一男一女,正好做对同命鸳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