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267章 杀你如杀鸡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529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267章杀你如杀鸡

  “李文骏,你这话说得真好,这也是我要送给你的。咱们大宋国人杰地灵,隐藏在民间的修仙者不计其数,不要以为你有那么点本事,就了不起了。咱们不说别的,就说我,我如果要杀你,就像是杀鸡一般容易。”熊紫菱居高临下地对李文骏道。

  李文骏哂笑道:“是吗?”

  “你要是不信,咱们俩可是斗上一斗,比上一比,如何?我知道你是灵树观的长老,如今月瓷道人那个缩头乌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灵树观的事情,你应该能够做主。不如这样,咱们就以灵树观,还有我的天狗观为赌注……”

  “聒噪。”李文骏皱了一下眉头,屈指朝着熊紫菱一弹,几张叠在一起的符纸以极快的度朝着熊紫菱飞去。

  “李文骏,你竟然偷袭,你可真是够……”

  这句话,熊紫菱还没有说完,那几张符纸突然激了,一道肉眼可见的裂缝倏然出现在了空中,贯穿了熊紫菱的身体。

  啊……

  熊紫菱一声惨叫,整个人被那道裂缝撕成了两半,如果仔细看的话,熊紫菱的两半尸身少了一点点,少的那一部分早就不知道让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裂缝给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熊紫菱的元神惶惶如丧家之犬,从尸身中逃了出来,李文骏一个火球术丢过去,眨眼间,将熊紫菱的元神烧得无影无踪。

  李文骏之后蹲下身子,在熊紫菱的身上摸了摸,翻找出来几件东西,随手就收了起来。

  供奉院内鸦雀无声,所有的供奉都惊骇地看着眼前这个杀人夺宝的少年。

  熊紫菱是谁?那可是整个大宋国为数不多的练气期七层的修仙高手之一,成名多年,纵横在明川府一带,名动天下。

  就是这样一个成名高手,竟然不是李文骏的一招之敌,虽然说这里面李文骏有取巧偷袭的成分,但是熊紫菱摆明了是要向李文骏挑战,不可能事先一点准备都没有,就算是再退一步讲,没有挑战的事情,熊紫菱身上也不能不带几件可以自动护主的法器。

  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熊紫菱还是死了,死绝了,死透了,死的不能再死了。李文骏杀熊紫菱的整个过程时间太短了,杀鸡都要比这个费事。

  没人去为熊紫菱这样一个死人喊冤,他留给供奉院众位供奉唯一的价值,就是让他们清醒地认识到了他们和李文骏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再想想刚刚李文骏警告他们的那些话,他们才恍然大悟,李文骏不是在说大话,而是真的有足够的能力灭掉整个供奉院。

  想通此处,供奉们又是惊惧,又是羞愧,跟李文骏相比,他们的年纪简直就是活在了狗身上。

  李文骏起身,扫了诸位供奉一眼,见他们都温顺了不少,在他们的脸上眼中,再也看不出来不忿的表情来,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

  “只要能够记住我的话,我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嗯,难得来一趟供奉院,这样吧,我这里有一些用不着的丹药、符箓什么的,咱们不如就地开一个交换会,大家如果有什么用不着的东西,如果又是我需要的,都可以拿出来和我交换。我保证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供奉们无一例外,全都有些心动,但是又怕李文骏说话不算数,说是价格公道,却又变着法压榨他们。

  李攀要比其他供奉想的清楚,他连忙取出了一些自己收集的天材地宝,药草药果之类的东西,全都摆放好,然后朝着李文骏躬身道:“李道友,你看我这些东西能够从你那里换到些什么东西?”

  李文骏看了一遍,把他用得着的东西挑了出来,然后说道:“你是想要丹药,还是符箓呀?”

  李攀连忙说道:“我想全部要成可以增进修为的丹药。”

  李文骏想了想,取出了一个药瓶,从里面倒了十五枚聚气散出来,递给了李攀。

  李攀大喜过望,接过丹药后,忙不迭地向李文骏道谢。

  其他供奉一看李文骏和李攀之间的交易确实公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李攀甚至还占了一些便宜。这样的好事,如果供奉们还不动心,那就太抓不住机会了。

  于是所有的供奉都行动起来,纷纷把自己的收藏拿了出来,要和李文骏交换。

  花了半天的时间,李文骏用数百枚聚气散,从这数十个供奉的手中,换回来了不少材料。眼看着几乎所有的供奉都换完了,李文骏就准备走了。“还有换的没有?没有的话,我也该离开了。”

  “李道友,慢走,我这里还有一件宝贝,想让你长长眼,看看能够换几枚聚气散?”樊华伟连忙跑了过来。

  “樊老弟,又打算拿你从死人墓中捡到的宝贝出来忽悠人呀?”有了解内情的,朝着樊华伟嘲讽道。

  “你真是没有见识,我相信那一定是一件宝贝,李道友见识非凡,一定可以认出来的。”樊华伟说道。

  李文骏朝樊华伟伸出了手,示意樊华伟把东西给他。

  樊华伟伸手入怀,片刻后,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用红绸包起来的布包来,打开之后,在他的手掌之上出现了一件东西,它的尺寸很小,也就是一寸有余,它的轮廓就是一把插在刀鞘中的刀,它的色彩有些陈旧,具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一时半会却看不出来。

  樊华伟把这把袖珍刀递给了李文骏,然后说道:“这把刀不知道怎么回事,刀始终无法从刀鞘中拔出来。别人都说刀和刀鞘是一体的,这就是一个殉葬品,看着好玩,却没有什么用。不过我始终相信这把刀一定隐藏着秘密,只是不知道如何将其解开。”

  李文骏把袖珍刀接在手,然后以他堪比元婴期强者的见识观瞧起来。

  这把袖珍刀和刀鞘浑然一体,竟然一个能够让肉眼看到的缝隙都没有,不过除了这一点之外,其他部位所有的细节都栩栩如生,做工精湛,其他不论,单凭卖相,这也是一件相当不错的工艺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