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373章 定情信物?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426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373章定情信物?

  事后,红鹰圣女、李东波等人齐聚皇宫,查验拓跋晴的情况,在确认拓跋晴死亡后,众人不欢而散。

  当时,碧波公子李东波其实也带着人走了,但是在回家的路上,李东波越琢磨越不对劲。

  世上确实有人会宁死不从,但是一个从小锦衣玉食,娇生惯养的公主竟然也会以服毒自尽的方式,来展示她宁死不从的决心,这事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不真实。

  当然,这事也不能说完全不可能存在,也有存在的可能性,不过在李东波看来,不成立的可能性还是相当大的。于是,李东波走到半路,又带着小红、博达尔罕等人折了回来。

  主仆几个暗中对皇宫展开了秘密的监视,经过数月的监视,他们始终没有现拓跋晴的踪迹,但是有几次,他们潜入皇宫的时候,现皇后和皇帝提到拓跋晴的时候,表情不是很悲伤。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同时也为了不让其他修仙者再过来跟他争抢拓跋晴,李东波并没有用威逼利诱的方式去接触皇帝等人,而是继续对他们展开了秘密监视。

  之后,不久,李东波得到了凝金丹的消息,便安排小红带着人继续留下监视,他却走了。再后来,小红现大夏国的皇宫选拔宫女,有一位叫做石青的新宫女十分的奇怪,她被分到了太后身边,总是跟在太后身边,不值夜班,不干粗活重活,绫罗绸缎,锦衣玉食,根本就不像是宫女。

  小红对这个石青展开了长时间的秘密监控,监控的越久,她越来越肯定此女就是早就应该死去的拓跋晴。小红都打算再确认一下,就给李东波传讯纸鹤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李文骏突然蹦出来截和了。

  在还没有筑基的时候,李文骏不是没有幻想过通过和拓跋晴交合,合籍双修的方式,来实现晋升筑基期的梦想。如今,他已经是筑基期了,距离晋升金丹期还很遥远,如果仅仅是为了从筑基期一层晋升筑基期二层这样的小事,就夺取拓跋晴的红丸,李文骏还真做不到。

  他终究不是欺男霸女的性子,坏李东波的好事,他心安理得,可是再去夺走拓跋晴的贞操,那就不是他的个性了。

  把拓跋晴带到李东波找不到的地方,坏李东波好事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以后,要不要把拓跋晴带在身边,就是一件值得好好思量的事情了。

  拓跋晴是个凡人,带在身边,百分之百是个累赘,而且还是个大累赘,徒然让李文骏以后多许多的麻烦。

  反过来,如果随便找个地方,把拓跋晴丢下,又有些不妥,先不说拓跋晴有没有自我生存的能力,她一个姑娘,不会武功,不会法术,又长的这么漂亮,很容易会落到坏人的手中。

  更何况,拓跋晴还是万中无一的鸾凤之体,让她在世俗间**,自生自灭,实在是太暴殄天物了。

  李文骏多少有些郁闷,如果他如今是筑基期大圆满境界,那么他十有八|九会毫不犹豫地要了拓跋晴的身子,夺了她的红丸,那么她就算是他的女人了,走到哪里,都带上她,就变成了他应尽的义务,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可是,他却偏偏是刚刚晋升筑基丹半年时间,连筑基期一层巅峰都还没有修炼到。这个情况下,用强得到拓跋晴,腻歪的慌。

  李文骏琢磨着该如何处置拓跋晴,或许参照吴雪梅的例子,把拓跋晴变成他的仙奴,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只见冬夜惨白的月光投出树梢稀疏的枝叶落在了拓跋晴的俏脸之上,拓跋晴蹙着黛眉,面显痛苦之色。

  李文骏内心深处的柔软被拓跋晴的表情触动,他想到了昔日他逃荒的时候,每次入睡的时候,那次不是在噩梦中惊醒,在噩梦中,他什么样恐怖的事情没有梦到过,在逃荒的路上,他更是吃了无数的苦头。

  此时,在拓跋晴的梦中,他就是她甩脱不了的噩梦吧?

  李文骏叹了口气,自己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筑基期的修仙者竟然去为难拓跋晴这样一个弱质女子,是不是有点太跌份了?他的丹田中,有嫩芽做他的坚实后盾,只要他肯努力,肯吃苦,肯付出,将来一定可以修炼到金丹期,甚至元婴期。他根本没有必要去用夺取女人红丸这种方式去修炼。

  募然,李文骏心中有了决定,拓跋晴的情况跟吴雪梅的情况不一样,至少拓跋晴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了他,用处理吴雪梅的方式处理拓跋晴,不太合适。

  都是天涯沦落人,就放拓跋晴一码吧。

  有了决定,李文骏突然觉得心中阵阵轻松,他重新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一丝微笑浮现在了他的嘴边。这一刻,他隐隐地感觉到他的心境有了不小的提升。

  次日,李文骏是被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惊醒的,几乎是天刚刚亮,拓跋晴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撩开毛毯,捂着肚子,往一道缓坡的背后跑去。

  李文骏伸手入怀,取了一卷纸出来,用手轻轻一抛,那卷纸就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了拓跋晴的眼前。

  正蹲下身子,在凌冽的寒风中露着雪白的"qiaotun"排便的拓跋晴不由得红了脸,这次可真是糗大了。

  片刻之后,收拾停当的拓跋晴走到了李文骏的面前,把那卷纸递给了李文骏。

  李文骏摆了摆手,说道:“送你了。”

  拓跋晴暗中撇嘴,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挣扎,她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胳膊拧不过大腿,既然落在了李文骏手中,而且李文骏也给太后下了聘,她就算是李文骏的人了。似乎她能够做的事情,就是认清现实,从此以后,跟定李文骏。

  要是这样的话,她也算是李文骏的女人了,不管是妻也好,妾也罢,哪有送自己女人一卷纸的意思?这算是定情信物吗?

  李文骏不知道拓跋晴竟然会产生这么古怪的想法,他朝着拓跋晴招了招手,把一个蒲团丢到了他对面,让拓跋晴坐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