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642章 金鹏之子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8814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642章金鹏之子

  对于李文骏来讲,所谓的重操旧业,就是在拒马城,选择一个合适的对象,将之收为自己的仙奴,将其彻底控制住,仙奴对其忠诚无比,绝对不会背叛,可以说是最适合来做他安排的一些工作。

  不过在拒马城搞仙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李文骏面临着几大难点。

  首先,对象的选择上就有需要他必须注意的几个方面,比方说对方不能太烂,对于目前他来讲,收服元婴真人及其以下修为境界的仙奴,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他用只有筑基期的月瓷道人,那是因为他跟月瓷道人有交情,他也有帮月瓷道人一把的意思,所以才委托月瓷道人在七星城做他的代理人,但是在拒马城,他不需要还任何人的人情,那么他就需要考虑仙奴在现在和将来,都能够对他有所帮助才行,这首要一点,修为境界自然不能太弱,最起码也得是出窍真祖。

  再比如,仙奴的出身不能太差,要是一个平常穷的都快要当裤子的人突然跳了出来,要的大批量收购修炼资源,不惹起人怀疑,那才有鬼呢。

  再有,这个仙奴得足够机灵,还得有商业头脑,这样的话,才不至于把李文骏给他的符文石、通天积分白白浪费掉,才能够最大限度地为李文骏收购修炼资源。

  以上还只是仙奴本身的一些条件,在仙奴之外。还有几个客观的条件,在制约着李文骏。

  通天界跟李文骏接触到的修仙界都不太一样,这里的修仙者都是走的符文修炼的体系,李文骏从来没有在这里收过仙奴,不敢保证他用以往的方法,就一定能够百分之百成功。当然,这一点,李文骏的底气还是比较足的,毕竟他已经收过了兽奴,没有发现什么差错。之所以担心。只是无法保证百分之百成功而已。

  再有,通天界高手如云,就连渡劫期的老怪物都有几个,说不定在暗中还有大乘期的半仙在潜修。对这种层次的修仙者。李文骏没有打过什么交道。对他们的情况。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自己搞仙奴,有没有可能引起这种层次的修仙者的注意,要是让他们坏了他的事情。他都没有地方讲理去。

  综合考虑下来,在仙奴这件事上不能着急,必须要想到一个妥善的法子,最好是能够找到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既保证他能够完全控制住仙奴,同时拒马城的高手又能够接受他的方式,对他的小动作视若无睹,至少也得是默许。

  想了想,李文骏蓦然想起他当初在万仙大会上,曾经看到的那些被当成牲口一样出售的奴隶,他曾经不止一次听说过在修仙界很多地方也存在着类似的人市,不知道在拒马城是否有这样一个地方。

  李文骏连忙给宋元上人发了一封传讯纸鹤,就此事,向宋元上人请教。再从镜湖城返回拒马城的路上,宋元上人得知李文骏的两件任务的完成度都不如他之后,对李文骏的那点嫉妒就都消失了,他跟李文骏又没有真正的利害冲突,所以也不记李文骏的仇,况且,李文骏这次问的又都是小事,故而他很快就给李文骏回了信。

  还别说,前线的几大城市,包括拒马城在内,每个边境城市都有人市的存在。前线这里的残酷程度要比内陆城市更加的激烈,有的人或许可以陡然而富,获得滔天的战功,却也有人混不下去,连温饱都有问题。再加上这里经常和妖修们交战,不是人族做了妖修的俘虏,就是妖修成了人族的阶下囚。

  妖修到了人族的手中,只要是还有点用处,基本上都不会有修仙者将之杀害,都会带到人市上进行买卖的。那些实在混不下去的修仙者也有在人市上自卖为奴的。

  在前线,很流行一种战术,就是一个修仙者,带着不少由仙奴、兽奴组成的队伍,在战场上和妖修交锋,仙奴和兽奴所杀的妖修,战功都会落在主人的头上。

  李文骏可不在乎拒马城的修仙者是如何战斗的,他迫不及待地看到了回信的末尾,找到了人市的地址。将地址记在心中,李文骏便带着康元帅匆匆地出门了。

  李文骏在大街上雇了一辆兽车,花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才赶到了人市。这里位于拒马城的北门附近,是拒马城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个市场。

  还没有走到人市里面,在人市外面,就有一些低级的修仙者牵着还没有化形成|人的低级妖兽,四处叫卖。也有一些人脖子后面插着草标,跪在地上,自卖为奴。

  李文骏仅仅扫了这些人和妖兽一眼,就对他们没有了兴趣。他们的修为境界太低了,他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作用。

  李文骏进了人市的大门,只见人市中纵横多条街道,街道两侧都是敞开门做生意的店铺,有的专门做妖兽、妖修的生意,有的专门做美女修仙者的生意,还有一些专门做人族的生意。

  没有走多远,李文骏就发现了一个门脸,一根铜柱在地上杵着,铜柱上就捆着一个妖修,在铜柱和妖修的身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符箓,以李文骏的目光来看,每一张符箓都是高级的符箓,竟然没有一张低于二十二级的。

  李文骏倒吸了一口凉气,妖修和铜柱身上的符箓加在一起,至少也得有百张。这么多高级的符箓只为了镇压一个妖修,可想而知这个妖修的强大程度。

  李文骏发现很多修仙者从匆匆地从这个店门口走过去,却没有一个对铜柱上的妖修多看一眼,看样子,这个妖修出现在这里,可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

  李文骏想起自己手中。最厉害的兽奴也就是分神期,而且还都是初期或者中期,连分神后期的兽奴都没有,更遑论分神期大圆满境界或者更高的合体期了。如果能够把这个妖修搞到手,这就等于他的手里多了一个战略性的威慑力量,对于提升他个人的实力,实在是再直接不过的手段了。

  李文骏走进了店中,守店的伙计和李文骏一样,也是个出窍期的真祖,他只是撩起眼皮看了李文骏一眼。就重新垂下了眼皮。显然他认为李文骏可能是捣乱的,最多也就是打听一下价格,看个稀罕,不可能是潜在的买家。

  李文骏指着铜柱上的妖修。问起了妖修的一些情况。

  那伙计懒得回答李文骏的问题。他只是径直丢给李文骏一块玉瞳简。让李文骏自行观看。

  当李文骏浏览完玉瞳简里面的内容的时候,深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脸都有些白了。这是吓得。

  这个妖修可不简单,首先他个人的修为境界已经达到了合体中期,而且个人战力还是同等境界中的佼佼者,当初人族修仙者为了抓住他,可是出动了好几个合体期的大能之士,另外还有两个渡劫期的老怪物一起压阵,这才堪堪将他活抓。

  其次,这个妖修的出身就更不简单了,他是大鹏一族,他的老子乃是通天界妖族三王之一的金鹏王,而金鹏王已经是大乘期的半仙。

  如果说这妖修的修为,还可以放在一边不理的话,那么他的身份就让无数的人族修仙者感觉到即棘手又烫手了。他们谁也不敢保证一旦把这妖修给杀了或者伤了,金鹏王会发飙到什么程度。人族当中虽然也有大乘期的半仙,但是半仙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看守着金鹏之子呀。要是金鹏王趁着人族的半仙不在的时候,偷袭拒马城,那拒马城不敢说是要遭受灭顶之灾,却也要损失惨重的。

  或许对有些人来讲,可能会考虑将金鹏之子释放,但是金鹏之子的身份如此敏感,要是让整个人族知道拒马城畏惧金鹏王的实力,所以把金鹏之子给放掉了,人族非得哗变不可,以后人族的各大势力就不可能再无条件的支持前线作战的人族了,一个不小心,人族就得四分五裂。而妖族那边必然会士气大增,万一他们玩上了瘾,一而再地让金鹏之子或者有其他相同身份的妖修进入人族的领地,后果就更加不堪设想了。

  拒马城的首脑们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把金鹏之子丢到人市上,谁要是有胆量,谁就可以把金鹏之子弄回家,是杀是留,是驯化为坐骑,还是做兽奴,悉听尊便,哪怕是私下里偷偷放掉,拒马城的高层也只会当没看见。

  在人市,轻易不会有合体期的妖修出售,即便是偶尔有那么一两次,那都是绝对的天价,可是这个金鹏之子,拒马城的高层给出的售价只有区区的百万符文石外一万通天积分,跟他的实际价值相比,简直就是大白菜价了。

  李文骏在脑海中盘算了半天,权衡了很长时间的利害得失,一咬牙,一跺脚,还是决定买了。错过这次机会,他都不知道他以后是否还有可能再遇到合体期的妖修可以卖,就算是碰到了,凭他目前的财力也是无法买到的。算来算去,也就只有金鹏之子才是性价比最高的妖修了。

  至于买了之后,会不会遭遇到金鹏王的报复,李文骏也只能搏一把了。只要金鹏王或者金鹏王派出的手下不能一下子杀死他,他凭借生命之树,就能够起死回生。

  李文骏拿出符文石,还有通天积分牌一起递给了伙计,伙计先是一愣,老半天才反应过来,李文骏是要买金鹏之子。

  伙计结巴了半天,然后才慌里慌张地跑到了店后面去,半晌才从后面重新出来,他此时已经勉强恢复了震惊,他再次询问李文骏是否真的要买,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连忙以火燎眉毛的速度,飞快地和李文骏完成了交易,然后指了指铜柱,告诉李文骏,这次交易,不单单是金鹏之子,就连铜柱和金鹏之子身上的符箓,店铺会一起送给李文骏。

  李文骏知道店铺是担心他镇压不住金鹏之子,所以才把这么多价值不菲的符箓一起送给他。单凭这些符箓的价值,就不止一百万符文石外加一万通天积分了。

  李文骏自然不会把这些好处往外推,他让伙计暂且回避,然后店铺中布置了一个隔绝神识的法阵,然后在法阵中,连拉带拽,把金鹏之子连带着铜柱,一起送到了生命之空中。

  之后,李文骏撤掉了法阵,伙计出来。见金鹏之子已经没了影。他也不问李文骏把金鹏之子弄到哪里去了,只是催促李文骏说他要关门了,让李文骏赶快离开。

  李文骏已经暗中让鹰一他们好好招呼金鹏之子,一定要把金鹏之子先揍个半死再说。见伙计催促。他也没有再在这个店中逗留。径直离开了店铺。然后继续在人市中转了起来。

  之后,李文骏又见到了几个店铺中有他感兴趣的妖修出售,他上前一问价。顿时有点瞠目结舌,这里的每一个分神期妖修出售,动辄都是大几十万的通天界,超过百万,也不稀奇。

  李文骏现在也就是有一二十万通天积分,这还是他机缘巧合,接连立了几个大功之后,才积攒下来的,要是搁在其他同境界的修仙者身上,能够积攒个几千通天积分,或者是做个万元户,那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要是按照常规的方法积攒下去,没个几百年的积攒,根本不可能买得起分神期的妖修。可是修仙者有能够有几个几百年挥霍呀?

  李文骏一次又一次的摇头,继续沿着街道,往下转去。他很快就发现,那些出售人族修仙者的店铺,出价不但不比妖修那么少,反而更多,要价更狠。李文骏意识到想通过正常的买卖,搞到让他满意的仙奴,凭他现在拥有的资源,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唯一的机会,就是找到那些自卖为奴的修仙者,如果这种修仙者需要某种特定的修炼资源,那么李文骏还有那么一点点机会完成心愿。

  李文骏已经准备好了降低自己的要求了,实在不行,就不要分神期或者出窍期的人族修仙者,转而买元婴期的真人,这个级别的人族修仙者还是比较便宜的,还在李文骏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不过李文骏还是打算先把整个人市都转上一边,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了,再采用降低要求的办法。

  眼看着就剩下最后一条街道了,李文骏基本上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不过他还是抖擞起了精神,走进了这最后一条街道了。这条街道和李文骏刚刚逛完的那条街道一样,都是一些自卖为奴的人族修仙者。他们的修为境界不等,从刚入门的练气期,再到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应有尽有,但是到了出窍期,就只有稀稀拉拉的一个,分神期的话,李文骏还没有见到一个。

  眼看着就要走到最后一条街道的街尾了,李文骏突然眼前一亮,他看到了一位站在台阶上的修仙者,这位修仙者脖子上插着一个草标,他赫然是一位自卖为奴的分神期的修仙者。

  此人的面相已经非常的苍老了,而且气色很不好,他站在那里,不时地咳嗽,一咳嗽起来,他的胸膛和气管就会像破旧的风箱一样,发出难听的声音来。显然,他不但有病,而且身上应该还有暗伤,再有,他的寿元应该是不多了,要不然不会如此的苍老。

  在台阶下,围了很多的修仙者,都用一种看牲口一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老者,还有人凑到老者跟前,跟老者讲价钱,希望老者能够贱卖自己。

  李文骏挤在人群中,暗中观察了半天,很快,他就发现这个老者自卖为奴,并不是为了符文石,而是为了其他的修炼资源,他开列出了一个很详细的目录出来,上面陈列了数十种修炼资源,既有高等级的法宝,也有高等级的丹药,还有其他的修炼资源。

  这些修炼资源加在一起,绝对是一笔不菲的财富,如果单单能够用符文石解决的话,或许已经有人把老头给买了下来,但是这里面却是有很多不是符文石能够衡量了,比方说老头提供的清单中,要求有两枚境界丹,分别用于元婴期突破到出窍期,以及出窍期突破到分神期,这两种丹药,特别是后者在通天界,根本就是有价无市,有钱都没有地方买去。

  在很多人看来,老头罗列出来的清单,其总价值已经远远地超出了老头的价值,先不说能不能凑齐老头清单上的修炼资源,就算是能,老头也不值这个价,谁买谁是冤大头。

  李文骏远远地看了一下老头提供的清单,他虽然没有太多的符文石和通天界,但是若单纯地只为了凑齐这些修炼资源,他还是能够办到的。尤其是丹药,那就更是他的强项了,对其他人来讲,最难以取得的丹药,对他来讲,反而是最轻松的。

  李文骏没有急着上前,他打算先看看情况再说,他有不代表他要做冤大头。

  又等了一会儿,李文骏听着周围的修仙者纷纷议论,逐渐地对老头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这个老头不是拒马城本地人,而是一位从内陆赶来前线冒险的修仙者,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几个同家族的修仙者,据说其中还有他的一位嫡亲后人。

  老头原本是想到前线寻找突破的机缘,同时通过和妖修的战斗,搞点缴获,带回去后,好换一些修炼资源,可是造化弄人,老头和他的族人第一次上战场,就碰到了硬茬子,他的族人如何,没有人知道,老头却是身受重伤,境界从分神后期跌落到了分神初期,原本活蹦乱跳的一个人变成了病秧子。

  老头这次或许是觉得自身已经没有什么转好的可能性了,日后的日子也没有奔头了,故而想为族人留下一些后路,所以才自卖为奴,希望能够为家族换回去一些紧缺的修炼资源。

  了解到老者的这些情况,李文骏对老头生出了几份同情之情,不过也仅限于此,他可不会乱发慈悲心。他不是救苦救难的佛陀,修仙界比老头更惨的不计其数,他没有能力救,也没有心情救,就像他当初逃荒的时候,不也是自己一个人挺过来的吗?却是从来没有人救过他的。

  李文骏想了想,凝音成线,利用传音术,给老头讨价还价起来。李文骏的意思是多给老头一些丹药,免掉其他的修炼资源,然后换取老头的自由,收他为仙奴。

  老头一开始还不太愿意,不过当得知李文骏除了能够提供的丹药的种类和数量的时候,就有了一些动摇。当李文骏进一步劝解他,说丹药是比通天积分还要珍贵的硬通货,有了丹药,还愁换不回来其他的修炼资源吗?老头彻底的动心了。

  双方达成了一致,李文骏让老头停止自卖为奴的举动,跟他一起离开人市,找个没人的地方,完成彼此间的交易。

  老头求之不得,一把把脖子后面的草标揪了下来,丢到地上狠狠踩了一脚后,不顾其他修仙者的挽留和叫嚷,径直离开了人市。

  李文骏远远地跟着老头,又一起离开了拒马城,到了远离拒马城二十余里的一片空旷地。老头等到李文骏现身后,面露凶狠之色,他恃强要李文骏交出符文丹,否则的话,他就要李文骏好看。

  李文骏早就想到了老头可能翻脸不认账的可能性,他还没等老者付出行动,就一挥手,从生命之空中放出了鹰一、鹰二等几个分神期的兽奴,这几个兽奴一涌而上,把目瞪口呆的老头掀翻在地,一顿好揍。

  老头本就有伤在身,那里是这些生龙活虎,在生命之空都快憋出病来的兽奴们的对手,眨眼之间,就让他们揍得连他妈妈都认不出来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