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156章 不敢赌,就滚蛋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418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156章不敢赌,就滚蛋

  李文骏打开房门,就见大哥手里面拎着两只鸡,忐忑不安地看着他。见他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李硝衣明显松了一口气,说道:“三弟,你总算出来了。我刚才还担心你赶不上下午的血斗呢。”

  李文骏笑道:“放心,大哥,我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呢。对了,这两只鸡如何?”

  “它们一直都很好,没有任何异常。不信,你看看。”李硝衣手一松,把两只鸡丢到了地上。

  甫得自由,两只鸡咯咯地叫着,拼命地挥着翅膀,从楼上飞到了楼下,惹得楼下吃饭的客人一阵鸡飞狗跳,咒骂不停。

  李文骏呵呵一笑,手扶着栏杆,朗声道:“各位,不好意思,扰了各位喝酒的雅兴。掌柜的,在场朋友的吃喝都记到我的账上,回头一块给你结。”

  李文骏、李硝衣兄弟两个一起下楼,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李文骏让掌柜的赶快上一桌饭菜,吃完之后,他就要赶往盆地北面的斗场。

  在等饭菜上桌的时候,李硝衣不无担心地问道:“三弟,你昨天刚刚受伤,今天就要登台和人血斗,你能支撑得住吗?”

  一夜之间,深可见骨的伤痊愈,这种事说出来未免太过惊世骇俗,李文骏不想把这种事和大哥分享,万一大哥口风不严,无疑当中泄露出去,那就是一场天大的麻烦。

  他呵呵一笑,说道:“大哥,你不用担心,一点小伤而已。”

  李硝衣还待再问,掌柜的双手抱着一个酒坛子走了过来,说道:“道友下午就要和人血斗了。我没有什么好表示的,这坛十年酿的老白干,我免费赠予道友,愿道友下午能够在斗场狠狠地揍那些人贩子们一顿。道友,你可一定要赢,我可是在你的身上押了十块下品晶石的。”

  掌柜的话音刚落,就有在大堂吃饭的客人站了起来,他说道:“原来你就是下午要血斗的那位李文骏呀,我也在你的身上押了五块下品晶石。各位,我提议凡是在李文骏身上押了注的朋友,全都站起来,咱们一起敬李文骏一杯酒,祝你旗开得胜,打出威风,打出气势来。”

  孰料,没有几个人响应此人的提议,倒是有人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可是在吴毅卓他们身上押了大把的晶石,赌他们赢的。李文骏昨天在大街上杀了吴毅卓他们那么多的同伴,今天他们飞把李文骏斩成肉沫不可。我奉劝各位一句,凡是押了李文骏赢的朋友,还是赶快去撤注吧。就算是撤不了,也要往吴毅卓他们身上押个注,这样不至于让你们赔的血本无归。”

  “你放屁,你才会赔的血本无归。我奉劝你一句,你还是往李文骏身上押点晶石吧,否则,你肯定会血本无归的。”那位提议给李文骏敬酒的食客反驳道。

  “人不做死就不会死,你既然一条道走到黑,谁也救不了你。”那位押李文骏输的食客一副鄙视的模样。

  李硝衣一拍桌子,就要和那人去理论,李文骏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那个叫的最凶的食客,现此人也就是个练气期三层的修仙者,年纪不小了,至少也有四十岁。

  “这位道友,既然你认定我李文骏必输,那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大的?”李文骏激他道,“你要是不敢,就滚出客栈,不要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晃悠,小爷看的心烦。你要是敢的话,咱们就在各位朋友的见证下,分别下注,如何?”

  那位食客怎么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滚出客栈,他说道:“赌就赌。不知道你打算怎么个赌法?赌注太小,就不要说出来丢人现眼了。”

  李文骏说道:“我是灵树观的客卿长老,灵树观的观主月瓷道人是我的师兄,我可以留下一封书信,如果我输了,你可以拿着这封书信前往灵树观,别的我不敢说,师兄看在我的薄面上,肯定能够收你入灵树观,以后,你在修仙界也就有了依靠。”

  “你要是输了,命都没了。月瓷道人还能给你面子?”那位食客不相信地说道。

  “给!只要是师弟的面子,无论什么时候,我月瓷道人都给。”月瓷道人的声音突然从客栈外面传了进来。

  李文骏站了起来,朝着月瓷道人拱了拱手,说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月瓷道人说道:“我来看看师弟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怎么,师弟,在这里都和别人打上赌了?”

  李文骏点了点头,说道:“闲的无聊,就跟他玩玩。喂,我师兄都把话撩在这里了,你怎么说?”

  那位食客说道:“好吧,既然是月瓷道人亲口许诺,我姑且信你吧。”

  “信就好。我刚才说的是如果我输了,反过来,要是我赢了,你输了,你把你的脑袋割下来给我,怎么样?”李文骏淡淡地笑着。

  那位食客就是一惊,质问道:“你的条件太不公平了吧?凭什么我输了,就要把脑袋输给你,你输了,只是给我一封介绍信就行了?”

  李文骏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我输了,我早就让吴毅卓他们给宰了,就算是我想把脑袋输给你,估计都轮不到你了。怎么样,敢不敢赌,不敢赌,就给我滚蛋。”

  那位食客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没有几个人愿意把自己的命拿出来跟人打赌,他又不是亡命徒,好不容易才修炼到了练气期三层,外面还有大好的日子等着他去享受,焉肯轻易地把命搭在这里?

  “不敢赌,就滚蛋。记住,我说的是滚,走,爬都不行。”李文骏不客气地说道。

  “我,我……”那位食客站起来,想说两句硬气话撑撑场面,甚至他有股冲动,想豁出去,把自己的命押上,但是一想到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他就失去了勇气。

  “跟他赌,跟他赌。”旁观的食客们纷纷鼓噪道。

  那位食客看着这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陌生人,心中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一点勇气突然之间消散开了。他说道:“我滚,我滚还不行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