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005章 童男童女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5082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仙长,你要童男童女干什么?难道是要祭祀河神,哦,不,是河妖?”中年汉子神色不由得一变。

  老道一眯眼睛,“谁说贫道要祭祀河妖了?贫道要是这样做,还叫什么斩妖除魔呀?贫道刚才不是说了吗?

  要让他们和贫道一起施法,具体如何施法,贫道就不和你们细说了,说了你们也不懂。你们要是想保得本方土地靖晏安康,就要无条件地配合贫道。

  当然,贫道不会让这些童男童女白忙活,等到除掉河妖之后,贫道会从他们当中,选择优秀者,收为弟子,随贫道云游四海,参悟仙道。”

  老道说完,眼睛一闭,任凭军堡镇的里长等人如何询问哀求,再没有说过一个字。

  里长无奈,只好从地上爬了起来。当然,在爬起来之前,他没有忘了让捧着银子的随从,把银子连带托盘,一起恭恭敬敬地放在老道面前的地上。

  里长带着几个随从,面朝着老道后退了几步,朝着老道深施一礼,这才转身退出了晒谷场。

  老道这时突然睁开了眼,看了退出晒谷场的里长一眼,朗声道:“贫道三日之后,还要赶去参加百仙会,如果三日之内,你们不能凑齐六十三个童男童女,你们军堡镇是生是死,贫道就不管了。你们好自为之。”

  里长脚步一顿,迟疑良久,才心事重重地应了一声:“仙长,我明白了。”

  “里长,难道真的要听这位仙长的,要为他准备六十三个童男童女吗?”一名马脸的随从问道。

  里长摆了摆手,“走,先回村。回去后,咱们好好研究研究。还有,派两个人,过来伺候着仙长,千万不要怠慢了。”

  里长带着随从、乡绅,上了路边的肩舆,由人抬着,匆匆地往两三里外的军堡镇赶去。

  在晒谷场外看热闹的李文骏直到现在,还没有从老道手射火球的一幕带给他的震撼中,回过味来。

  李文骏是少年人,最是渴望有人关注的年纪,对他而言,老道的这一手,实在是太帅了,如果能够学会,必定能够吸引无数人的眼光。就像刚才,就连堂堂的里长都要跪在老道面前哀求,这是一种多么大的荣耀?

  除此之外,李文骏还想到了数日前,他从那条三条腿的狼的利爪下,夺取水源的经过,如果他掌握了这一手手射火球的仙术,再遇到类似的情景,还会那么费事吗?

  他和父母家人离散,以后想找到他们,说不定还要经历多少艰难困苦,如果掌握了这手仙术,对寻亲也是大有帮助的。

  想到这里,李文骏头脑一热,一抬腿,就要冲到老道跟前,恳求老道能够收他为学徒。

  就在这个时候,斜刺里突然冲出一个矮小的黑影来,他抢在了李文骏的前面,穿过晒谷场,冲到了老道的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老道的面前。

  李文骏凝目细看,跪在老道跟前的那个人是个削瘦的少年,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头枯黄,唯一值得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一双眼睛,闪烁着一份让人心悸的倔强。

  “仙长,请你收我为徒。”少年的声音沙哑,一边哀求着老道,一边砰砰地磕着响头。

  李文骏心中一动,把已经抬起的脚重新放下,他要看看老道是不是乐意收徒弟?如果乐意收,又是什么样的条件?

  少年砰砰地磕了一百多个响头,额头磕在硬若顽石的地面上,额头都磕的红肿一片,老道才睁开了眼。他上下打量了少年一眼,脸色一变,袍袖一拂,抽在了少年的身上。少年如遭重击,翻着跟头,倒滚了出去。

  “一个小叫花子,就想让贫道收你为徒?你以为仙术是什么人都能够修炼的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老道冷哼一声,面显厌恶之色,也不知是不是围观的人变少了的缘故,不复仙风道骨的模样。

  李文骏心中一凛,自己的情况不比那少年强多少,即便是如同少年一般哀求,估计也别想让老道心软。况且,这老道也不像良师的样子,别的不说,军堡镇足足凑了三百两银子,才让老道勉强同意帮他们斩妖除魔。

  李文骏的父亲就是个手艺人,父亲跟李文骏讲过他小的时候,为了把手艺学到手,跟着师父吃了多少苦,白给师父干了多少活,又给了师父多少孝敬,苦熬了多少年,才掌握了一门养家糊口的手艺。他父亲学的还只是制皮衣、皮甲的手艺,老道掌握的可是斩妖除魔的仙术,不可同日而语。

  他是要跟老道学艺,要把老道一身的本事学到手,得拿出多少银钱孝敬,才能够让老道松口呀?

  看来想学仙术,不能将希望寄托在这个老道的身上,还需要另寻他法。

  李文骏拿得起放得下,明知不可为,他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老道的身上。他紧了紧身上的行囊,绕过晒谷场,顺着大路,朝着两三里外的军堡镇走去。

  通往军堡镇的大道笔直,路两边的槐树和柳树长的郁郁葱葱,高大非常。李文骏愕然地现每一颗树下都聚集着一伙儿人。这些人一看就是逃荒的,无一例外,都是面目麻木,衣衫褴褛。他们大部分都是成年人,少见妇孺老幼,不多的几个孩童也都是有气无力,不见一丝活泼。

  李文骏心里沉重无比,他有心帮助他们,可是他全身上下的家当少的可怜,顾住他自己这一张嘴都困难,根本无力去救助他人。他能做的唯有硬着心肠,不看他们,迈开大步,朝着前方的军堡镇走去。

  距离军堡镇越近,在道路两边聚集的逃荒灾民越多,到了镇口,李文骏突然打了一个寒战,他看到在镇口的路边上插着几根杆子,杆子的顶端挑着几颗人头。人头的下面悬挂着一个白布条,上面写着几个黑字――擅闯军堡镇者死。

  李文骏大字不认识几个,但是他能够感受到那几个字的杀气腾腾,他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暗中决定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军堡镇的镇口还有庄丁手持刀枪,堵在进镇的街口。

  大概是见李文骏衣裳还算干净,不像是逃荒的,庄丁没有拦他,只是让他交了五个铜钱做入城税,就放他进去了。

  李文骏先到一家临街的面馆,要了两碗刀削面,一番狼吞虎咽,他连汤带面,全都送到了肚子里。就这,还意犹未尽,又找老板要了一碗面汤,灌到了肚子里,直喝的肚子都鼓了起来,饱嗝连连,他才恋恋不舍地把碗筷放下。

  两碗面,面馆老板要了李文骏足足五十个钱,差不多是正常价格的十倍。这不是面馆老板欺负李文骏,而是因为逃荒者涌来的太多,军堡镇的粮食早就涨价了。现在就是这个价。

  把面钱给了面馆老板,李文骏离开了面馆,他在军堡镇中溜达起来,一边散步消食,一边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把手中的狼皮卖掉,多凑一些银钱,方便他上路继续逃荒。

  就在李文骏在面馆吃面的工夫,军堡镇的里长已经回到了自家的宅院,他派人把全镇有名的乡老、士绅请了过来。

  里长也没有隐瞒,把刚才在晒谷场上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最后,他说道:“各位,具体情况就是这样,事关咱们全村一千五百多口人的生死,我一人不敢做主,特地把各位请来,共商此事,还请大家一起替我拿个主意。”

  一位四十多岁、身穿儒生长袍的书生说道:“里长,天下大旱,又不是我们军堡镇一个地方的事情,乃是天下人的事情,自然不应该由我们军堡镇一个镇子承担,我建议咱们马上将此事上禀到县衙,请县太爷做主。就算是要凑童男童女,也应该全县一起来做这件事。”

  坐在书生旁边的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此人一脸精明,乃是镇上最有钱的人。

  他说道:“秀才,你又在说痴话。咱们这里距离县城一百多里,就算是骑上快马,来回一趟,也差不多得多半天时间。

  再说了,你到了县城,就能见到县太爷了?你就算是孝敬门房了银子,他给你耽搁个一两天再通报,那都是不错了。

  况且,你怎么能够确定县太爷一定会同意你的要求呢?咱们说那道长会仙法,县太爷要是不相信,非说仙长是蒙事的,怎么办?你怎么向县太爷证明?难道你还能把仙长请到县衙吗?”

  里长连忙说道:“大家先不要吵。去县城,向县太爷求援,时间上来不及了,咱们还是先顾眼前吧。各位,仙长要七九六十三个童男童女,搞什么七星九宫阵,你们觉得这件事靠谱吗?”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说话,他们也都觉得此事有点蹊跷,但是说蹊跷吧,他们又都不懂仙术,不敢妄加评论,倘若误了大事,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里长见众人沉默,不悦地说道:“各位,你们该不会是让我一个人拿主意吧?你们要是再不表意见,我要是做了决定,有什么事情摊派到各位头上,你们可不能拒绝。”

  新书上传,需要大家的扶持,麻烦大家收藏一下,并投上几张推荐票,骑兵很需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