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永生无罪

第264章 唯一可能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3172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永生无罪最新章节!

   第264章唯一可能

  “李仙师乃是国之柱石,破军侯你当众诋毁李仙师,那就是意图谋反,朕如果不加以严惩,那么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要蹦出来,造谣中伤李仙师了,朕绝对不能够允许这种情况生。御林军何在?”皇帝神色严厉地道。

  “在。”在回廊下林立的御林军应声道。

  “来人,扒掉破军侯的官袍,打落他的官帽,将其锁拿起来,打入刑部天牢,择日三堂会审,查他究竟有何居心,竟然敢恣意诋毁李仙师。”皇帝下令道。

  “陛下,万万不可,破军侯乃是国之重臣,陛下擅杀朝中重臣,乃是不祥之兆。”马上就有一位和破军侯亲厚的御使站了出来,为破军侯求情。

  “既然皇帝杀不详,那就由我来杀吧。”一直沉默不语,似乎是在旁观好戏的李文骏突然插嘴道。他也不等皇帝准许,就屈指一弹,一个火球从他的指尖飞出,径直疾射向了破军侯。

  破军侯乃是世俗之人,再加上又养尊处优,身宽体胖,身体的灵活性竟然连个普通人都不如,他惊骇地看着飞来的火球,眼睁睁地看着火球落在了他的身上。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破军侯要被活活烧死的时候,破军侯悬挂在腰间的一块玉佩突然炸裂开来,一道青蒙蒙的防护罩突然升了起来,将破军侯护在了中间。火球撞在了防护罩上,噗的一声,就灭了。

  “陛下,你也看到了,这个李文骏是多么的飞扬跋扈,根本没有把你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当着你的面,就要杀我这个王侯,假以时日,他是不是还要杀国公,杀王爷,杀王子,杀太子呢?”

  逃过一劫的破军侯马上又展开了对李文骏的攻击,他很清楚他和李文骏之间,只能活一个。今天在供奉院中,正是将李文骏拿下的最好时机,如果错过了,他就再也没有报仇雪恨的机会了。

  “区区一个一品的防护玉佩,破军侯,你以为凭借这个东西就能挡得住我吗?”李文骏没想到破军侯身上竟然有低等的防护法器,以至于有些大意。不过这么低等的法器,对他来讲,随手就可以破之。

  “李道友,破军侯乃是国之大臣,他是否有罪,当生当死,理应由皇帝陛下决定,还是请你住手吧。”一位供奉站了起来,他坐的位置非常靠前,身上的服饰也和那些王爷有些像,这应该是一位王级供奉,根据李文骏的了解,他就算不是供奉院的院主,也是副院主。

  李文骏却没有理会他,更没有去看皇帝一眼,他心神一动,七云剑从他的袖口飞出,游鱼一般,从破军侯的胸口飞过,一道血箭飙射而出,破军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身子一歪,以头触地,就那样佝偻着身子,一命呜呼了。

  “李文骏,你……”那位站起来的供奉脸色大变,他没想到李文骏竟然如此不给面子,非要当着皇帝的面,在供奉院杀人,李文骏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了?还真以为他在这里就是无敌的了吗?

  哗啦啦。

  接连有供奉站了起来,他们个个怒视着李文骏,他们本来就不满李文骏受到皇帝的最高礼遇,如今李文骏又做出在他们眼中非常跋扈嚣张的事情来,这让他们再也无法忍受李文骏了。毫不客气地讲,绝大部分供奉都对李文骏起了杀心。

  “陛下,各位道友,我有话讲。”李攀见势不妙,连忙越众而出,“陛下刚才都说了破军侯意图谋反,早晚也是个杀头诛九族的结局,李道友杀破军侯,可能在时机和地点上,略有瑕疵,但是瑕不掩瑜嘛,陛下乃仁厚之主,心胸宽广,一定不会因为这点瑕疵的存在,就迁怒到李道友头上。”

  皇帝城府之深,在整个大宋国也都是数一数二的,然而即便是以他的城府,这会儿也有点怒火中烧,李文骏当着他的面杀人,这就让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挑战,李攀这会儿又蹦出来替李文骏说话,话里话外是让他打落牙齿往肚子里面咽,有再大的委屈也不能吭声,也得忍着。

  李攀吃他的,喝他的,在关键时候,竟然如此靠不住,这让皇帝心头的怒火更旺了。他阴沉着脸,嘴角的肌肉抽搐了好几下,一个“杀”字就在他的嘴边徘徊,他相信只要自己下令,供奉院那些早就被他惯坏的供奉就会争先恐后地上前,替他除掉李文骏。

  然而皇帝想了想,还是强行把这个念头忍了下去。

  一方面,这不符合他将利益最大化的想法。他这次之所以大张旗鼓,以最高礼遇款待李文骏,其实是他又一次动用帝王心术。

  供奉院的供奉让他给惯坏了,不缺吃,不缺穿,都还不想给他干活,大臣们都是听调听宣,这些供奉老爷们一部分时候是听调不听宣,大部分时间却是既不听调,也不听宣,好处拿了不少,却不肯给他干活。

  皇帝早就有意往供奉院引入新的血液,利用新人来和原有的供奉形成两个不对路的派系,然后让他们明争暗斗,到时候,他就可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了。

  李文骏就是他选定的新人,如果杀一个破军侯,就能够让他将供奉院彻底掌握在手中,或者至少能够调动供奉院更多的力量,那么破军侯死就死了。

  另外一方面,李文骏实在是太镇定了,皇帝识人无数,设身处地地为李文骏考虑,这会儿不管是谁都应该流露出慌张的神情来,就算是不慌张,稍微紧张一点,也是应该有的,可是李文骏却是安之若素,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表情。

  能够有如此表情,只有两种可能,一个可能是李文骏是傻子,无知者无谓,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李文骏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中,他有足够的本事和手段从供奉院脱身。

  在皇帝看来,李文骏是傻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么仅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李文骏自恃手段过人,一点也不畏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