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妖噬天穹

序章 二

妖噬天穹 邪宇风 8015 2021-11-02 22:02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妖噬天穹最新章节!

   宇宙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它也隐藏着很多很多的秘密。

  然而在这个浩瀚无垠,粼光闪闪的宇宙里也有一处神秘星系,综合实力乃至全宇宙中最强的,它就是——

  银河系!

  在这个神秘而又令宇宙中所有的修炼者人所向往的星系里,一颗湛蓝色的星球散发着令它骄傲自豪的光晕。

  地球——华夏区!

  “天儿,你知道吗?自从你走出家门的那一天,到现在已经是足足三百年了,2500年的今天是中秋节,呵,这还是你的生日呢!可是,身为父亲的我却没能帮上你什么忙,有时我真的很内疚……天儿,在那一边,你可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龙园小区,名如其名,里面种的花都是名贵稀有的花儿,名震全宇宙的龙家就是坐落在这里,房子很美观雅静,造型奇特,不仅如此,整座房里飘逸着迷人的芳香,深吸一口都会让人精神百倍!

  一间房间的房门半掩着,里面站着一位头发乌黑发亮的中年人,他用他那双结实厚重的手轻轻的扶摸着照片上那个充满阳光帅气的少年,沉默不语,灵动的双眼满满的思念。

  照片上那少年那张坚毅帅气的脸庞,乌黑的短发,还有那双充满灵动的眼睛……如果有人在这里仔细一看!

  定会发现照片里面的人简直就是这位中年人的年轻版!

  “叩叩……”

  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中年人的思绪,中年人整理了一下心绪转身走了出去。

  天儿,父亲好望你能抽个空回家一趟!

  这是中年人在离开桌子前最后用神话传在桌面上那颗流动着蓝芒的石头上的话语,随后紧抓在手里,紧紧地握着,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心握了下,咔嚓的碎在手中,随后走了出去……

  “天,小心喲!这个地方很危险的,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一命呜呼哀哉!”漆黑的山洞里,走在前方背着一柄长剑,穿着一身“华丽”的道袍的男子打趣道。他们在这里足足被困了二百多了年,过着没有美味佳肴吃的日子,过着天天不洗澡的魔鬼生活,若不是这二人意志坚强些,恐怕也早已经疯掉了。

  “二百多年了,这迷宫山洞都被咱们走了个七七八八了,这条路也走过不下几万次了,你说能有什么危险啊?!”被叫做“天”的男子满不在乎的道。在这被困二百多年,走这条路都走得连这穿着的靴都破了好几个洞了,任谁也都会放下那个警惕心来吧。

  “你说的也对……那……”背着长剑的男子放下了紧张的心,继续走着,时不时也来一句倜傥“天”的话,笑声在这个安静得能听得见自己心跳声的迷宫山洞里回荡着,使它变得也不在安静了起来。

  “嘀嘀嘀…”掺杂在石壁上的露水,顺着石刺的尖端一滴一滴滑落而下,轻脆的落到青色的石块上,湿润了它身边的每一处地方,包括那一条条裂缝。

  “呼呼呼呼……”压抑得异常的低沉呼气声响起,不过那两人此时有说有笑并没有注意到这边。蓝色的淡光在青石上流动,不到几息间便消失了,但那突然多出了一个神秘的身影!

  它望着前方的二人,也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它的步伐很轻,轻的没有产生一丝的杂音,连风的流动方向也没有拨乱到,仿佛它就是一个根本不存在于世间的生物!

  渐渐的,它靠近了。

  “呼呼呼呼呼……”的低沉的声音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也消失了,这个神秘的生物在他们二人毫无知觉中无声息地站在了二人的身旁,眼神冰冷的看着笑容满面的他们,锋利的爪子泛滥着寒冷的光芒。

  “天!你看前方!那是什么?!!”背剑男子忽然惊呼一声就拉着“天”向前跑去。不过他刹时愣住了,手中的手很冰冷,令人刺骨般的疼痛,一股阴冷的至寒之气向他手心中不断渗入,不待他御防时就猛烈的进攻!

  “啊!”

  看到他这个好哥们突然捂着手倒在地上痛苦地惨叫,“天”有些慌忙地拿出武器冲了上去。

  “嘶嘶——噗……”

  无形的爪子无声的临近他的身体,尖利的锋刃从他的胸口划过,带走了一块块血肉残脏,阴寒的气体像针刺般从伤口处长了出来冰封住了,“天”淡红的嘴唇瞬间苍白爆裂了开来,身体上各个机能器官一点点的被那阴寒之气吞噬着,阻碍着身体的运作,红色的残碎内脏沾染在他的衣服上,像血色花蕊一般美丽诱人。

  “我伦不泽一生修行中处处逢凶化吉,想不到今天却是遭遇强敌,难逃此劫!看来在这困了几百年,好运也被侵蚀掉了,衰气逢身了……”背剑男子早趁神秘生物抽手离开他去攻击“天”时,取出一颗丹药服了下去,压抑体内的阴气一下,急速的后退再另作打算,也赌一赌他的运气是否还健在。

  但虽说寒气被压抑住,不过身体的各个方面在之前也被侵蚀过,很多都坚硬了起来,此时神秘生物解决掉“天”再一次转向伦不泽那边。

  面的这次袭来,他也自然是躲不过了。

  不过伦不泽也知道逃不掉,却还是抬起右手边挡边逃,但他们二人的修为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利爪再次噗哧的从这人的身体穿透而过,残碎的内脏哗啦啦的掉落在地上,整只冰封的右手连带半身子被活活的撕裂出来,掉在旁边,鲜血四溅!

  恐怖!残暴!诡异!直摧伦不泽那颗幼小的心灵,他长声惨痛的呻吟着。

  “天”冒着冷汗顽强的站了起来,悲伤的望着伦不泽,又望了望前方那颗萤光流动的巨大棱晶,脑袋不断转动思考对策。

  我可不能死在这里,我还要活着回去见他们!“天”在心里嘶喊着,目光直视那颗巨大的棱晶那边,“不泽,赶快跑向棱晶那边!我们每次没遇到这棱晶都很安全,而这次,遇到了却遭遇到了危险!一定是这个棱晶搞的鬼!我们一起去摧毁它!!!”朝伦不泽说完后,不管他反应没反应过来,拔腿就向棱晶那边跑去。

  “天”离棱晶很近,虽然身体的变得得坚硬,但还是很快的就到达了,不管有没有陷阱机关之类的就抡起拳头轰过去,“给我粉碎吧!!!”

  他要赌!赌他的猜想是对,赌他们的运气,赌他们二人的生命。碎了,或许一切都消散了;碎了,或许他们就会躺下来……不管是哪个结局,他都要尝试一下,包括它!

  伦不泽听到“天”这么说也秒速翻滚而来,怎么说他的身家还是有些富裕的,服了几颗丹药,虽然还很痛,重伤,但为了活,再痛他也得忍着!咬紧着紫意的嘴唇,左手拔起长剑一边朝后挥舞,剑影丛林,剑刃纵横齐发,一边急速退后,靠近棱晶那边。

  “一次又一次是这样的结局……一次又一次的被侵略……可恶的草寇!”空中悲伤的话语令“天”身形一顿,但他的决心是不会变的,那包裹蓝炎的拳头结结实实的轰在棱晶上——

  咔嚓!~

  一时间,整个巾洞都静了下来,唯有这棱晶慢慢碎掉的声音。

  而那偷袭他们的神秘生物也缓缓的露出了她的身影,轻盈的淡蓝色衣服点缀着血红的花儿,戴着一双蓝爪的手插着曼妙的柳腰,另一只沾染鲜血的爪子指着他们,没说什么,苦涩的一笑,嘴角轻轻的颤动,止住了眼角刚要冒出来的玉珠,闭上双眼,她只能静静地等待着之前设置好的“它”来临了!

  伦不泽整个人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去了,眼瘪瘪的盯着,等到棱晶“咔嚓”轻脆的破碎声终于响完后,完全破裂开来后,这两人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来。

  透明的块状晶体嗒嗒的掉在地上,搭放石台的棱晶上面露出了一个不断旋转而且毫无吸力的漩涡!

  咻咻呼呼的声音在漩涡内不断回荡着,“天”听到这声音后脸色大变,竭力的朝着伦不泽吼道:“趴下!”自己则像疯狗般就地一扑,蠢驴打滚的滚到石壁旁,整个身子颤栗地紧贴着冰冷的山壁,利用体内的力量化成一个保护罩保护着自己。

  “啥?”伦不泽愣愣的看着“天”,不明白他所说的话,不过见他驴打滚的贴着墙壁的样子,不禁笑道:“哈哈哈,天,你……”笑声不到片刻也瞬间终止了,不是他不想笑,而是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整个人保持刚才那个样子“哗!”的下,像一滩水一般碎掉落在地上,血腥弥漫着周围,鲜血染红了土面,无数的刃芒不停地冒出,横扫周围!

  淡蓝衣裳的少女见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挥手就施展了个保护光膜,冲向“天”那边。

  她要解决这最后一个想要入侵的强盗,决不能让他去破坏她的家园!

  蓝芒大起,巨大虚影爪子凭空出现,少女右爪向前披靡一扫!巨大的爪子虚影也随之扫下,狂风四起,碎石乱撞。

  整个山洞被光刃和碎石刮得伤痕累累,摇摇欲坠,顶上不断有石头掉落下来……

  “你妹的!拼了!”咬着牙,“天”见到这么强悍的一招临来,右手一动拿出一颗光彩夺目,但心中却知这只是一颗半成品的丹药,把它放入了嘴中。

  丹药一进口立马化作一股暴虐的暖流,流向四肢百骸当中,供给他源源不断的力量,身前的寒冰瞬间熔化掉,身上的血肉以肉眼也不可见的速度重新生长了出来,蓝绿的瞳孔不断的放大变成烈焰赤瞳,整个人就像一只爆走的远古凶兽,凶悍的扑向少女,速度快得令她防不胜防,虚空巨爪也直接被他发出的一团蓝炎给焚烧而烬!

  似爆走状态的“天”靠近她的一刻,直接释放强大的威压碾压她,使她不能快速的反抗,紧接着右手环腰抱着她低头强硬吻了下去,她那万年冰冷的嘴唇在这一刻也开始消融了,炙热的气息扑鼻而来,令她的精神不由恍惚了一下。

  “天”则趁她这发愣的一刻,指尖蓝炎流转,朝少女丹田处用力一点,“唔!”的一声,她嘴中的液体涌进了“天”的嘴里,身上的气息也为之降弱,脸上也泛起了夕阳般的潮红!

  做完这一动作后,“天”没有继续再对她做任何事,他明白她已经对他构成不了什么危挟了。

  不过“天”还是继续的保持着吻着蓝衣少女,神识外放,疯狂的探测周围,双手抱起少女,步形不断变换地闪躲着袭来的气刃。

  淡蓝色衣裳的少女眼神迷茫的看着那双离她很近,透露着一股嗜血暴虐的赤瞳,她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不杀她,现在的她修为可以说是全无了,实力大不如从前,动一下手指也感到异常的吃力……对于他来说,现在杀死她只需要动动手指而已,可是他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

  “唔唔唔……(天炎·绞杀!)”嘴中发出奇怪的声音,“天”分神地利用神识操控着地上那把沾染了伦不泽鲜血的贴身长剑,施展出了一招他很久没有施展过的招术,甘甜的鲜血从心口上涌而出,流进了少女的嘴中……

  粗壮交插的蓝色剑芒携带着炙热的蓝色火焰,犹如两只猛虎神兽般奔驰向去,音如雷霆之怒,撞进漩涡中,摧枯拉朽的齑粉那一把把飞出的刃芒,直奔它们的“老窝”!

  “天”发完招后整个人也开始摇摇欲坠起来了,目光暗淡地望着近在眼前的“生路”,血渍斑斑的利剑噔噔的掉落到了地上。

  他知道,那丹药的副作用已经发作了!

  他脚步很虚浮,摇摇晃晃地一步一步向前踏去,乏力的感觉不断的涌现出来,双脚不停地在颤抖,不仅仅是脚,连双手也在颤抖着……

  忽然一块拳头般大小的岩石坠落下来,砸到他的那虚弱的后背上,身体也向前倾斜的倒下……沉重的脑袋也似乎快要炸裂开来,黑暗不断的吞噬着他视线的光明……

  ……这是要死的节奏吗?呵……我真的好不甘心啊!……我还没尝试过谈恋爱时是什么味道的呢……我还没——带领“他们”走向辉煌呢……“天”在心里感到了乏力,好想就这样躺下来,睡上一觉,或许这一觉有可能会让他永远都不能再醒过来……

  模糊的视线中,看着好像有些吃痛的少女,在这一刻他仿佛有了不得不坚持下来的意念,眼前的佳人美得已经快令他窒息了,体内本要停止跳动的心,在这刻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一股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让得他脚下一稳,在那一瞬间紧闭上了双眼,向前全力的一跃!

  我——还不能死在这里!死了的话,谁来给他们当靠山……谁能……

  “天”抱着少女从巨石底下滑了过去,嘴也分离了开来……一同坠入了那深幽的漩涡中,消失不见……

  整个山洞轰然的开始的倒塌,不过却不是大范围的。

  大小、形状不一的岩石,嗒嗒嗒的砸到地上,掀起一番烟雾,那一滩零碎的血肉也慢慢的被埋藏在岩石底下……

  “七弟,你可真是难找啊!这么久了终于舍得了么,今天被哥哥我给逮到了,唔……哥哥可是不会这么快带你回去的。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必须要好好玩才行!……嗯……就是不知道,他们会怎样了?呵呵呵……”凌乱的倒塌声中掺和着一种喜悦的笑声,突然整个山洞间亮起了耀眼的绿光,不过也瞬间即逝……

  “踏踏踏……”

  一阵有条不紊的脚步声很不谐调的响起,一位少年从山洞拐弯处走了出来,之前的一切皆被他收入眼中。他背着双手,长长的淡黄色头发梳理得翻倒在后背,额头上只留有一撮淡黄色头发弯垂而下,脸上挂着浅浅天真无邪的笑容,喃喃道:“真刺激!真好玩!来这里,果然没错。”他抬起右脚向前一踏,整个场景仿佛都缩小了一般,一瞬间出现在漩涡前,缓缓地走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这位突然出现的少年临时还忘张嘴大叫,配合下场景的气氛,脸上的喜意也更浓郁了。

  “轰隆隆……嘣……”

  在少年消失的那一刻,塌陷的山洞四周忽然散发出明亮的光芒,整个山洞山顶“轰隆隆”的凹陷了下来,四周的石块尽数粉碎!那神秘的漩涡刹那刻间也消失不见!整个山洞外面尘土飞扬,塌陷声轰如雷鸣!

  引起了周围正在撕杀的几队人马的注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