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皇帝是我叔

大结局

皇帝是我叔 连翘 4900 2021-11-02 22:01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皇帝是我叔最新章节!

   “未竟!我含辛茹苦为你呕心沥血这么多年,你真能忍心为了旁人给的一点儿甜头就叛变吗?!”

  我捧着自己破碎的心肝,对于刚睁眼没多久就看见他们父女其乐融融欢欢喜喜的景象,强烈地表示接受不能!

  起码……我生的女儿,她至少也应该问我一句“家里突然出现的男人是谁!”“你是不是给我找了后爹!”这样的话,即使她不问我,最起码也要保持全程板着脸或者翻白眼才对,可她却……这太不合常理!

  未竟一手抓着枣泥糕,一手抓住傅东楼的下摆,眼皮抬都不抬,“能。”

  我:“……”

  傅东楼抬袖轻咳。

  未竟是看到了傅东楼的反应,才像突然得到了命令一样,扭扭捏捏地跟我解释起来,“娘亲你不要生气嘛,爹爹都跟我说了我是她女儿啊,那跟自己爹爹在一起怎么能算是叛变嘛!”

  我的心彻底凉了半截,教育失策都是我的错!“未竟,你这样没有防心是很不对的,难道只因为他是第一个来认你的,你就相信他?”

  “不啊。”

  “别狡辩,那你还考虑什么因素了你告诉我!”

  “看长相啊。”未竟说完,就把手里的枣泥糕全部填进嘴里,然后摸了摸自己鼻尖,垂头不再做声。

  我:“……”

  还能把她再塞回到肚子里吗?!跪地求问上苍!

  “爹爹帮你跟娘亲求和,你在外面等,可好?”傅东楼的黑眸中有种能将人溺毙的温柔,他用这种目光在对自己的女儿施法。

  “嗯!”未竟被他的法术……控制成功,遛得比长了八条腿的兔子还快。

  傅东楼走近我,帮我别好耳边坠落的发,“怎么了,大清早就闹脾气,还来挑拨我和女儿的关系?”

  那语音不大,即轻且柔,把我磨得快要软成一根煮脓了的面条,还好我保留着口舌的倔强,对他质问道:“你起来的时候起码要告诉我一声啊,不然我睁眼的时候屋里只剩下我一个人,那感觉特别不好!”

  傅东楼定定地看着我。

  我继续嘟囔,“我以为……我是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来。”

  “噢……”傅东楼眼含浓情蜜意,与我对视片刻,唇畔便弯起一抹笑,“原来娘子是在闹别扭?挺难得。”

  我:“……!!!”

  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gt;amp;lt;

  在闭塞的世外桃源,没人见过先帝,连先帝是不是长了三只眼睛七头六臂与旁人不一样也不知道,红尘啊滚滚,痴痴啊情深,全都可以实现在这里。

  客栈开门迎宾,我只是从前厅一闪而过,准备一家三口……初二回娘家……

  去没料到,常来的食客们已然开始围绕着我议论,声音迅速飘入我耳―――“老板娘今日怎么如此神清气爽,不太寻常!”

  “噢,是她男人回来了。”

  “咦~怪不得,怪不得……”

  “所以说,女人要是想娇俏,药补食补都不如阴阳调和一下来得快,对吧?”

  “大哥,您高见啊!”

  我欲哭无泪,难为我平素一直维持着淡雅端庄、不苟言笑的形象,可在这一瞬,食客眼里“我曾经苦心经营的形象”直接就跟“一直欲求不满的症状”划上了等号。

  罢了,看在某人现下是三好夫君的份上,我姑且忍了。

  回到娘家,家人的反应几乎都一样:先是一怔,然后一瞪,最后一笑,道一声温暖的“来了”,像是熟悉地早就知道你要来,都在等你来。

  ……

  良辰美景,阖家欢乐,总是让人意犹未尽,我们返程的时候路过风景秀丽的田野,未竟蹦蹦跳跳地摘下路边的花,举着花茎那端问我,“娘亲,这个能吃嘛?”

  我本想说不能,但脑子一转,“乖啊,问你爹去,你爹说能吃就能吃。”

  未竟立马将手举到傅东楼面前,“爹爹,这个好吃嘛?”

  “乖,爹先尝尝看……”傅东楼竟真的拿起花,tian了tian根茎口,“很甜。”

  “娘亲,真的是甜的呀!你要不要吃?”未竟的嘴里叼着小花,眼波快乐且得意。

  我真想让这一刻,永远停在这里。

  “爹爹背你好不好?”

  “好!”

  走了一路,傅东楼背了她一路,直到最后把未竟哄睡着,他才回房坐在床畔歇了歇。

  听见他呼吸的声音很沉重,像是真的显示出岁月的无情挥刀,我担心地去拍他的背,急得口不择言,“你从来都不懂得珍惜自己,都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悠着点,背她这么久怎么受得了!”

  他的脸色顿时黑得像用了几十年的锅底,“一大把年纪?”

  我意识到自己触及雷区,还没来得及改口就已经被他像捏小鸡崽一样捏起丢上床―――“停停停!我们这里的求欢习俗不是这样!这不和规矩!”

  “从现在起,我就是习俗,我就是规矩。”

  说罢,我的下巴就被傅东楼抬起,随即双唇就被他重重的堵住,用力的吮咬。我有点无力的挣扎了一下,不过须臾,就很主动的搂住他的脖子吻了回去。

  明明我身体都极度地配合了,可口中的倔强仍是不忘,“喂,我这样就从了你会不会显得太过草率了……”

  “点了火又不想负责任么?”

  “要负的……”有风吹来,天终于耐不住这漫长的寂寞,拉起了半边夜幕。而这室内,不再寂寞的我用了最直接的方式诉了衷肠,“你会不会后悔……选了我而放弃了江山?”

  “傻子,临渊羡鱼,不如退而拥你,这是我此生所做的最完美的选择。”

  这也是我此生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果然老话说的没错:水一旦流深,就发不出声音。感情一旦深厚,就辩不清明,傅东楼至始至终给予我的一切,我终于理解,并感激。

  “这辈子,能有你这么一个知我懂我忍我容我的‘叔’,我甚是欣慰。”

  他扬起眉,“你方才叫我什么?”

  对于他“伤风败俗”式的袭击,我作垂死挣扎,“……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嘛!休得动手!一会儿未竟醒来了怎么办呐……”

  隔壁小间传来一道神采奕奕的声线,“爹爹娘亲,未竟已经睡沉了!”

  “呵呵,”我干笑两声,抬头看着房梁,“……天气真好啊!”

  傅东楼将我压住,只盯着我的眼睛道:“……嗯,天气真好。”

  此时正是夜朦胧。

  灯朦胧。

  人亦朦胧。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