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噬仙情缘

第七十六章 大结局

噬仙情缘 冬雪天 5934 2021-11-02 22:01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SHU.NET ,最快更新噬仙情缘最新章节!

   蔚蓝的苍穹之下,此时“龙首峰”依旧竖立在神州大地上,神州大地塌陷万丈,但“龙首峰”依旧存在,此时的山顶上方的巨树依旧竖立在苍穹之下,此时的“龙首峰”的山腰处就已被云海包裹着,“龙首峰”上可以瞭望到很远的地方。

  “神州大地”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一年之久,一年内的两宗弟子纷纷在下面救治百姓,上官泓元奢望的豪华宫殿依旧没有建造出来,上官汐柔、上官汐雪、叶欣语、凌雪、清韵五人先是吐血又是魂魄飞出,但清韵的一半魂魄返回了清韵的体内,但另外四人却在众人的面前化为点点星光消散在“龙首峰”内。

  今日的“龙首峰”格外的热闹,众人在外忙碌一年之后终于返回了宗门之中,“清心宗”还留有一脉,但“梵音宗”与“九幽谷”却是彻底的消失了。众人不知道“龙首峰”的风水到底好不好,所有的事情都是“龙首峰”发生的,但所有的事情又都是“龙首峰”解决的。

  “龙首峰”直至今日只剩下了子书书、奚泽梦、清韵、巫寒欣、彭琳、萧荣、子诗诗而已,其余的人纷纷陨落。此时高大的山峰满是“清心宗”的弟子,此次劫难虽有损伤,但好在并没有损害到“清心宗”的根基。此时的子诗诗依旧一身粉色的衣服站在“龙首峰”的边缘处,此时不算好看的容貌依旧露着难过的神情,子诗诗丝毫没有因为后面的喧闹而开心,反而是看着远处怔怔出神。

  此时的峰顶上满是人群,孟常等各峰首座都坐在一张桌子的周围,此时峰顶密密麻麻的满是人群。此时的祁宏与祁阳此对父子犹如无赖一般坐在“龙首峰”的古树下呼呼的睡着,南宫莹坐在二人的身边看着远处的众人。

  孟常此时对着马鹏点了点头,马鹏嘿嘿的笑了出来,此时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此对父子的面前,马鹏刚想踢下去,但此时祁宏与祁阳同时睁开眸子,二人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此二人一人一拳就打在了马鹏的眼睛声,南宫莹立即低头笑了出来,但南宫莹却不敢笑出声。

  “龙首峰有什么事情么?你们为何都在此不走?”

  此时一道笑盈盈的声音传了出来,如此一声而已,众人纷纷回头观看,只见一处茅屋的后面,上官汐柔、上官汐雪、叶欣语、凌雪四人笑盈盈的走了出来,此四人在一起可以让天仙为之逊色,但此时祁宏却歪着脑袋看着远处的茅屋出神。

  子书书一下子就喊了出来,道:“汐柔!你们没事儿?”

  上官汐柔娇嗔的瞪了一眼子书书,道:“你才有事呢,你们全家都有事。”

  子书书一怔,此时吃惊的喊道:“那你们怎么回事…”

  叶欣语清秀的脸庞对着子书书眨了眨眸子,道:“我们也不知道啊,醒来之后就在山峰的下面了,所以我们又走了上来啊。”

  “龙首峰弟子房云辰返回。”

  此时一名男子与一名面容端庄的女子同样的走了出来,此二人正是吉柔冰与房云辰,子书书看见此二人的时候再次怪叫了一声,子书书一下子就跑到了房云辰的面前不断的询问着房云辰的情况。

  房云辰低着头说道:“对不起师叔,弟子让你担心了,弟子一年之前就被他们给送到了极北之地,弟子赶了一年的路程才回来的。”

  子书书再次一怔,此时低声问道:“那他们怎么跟你说的?”

  房云辰摇了摇头,道:“他们说小师叔已经陨落,说他们那里不容外人居住。”

  子书书的脸庞终于垮了下来,此时也没有心情再次理会房云辰了,此时失落的走到古树下再次发呆起来。此时的上官汐柔四女已经走到了众人的面前,上官汐柔直接推开孟常之后就坐了下来,几女同样如此,孟常等人怔怔的看着上官汐柔。

  上官汐柔此时俏丽的脸庞毫无表情,此时吩咐道:“龙首峰日后由我掌管,清心宗的事情不归我管,但是现在此地是龙首峰,所以整个山峰还是我的。”

  道涙一拍桌子,道:“龙首峰就不是清心宗了?此时八峰已经毁坏,宗门不在此居住在哪?”

  上官汐柔不甘示弱的瞪着道涙,道:“老头子你找茬是不是?我告诉你啊,我们现在同为首座,我可不比你差在哪啊?再说了,汐雪的墨玉剑很是特殊,凌雪的叹息琴更是防不胜防,欣语的赤蝶你比我了解。”上官汐柔停顿一下,道:“本小姐完全继承了师弟、师姐以及我娘的风格,你若敢气我,我扒光你的胡子。”

  孟常站在上官汐柔的身后喝道:“够了没有?此时乃宗门大事,容不得你们胡搅蛮缠。”

  上官汐雪清秀的小脸怯生生的看着孟常,道:“师兄,师姐说的是真的哦,她没有骗你的。”

  孟常冷冷的看着上官汐柔,道:“有何事情直说便是,是你们龙首峰不想在清心宗内,还是想把我等驱赶出去,直说即可。”

  上官汐柔抚摸着自己常常的马尾辫,道:“师兄,我爹的愿望是什么?”

  子书书垂头丧气的说道:“建造出让世人羡慕的宫殿。”

  上官汐柔点了点头,道:“所以你们要帮我在山顶建造出来,建造出来之后只有山顶属于我们的,下面都是你们的,不然我现在就把你们赶跑,你们自己去拿石头堆积八座山峰去吧。”

  孟常此时冷冷的看着上官汐柔,但上官汐柔根本不看孟常。此时的神州大地之上,许多村庄再次建造了起来,此时的神州大地内少有城镇,百姓们虽然堪堪百万人,但神州大地扩散了十倍不止,如此一下而已,神州大地的百姓更加稀稀拉拉的分散开来。神州大地向四面扩散十倍,如此一下有多大?三宗弟子还没有来得及探测,此时“梵音宗”与“九幽谷”都在寻找着可以建造山门的地方。

  此时一处村庄之中,一名相貌英俊的男子满脸的污垢,此男子面容十分的妖艳,一双细长的眸子格外的诱人,白嫩的脸庞上此时满是污垢,此男子的背后还有着两名男子,此三人正是东宫昕吟,姒小宝、殷亭。此时的东宫昕吟一身衣服破烂不堪,此时看见地面上有杂草,东宫昕吟抓起来就往嘴中塞去。

  姒小宝叫了一声,此时二人纷纷跑到东宫昕吟的面前扣着其嘴内的杂草。东宫昕吟此时终于被“凶器”弄的发疯,凶器早已被姒小宝与殷亭扔了出去,但东宫昕吟依旧没有好的迹象。

  “龙首峰”之上,众人都被刁蛮的上官汐柔弄的头疼不已,但“龙首峰”此时的灵气充足,“清心宗”的弟子已经在外面晃荡了一年之久,有如此充足灵气的山峰还没有寻找到,倘若换山,“清心宗”的弟子根本难以训练起来,此时的孟常最终还是妥协了上官汐柔。

  上官汐柔一听见孟常答应,四女突然间跳了起来,此时相互拍了一下手掌之后就跑到古树下不言不语,老实的模样犹如孩童一般,此时孟常无力的坐了下来,道涙都已被此四女气笑,可见上官汐柔有多么的气人。

  凌雪双手环抱着“叹息琴”,此时清秀的脸庞疑惑的看着祁宏,道:“你们在干什么?”

  祁宏睡眼朦胧的看着凌雪,道:“啊,他们说我私自离开宗门要处罚我,我现在等待着他们处罚呢。”

  上官汐雪一怔,此时低着头轻声说道:“可你为什么不难过啊?”

  祁宏白眼一翻,道:“我难过什么?我们一家三口就这么点肉,他们爱打爱杀随他们招呼就好了。”祁阳看着面前一对乌眼青的马鹏,道:“你也别想幸免,当初是你们圈拢我离开的,当初的道斋发疯并没有时间理会你们,但现在我们那位大师兄刚刚当上掌门,此时正是需要竖立威信的时候,你就等着挨罚吧。”

  上官汐柔对着马鹏俏皮的眨了眨眸子,道:“求求我啊,此地是龙首峰,我可以帮你们的。”

  叶欣语咯咯一笑,道:“师兄这么要强肯定不会求饶的,没事儿的,顶多被打一顿而已,不会杀死你们的。”

  孟常此时坐在桌子上喝了一口茶水,道:“祁宏、马鹏、子书书、施竹生过来。”

  马鹏刚刚被叶欣语与上官汐柔弄的一怔,此时听见孟常的话无力的耷拉着脑袋走了过去,子书书与施竹生也是一怔,但还是老实的走到了桌子前,祁宏依旧犹如无赖一般,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在动着,此时看着蔚蓝的苍穹就一副随便招呼的摸样。

  孟常看向道涙,道:“劳烦师叔,他们无故离开宗门如此久应该如何处理?祁宏又在外四处屠杀家族修士又该如何处理?”

  道涙冷冷的看着无赖的祁宏,道:“万剑分尸。”

  祁宏一哆嗦,此时吃惊的喊道:“老东西,你不用这么狠吧?要杀就给少爷来个痛快点的,你不嫌累我还嫌疼呢。”

  道涙冷哼一声,道:“但念在你们本意是好的,何况家族修士也该杀,所以可以从轻发落。”

  祁宏立即呼出一口气来,要真是万剑分尸那真是生不如死。

  道涙看着祁宏冷笑一下,道:“但无故离开宗门依旧与背叛宗门乃同罪,此时你们表现的不错,所以死罪难免,活罪难逃,日后不得离开山峰一步。”

  祁宏再次一怔,此时哼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但马鹏、施竹生却苦笑了起来。

  孟常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此事就如此定了,大家操劳了一年,周师傅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尔等吃完之后就各自忙碌去吧。”孟常停顿一下看着准备吃饭的祁宏等四人,道:“你们就不必上桌了,拿着饭菜去大树下吃去。”

  祁宏等人纷纷一怔,但此时李琦已经拿着一个托盘走了出来,李琦的身子依旧高挑但却略显驼背,此时的李琦拿着四碗饭,白饭之上只有几根青菜而已,祁宏等人纷纷咒骂孟常一句之后拿过饭菜就去古树下蹲着吃了起来。此时的周神厨也已走了出来,周神厨一张黝黑的脸庞犹如锅底一般,此时一双小眸子带着笑容看着众人。

  此时的众人已经吃起饭来,子诗诗也被上官汐柔等人叫了过来一起吃饭,但祁宏四人却蹲在巨树下大口大口的吃着饭菜,一边吃着饭菜一边瞪着远处喝酒、吃肉的孟常。上官汐柔等人也大口大口的吃着东西,但此时却笑盈盈的看着祁宏等人,凌雪更是满嘴的油腻,此时毫无吃相的吃着东西。

  周神厨与其妻子站在了一起,此时看着整个峰顶吃饭的众人,忽然间,此时异变再起,只见原本正在吃饭的众人纷纷摔倒下来,此时的周神厨疯狂的大笑出来,李琦在周神厨的身边也笑的花枝乱颤。

  周神厨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你们图谋一世,争斗一生,最终神州大地还是落入我的手中,哈哈…”

  疯狂的大笑回荡在苍穹之下,此时的周神厨与李琦犹如疯子一般,二人的眸子内满是灼热的神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